首页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
第02章
柔佳娇靥含羞、玉颊晕红,娇羞无奈,那深深进她体内的巨大“钻”是那样而火热地充实填着她早已感到空虚万分的芳心和寂寞幽径。

 “啊…你…啊…你…啊…你…啊…”柔佳娇连连。

 男人让具浸泡在柔佳润的道中,双手抚摸着柔佳那细腻如丝、柔滑似绸的晶莹雪肤,又用舌头轻擦柔佳那娇感万分的羞人尖…

 最后,他的手又沿着柔佳修长玉滑、雪浑圆的优美玉腿轻抚,停留在少女火热柔的大腿部挑逗着少女,他用手轻着柔佳的蒂,牙齿更是轻咬柔佳嫣红娇尖,待柔佳的呼吸又转急促,鲜红娇的樱含羞轻分,又开始娇啼婉转,柔软娇的处女头渐渐充血起、硬起来,他自己那浸泡在柔佳紧窄娇小的道内的具也越来越长,他开始在柔佳滑柔软的道内轻轻动。

 “啊…你…啊…”柔佳娇羞万般,娇靥羞红,玉颊含地娇啼婉转,处女开苞、初次破身落红的她被那从未领略过的销魂快死…妩媚清纯、娇羞可人的绝丽人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细滑的娇软玉体随着他的动、入而一上一下地起伏动,回应着男人对她的

 男人从柔佳的道中具,在柔佳两片稚娇滑的上磨了几下,突然又深深地顶入柔佳的体内深处,并渐渐加快了节奏…

 “啊…轻…轻…点…啊…轻…轻…点…啊…轻…轻…点…啊…”上响起纯洁处女娇羞火热的呻娇啼,美丽绝伦、清纯秀气的美人柔佳芳心含羞、美眸轻掩,美妙光滑的雪玉腿合,婉转承

 “啊…轻…轻…点…啊…轻…还…轻…一点…啊…”柔佳娇靥含,玉颊晕红,娇羞万般地娇啼婉转,只见柔佳嫣红娇小、被迫大张着的可爱道口随着那巨大具的暴进出出一股股濡粘滑的秽物,柔佳下身那洁白柔软的单被她的爱水浸了一大片…男人在柔佳那紧窄娇小的处女道中了三百多下后,终于开始了最后也是最疯狂地冲刺。

 “啊…轻…轻…点…啊…轻…点…啊…轻…轻…一点…啊…”男人在美貌绝、清纯可人的少女柔佳的处女道中暴地进进出出,每一下都直抵处女那紧窄、娇道底部。

 硕大浑圆的头更是狠狠地顶在少女娇的子口上,初经人事,才被开苞破身、处女落红的娇丽女人哪堪这样的风暴雨摧残,那强烈至极的销魂快令初经人伦的美貌处女柔佳在男女海中越沉越深…

 柔佳被他顶刺、得娇啼婉转、死…

 “啊…”蓦地,男人紧搂住柔佳一丝不挂、娇软光滑的纤纤细,把柔佳赤雪白的下身紧紧拉向自己的下体,具又狠又深地顶进柔佳火热紧狭、滑的娇小道深处,顶住柔佳下身深处那娇羞可人、稚柔滑的子口,一股炮弹般的入柔佳那幽暗娇的子内…

 柔佳被他这最后的冲刺也顶得玉体一阵痉挛、搐,道深处的柔软玉壁也紧紧地夹着那暴闯入的庞然大物,紧窄的道内那娇滑的粘膜一阵似的绕、收缩…少女修长玉滑的雪白美腿猛地扬起、僵直,也从幽暗、深遽的子出了一股粘稠滑腻的宝贵的处女

 “哎…啊…”柔佳娇靥羞红,玉颊生晕,楚楚含羞地娇啼狂

 他终于强行污了柔佳…

 清纯丽、温婉可人、美貌绝的少女柔佳还是被她公公强行蹂躏,失去了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成为娇可人的成少妇。柔佳下身洁白的单上,片片落红和斑斑掺杂在一起,濡了一大片单,狼藉污秽不堪入目…

