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
第12章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文枫、丽蓉和柔佳三个人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期间,文枫也单独去看过素云几次,素云见亲家公来,也是热情款待。当然,饭后少不了甜言语,男女爱,每次,绝美人素云都婉转承,高叠起。最后,素云才依依不舍地把文枫送走。文枫把丽蓉的态度向素云说明,素云见丽蓉如此大度,她们两人间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雅君自从在柔佳家里失去处女之身后,就一直回避柔佳。直到柔佳多次婉言道歉,并把她婆婆丽蓉的意思向雅君说明后,雅君才和柔佳重归与好。毕竟,她和柔佳是多少年的好朋友,最知心的姐妹。

 她很快就答应了柔佳,愿意做柔佳婆婆丽蓉的干女儿。

 这一天,又是周末,柔佳请雅君到家里吃饭,说是要举行个仪式,她婆婆要正式认雅君做干女儿。

 那天,清丽绝雅君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衣服。也为文枫,那个让自己“蒙羞”的男人,丽蓉、柔佳精心准备了礼物。她给文枫买了条昂贵的领带,给丽蓉买了一套高档羊绒内衣,给自己最好的朋友柔佳买了两大盒她平时最爱吃的进口巧克力,(雅君买这些礼物花去了将近三千元,对于刚参加工作一年多的雅君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然后乘着柔佳的汽车,来到文枫家里,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

 丽蓉热情接待了雅君,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见雅君如此精心准备的礼物,丽蓉知道,雅君是个很懂事,很能干的女孩。很快,雅君和丽蓉就互相熟悉了,可能她们真的是有母女的缘份。

 文枫见了雅君,不住的道歉。雅君一开始很不好意思,后来,在书房里单独和文枫相处时,悄悄对文枫说:“我早就不怪你了,因为是你让我尝到男女爱的死的滋味,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今天,我要干爸再爱我一次,你先不要和干妈和柔佳讲。”文枫听了,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明白了雅君的心意。

 精美的晚餐上,雅君敬了文枫好几次酒,而文枫也经常给雅君夹菜。丽蓉和柔佳心里明白,雅君已原谅了文枫。晚餐后,丽蓉拿出了一条钻石项链和一个红包送给雅君。雅君一看,那项链和柔佳结婚时戴的一模一样,知道非常名贵。因为她知道柔佳的那一条花了多少钱。

 她赶忙推辞,说:“干妈,这条钻石项链太名贵了,我不能要,红包我也不能要,我自己有工资,够用了。”丽蓉一笑:“傻丫头,是我们对不起你太多了,钻石项链再名贵,难道有你的名节重要?这一万元,是给你买衣服的。你要是不接受,就是没认我这干妈。”雅君心理一阵感动,知道丽蓉一定是个豁达大度的人。

 丽蓉让柔佳帮雅君戴上项链,美人配佳饰,顿时雅君光彩照人,秀丽绝伦。

 把旁边的文枫都看痴了。

 雅君只好接受了,说了许多感谢的话。最后,她趴在丽蓉的耳边轻轻说:“干妈,今天让我留下来,我想再陪干爸一个晚上,让干爸再爱我一次,好吗?”雅君自从尝到男女爱的死的滋味后,就经常羡慕柔佳。今天,正好是一个机会。

 丽蓉听了雅君的话,很是吃惊,就问她:“你不后悔?”

 雅君说:“我不后悔,我愿意,请干妈成全我。”丽蓉不好意思拒绝干女儿,只得同意雅君留下来。

 临睡前,她叮嘱文枫:“对雅君温柔一点,可不许欺负人家小姑娘,带上那块白巾,不要把柔佳的迹斑斑。”文枫很感谢丽蓉,轻轻吻了吻丽蓉的额头。

 柔佳在边上也是坏坏一笑:“爸,今天你真有福气,让雅君等会叫的时候不要太大声,否则,我和婆婆会想你的!”

 丽蓉轻轻打了一下佳,说:“没正经,越来越调皮了!走,我们回房休息。”

 雅君还是住在柔佳的房间,只不过,柔佳今天和婆婆睡一起。因为,绝清丽的雅君才是今天的主角。文枫温柔地把沫浴后的雅君抱了起来,此时的雅君,无比的清丽动人。雅君则伸开玉臂,抱住男人的脖颈,把脸颊拚命的往男人的怀里埋,发出“嗯…嗯…”的娇声。

 在去柔佳房间的路上,文枫问雅君:“今天你如此主动,那为什么一开始柔佳向你道歉你都不理柔佳?”

 “干爸,女孩子总有最后的自尊和面子吧。难道第二天就要我和柔佳说,我还想要你?”文枫想想也是,怪自己不了解女孩的心思。

 文枫轻轻把雅君放在柔佳的上,深情地看着雅君。娇美清丽的雅君则面羞红,温柔地闭上了自己美丽清澈的眼睛,她知道,令她无比幸福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

 文枫探头吻住了美人的脖子,那香肌真是娇,滑不留口。男人的右臂揽着雅君的纤,左手开始为她宽衣。雅君的身体稍稍向后倒,她的螓首后仰,把雪白的香肩了出来,供心爱的人舐。

 男人又开始在她的香肩上吻,用嘴叼住她的琵琶骨,缓缓的磨擦。“啊…”雅君发觉男人停止了亲吻,看见他正痴痴的盯着自己的房,不大羞,但她拼命克制住了去遮挡的想法,反而把膛更加向上起“干爸…你…你喜欢吗?”