 有道是:佳人云雨合,处女含羞落红柔佳本是一个美丽清纯、温婉可人的纯情少女,可她以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第一次与男人媾合体、云雨就尝到了男女合的高,以一个圣洁无瑕的处女童贞为代价,领略到了那一声声娇啼呻背后的醉人绵,不由得丽靥晕红,玉颊生晕,少女芳心娇羞万般…

 男人在女人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娇软体上休息了一会儿,抬头看见下的这位绝尤物那张通红的娇靥、发硬坚的娇峰和粉红起的头,鼻中闻到美人那香汗淋漓的如兰气息,恶的又一次死灰复燃。

 从云雨合的高中滑落下来正娇细细、娇羞万般的柔佳忽然感到那本来顶在自己的道口,泡在润的爱中已萎缩的一动,又渐渐抬头

 柔佳娇羞不,玉体一阵酥软,男人再次将大的进柔佳紧小的道中,深入柔佳的体内起来…

 “啊…轻…点…啊…”美丽绝、清纯可人的绝丽人柔佳不由得又开始娇啼婉转、含羞呻

 雪白柔软、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体又在他动、送着合他的进入、出…美丽清纯、娇羞可人的绝尤物又一次被征服了…

 云收雨歇后,男人怀搂着柔佳那娇软绵绵、光滑滑的玉体,而柔佳由于体力有点透支,娇羞无限地低垂下雪白优美的粉颈,把玉首埋进男人的怀中,男人轻轻爱抚着柔佳柔若无骨、雪白美丽的圣洁玉体,对柔佳无限的温存与安慰,柔佳很快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

 美貌绝的娇丽女人柔佳自从被她的公公强暴,失去了冰清玉洁的处女贞后,又不敢在家里声张,只有忍气声。这样一来,只要她婆婆不在家,而她的同恋丈夫本来就长期有家不回,她那强壮的公公就会贪得无厌地强迫她和他行云布雨、合体媾。

 由于就是在他下失去了处女圣洁的童贞,也由于正常的生理需要,柔佳被迫含羞承,每一次都被强暴死,最后也只有在他下娇啼呻、婉转相就。

 在浴室里、在书桌上、在沙发上、在地毯上、在黑暗的走廊里…只要一有机会,他都会把柔佳得婉转娇啼、高迭起…在浴室里…在书桌上…在沙发上…在地毯上到处都留下了他们云雨、合体出的秽物…

 甚至有一次上班时,他那胆包天的公公溜进柔佳的办公室,假意身体不舒服,趁室内无人,当柔佳让他躺在里间的病上给他检查时,他猛地一把搂住柔佳娇柔纤软的细,就要行云布雨…

 柔佳又羞又怕,挣扎不从,可当他解开她的白大褂,握住她两只柔软的玉一阵抚时,柔佳不由得娇躯酸麻,修长的美腿一软,就被他紧搂着在了身下的病上,他解开柔佳上衣的扣结,解下柔佳的带…

 居然就在大白天里,在医院的病上,把柔佳得一丝不挂。他把她雪白的玉体紧紧上,在柔佳的香、桃腮上一阵狂吻,然后含住柔佳娇雪白的房狂,更把那早已昂首待柔佳的下身出了粘稠滑腻的爱水,道变得濡后,就深深地顶进柔佳的道中有力地动起来…

 “嗯…嗯…轻…轻…一点…啊…轻…点…啊…”柔佳娇靥晕红,美眸羞合,玉颊生、娇羞无限地忍不住又开始在他下娇啼婉转、含羞呻…云收雨歇后,柔佳羞红着脸清理着洁白的单上那羞人的秽物,沉伦在海中的柔佳又羞又怕,她怕这种伦的丑事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被别人知晓,她决定在婆婆丽蓉出差时暂时回到母亲家里,以躲避她公公无止尽的强行求挑逗。

 可当她前脚回到娘家,她那疯狂的公公怎肯放弃这样一个已到手的清纯绝的美丽尤物,所以他后脚就窜进了她娘家的门。柔佳的母亲素云见亲家公说是窜窜门,来玩一会儿,当然不知其中缘由,自然客气地留他住一晚上,(素云家里是四室二厅的房子,一个人住,别提多寂寞了)结果当晚,文枫又偷偷地溜进柔佳的卧室,把柔佳蹂躏得死去活来…

 他还是先挑逗起柔佳那不可抑制的高昂,把柔佳污征服得娇啼婉转,起雪白无瑕的柔软玉体轻夹合、含羞承、婉转相就。男人有力地,往她柔润的私处使劲顶磨,顶得柔佳下身又一次出滚滚的秽物,把得狼藉斑斑,不堪入目…!

 第二天,当文枫起来时,柔佳已离家上班去了。他走进客厅,看见柔佳的母亲素云正在晨练。柔佳的母亲在市药检局工作,中专毕业的她,在市药检局是有名的大美人,虽然女儿都这么大了,由于保养得好,(素云一直坚持练瑜珈)已经四十出头的女人了仍然象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少妇一样的身材,玲珑浮凸,美妙婀娜。但素云比一般的少妇又多了一股成女人的人韵味。

 一举手、一投足都散发着一种成美妇特有的高雅端庄的气质。由于遗传,柔佳都是一位清纯绝的尤物,她母亲素云更是风姿绰约、秀丽典雅。又深又黑的美眸,浓淡得宜的柳眉,鲜美的樱,优美的桃腮,透过薄薄的洁白睡衣,一双仍然的怒耸玉随着她的动作若隐若现,举腿足间,她下身那三角洲的顶端一团黝黑的茵茵芳草…

 他看得口干舌燥,下身似已昂首敬礼。他想,既然柔佳已被他征服,那素云也不能放过。他趁素云转身时,上前一步,双臂一环,一手搂住素云的纤纤细,一手绕过好的怒耸玉,已将素云紧紧抱住。

 “啊…”素云一声惊叫,正诧异间,一股男人浓烈的汗味直透心肺,身后一又熟悉又生疏、又又硬的大紧紧地顶在了玉股后…

 “啊…”嫣红人的两片樱中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啼。素云一瞬间娇躯倒,自从柔佳他爸爸因工伤去世后,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内心一片空白,不知身在何处,仿佛回到了从前与丈夫一起的时光。素云娇靥羞红,娇羞无限地沉浸在幻想中…

 文枫趁机放肆地挑逗着素云,一只手隔着薄薄的纯白睡衣握住她的一只坚的柔软玉捏轻抚,另一只手开素云的睡衣,伸进去,按着她玉滑娇的柳一阵抚摸。接着,抚摸的动作渐渐向下,伸进素云的大腿中挑逗起来,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内,素云还是被他挑逗得娇啼连连,不能自己。

 “啊…”不久,他已感到手心所触的素云的内已透出一阵火热的气,渐渐地不知什么时候已濡了一小团,并且他紧贴着素云玉股的由于不断弹顶素云柔软娇翘的玉股已膨裂…

 男人狂野地扳正素云柔若无骨的娇躯,素云立即从焰狂涛中清醒过来,睁眼一看背后轻薄的男人竟是亲家公,芳心一惊,羞红了脸,作声不得…

 就在她的迟疑间,他已抱起素云娇柔的体走进她的卧室,把这个大美人往上一放,然后把素云紧在身下,素云明白过来后,开始拼命地挣扎、哀求,可哪里能阻止他,当她渐渐娇软无力时,他出手来,解开素云的睡袍,褪下她的内,一具晶莹雪白、柔玉滑、并不输于她女儿的绝美出来…

 男人紧紧地住素云一丝不挂的娇滑玉体,用嘴含住素云的娇,一只手握住素云另一只柔软坚的怒耸玉,另一只手就伸进素云的下身挑逗…

 素云娇靥羞红,玉颊生晕,娇羞无限,一种久违的生理需要越来越强烈。不一会儿,一股粘稠滑腻的出素云的下身,她那、柔软玉的酥上两粒嫣红圆润的蒂渐渐变硬、立…

 文枫膝盖一顶用力分开素云紧夹的白大腿,用那昂首的巨大先沾素云下身出的玉津,然后缓缓她的下体,刺进她的道。男人的深深地进入她体内,素云的道虽然生育过,但仍很紧窄,紧紧地箍夹着那火热的不速之客。当他顶进素云的花房,素云紧窄幽深、滑玉润的道时,素云忍不住开始娇啼婉转了…

 “啊…你…啊…不可以的啊…”素云玉颊晕红,桃腮生晕,绝娇靥娇羞万般地娇啼轻

 男人的具在素云幽深紧窄、火热滑的道中浸泡了一会儿,开始轻起来…

 “嗯…嗯…轻…点…啊…轻…轻…点…啊…轻…轻…一点…啊…”男人在素云的道中进进出出,逐渐加快了节奏,越顶越狠,也越顶越深。

 “嗯…嗯…轻…轻…点…啊…轻…一点…啊…”素云被他顶得娇啼婉转,死,柔软雪白、一丝不挂的娇美玉体火热地动起伏,合着他的出、顶进。

 “啊…”素云娇靥羞红,桃腮生晕,娇羞万般地含羞娇啼。

 终于,二十多分钟后,他又又长的巨大紧紧地顶住素云道深处含羞带滑花蕊,顶住柔软娇羞的子颈,出一股滚烫的,直入素云久旱了子深处。素云玉体一阵痉挛、哆嗦,也在强烈至极的销魂高了身…

 他们双达到了云雨的极乐高,素云娇柔柔,香汗淋漓,娇靥晕红,娇羞万般地美眸轻合,被男人紧紧搂在怀里,晕睡过去…

 当她睁开眼睛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卧室里,想起刚才的云雨媾,素云不由得又娇靥晕红,羞涩不堪。芳心脑海一片空白,只见雪白的单上、修长雪白的玉腿间,秽物斑斑,爱狼藉一片。她坐起仍然娇酥的玉体走到客厅,只见那畜牲的卧室门紧闭着。她走进浴室,尽情地冲洗着秽物斑斑的玉体,仿佛要把他进她子深处的脏物都洗掉一般。

 洗完后,她穿上丝质浴袍走出来。刚一进客厅门,就又被他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素云娇躯被紧搂着,那又长又的大又紧紧地弹顶着她的雪股,不由得又一阵酸软无力…

 男人抱起这风韵不减当年的绝美人那刚出浴后散发着清新芳香的娇软玉体,放在客厅中的布艺大沙发上。他解开美人的浴袍,让素云一丝不挂的出雪白晶莹、柔若无骨的玉滑体。

 文枫让素云跪在沙发上,让她娇玉润的雪高高翘起,男人抱住素云丰玉润的雪,双手分开素云含羞紧夹的修长美腿,拉开很深的玉股沟,从素云的背后将头对正粉嘟嘟的口。

 “啊…不行呀…”随着一声无比的声音,(素云结婚怎么多年,从来不知道还能这样做),男人起翘具向前一刺,又又硬的入素云狭窄的道底部,深深地刺进素云的体内。

 由于刚被文枫过,素云的身体异常感,素云慢慢觉得下体在燃烧,『啊…』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声音。

 “啊…轻…一点…啊…”素云玉靥晕红,芳心怯怯,娇羞万般地又含羞娇啼,火热娇起来,因为他又开始在她紧狭娇小的道中起来。

 男人再一次把素云得娇啼婉转,柔呻。他又一次把绝大美人素云顶得死,从素云下身出的秽物、到了沙发上,狼藉斑斑。

 从此后,他就在自己家里长期占有清纯美丽的柔佳,星期天节假,他又常常溜到素云那里,把这个同样千娇百媚、美貌绝的成少妇得娇啼婉转、死。
上章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