 “嗯?嗯,喜…喜欢,好美,好感…”文枫的头也探了过去,把脸在雅君白的双上,口鼻全部钻进了那道深深的玉沟里,被香软的子夹在中间。他的舌头伸了出来,在女人的雪肌上舐。

 “嗯…嗯…嗯…”娇美清丽的雅君秀目紧闭,齿咬下,雅君身上的丝质睡衣被文枫被轻巧的褪去。雅君白的双稍稍的颤动了一阵,骄傲的向上立着,文枫的手掌从两侧握住了弹十足的房,两只大拇指翘了起来,绕着女人红色的首缓缓的旋转,指甲轻轻的剐着粉晕。

 文枫用舌头代替了右手的拇指,舌尖儿挑动着早已翘立的头儿,手指像挤一样向中间收紧再放松再收紧,左手大幅的转。当男人把她的尖加晕一起含进了口中时,雅君再也支持不住了“啊…你…啊…轻…啊…轻点…啊…你…啊…轻…轻…一点…啊…”雅君丽靥晕红。

 雅君被文枫细致的把玩儿酥,她是真的好舒服,难耐却舒服。美人两个圆滚的子都被吻得的,文枫的舌头已经在房的下缘上亲舐了,他还在继续的向下,美人的肌肤就如同婴儿般的滑一下儿就会口留香。

 男人的双手抚摸过了她无的腋下、滑溜溜的臂膀“嗯…嗯…啊!”娇着的美女突然惊叫了一声,她觉出了男人正在自己的小腹,而且还在不断下移。

 “雅君,怎么了?不舒服吗?”

 “不…不是…”

 文枫估计雅君是太害羞了,他抬头看雅君,只见雅君完全赤的玉体,美若天仙的脸,曲线玲珑、浮凹有致的体,玉雪柔滑的肤光,未盈一握的柳,丰颀长的大腿,肢上面对峙着两座软玉山峰,大腿中间突耸着丛草茂盛的丘陵,上面还有两扇微闭的扉。口的上半,还隐现着一粒黄豆大小的蒂。这一切,构成了一幅美丽绝伦的原始图画。

 他再也把持不住,迅速分开雅君的玉腿,伸进雅君的下身,用舌尖慢慢地拨开了那绕着个小,粉像是在息的小嘴儿,一下儿合起,一下儿又微微的张开,每次“吐气”时还会带出一些亮晶晶的“口水。”

 “美…”文枫暗赞一声,贪婪地了起来,舌尖从那两朵美丽的花瓣一直向上轻到了雅君的蒂,左右拨着它,不时的按它,这颗小红宝石就这样被他的更加晶亮,更加的红润;他又时而的咬,划着美丽的圆周。

 他轻易地拨开柔佳两片滑有弹的小还是粉红色,连边缘都呈现粉,再掰开更大一些,道口亮亮的,里面的在缓缓动,好不人!“啊!不、不、不要!…”雅君的身体哪里承受的了这样的摆,娇少女的芳心又一紧“嗯…”的一声娇,雅君娇羞万分,粉脸羞得更红了。

 雅君的两腿一会儿合上,紧紧的夹住文枫的头,一会儿大大的分开,拉抻自己的门,难耐的快不仅停留在身体的表层,好似是通过柔的肌肤渗入了五脏六腑,尤其是道尽头的子,麻酥酥的感觉越聚越强,紧接着就有一团火烧了起来,把原本如霜胜雪的美人烧成了人的桃红色。

 “干爸,上次一开始的时候你把我…的好疼,这次会不…会疼?”文枫听了,差点没笑出声音来,不思量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医学院毕业的,怎么会如此单纯。

 就说“不会,难道你在学校里没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不会是柔佳代你考试的吧?”美若天仙的雅君温柔地坏坏一笑:“是真的吗?那干爸怎么还不快点,雅君…想早点知道…到底是不是…还会疼。”

 文枫这才明白,原来身下的小美人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只是不好意思开口,就找了这样一个借口。他决定要好好挑逗戏一番这个清纯美丽的娇少女。

 他把雅君温柔地放正,快速去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她的玉臂放在头的两侧,摆出一副投降的样子,然后文枫与雅君雪的小手十指互相扣上,用自己的大腿把雅君的玉腿分开成四十五度的样子,自己的膝盖支撑着身体的重量。

 让自己的身体略微离开雅君的玉体,用他又,又长,已象钢铁般坚硬的轻点雅君的小腹和她早已润的娇莲花,绝清丽的雅君努力向上送着自己雪白娇的玉。文枫每次都只让头分开雅君温暖润的,在雅君的道口轻轻研磨,就是不深入。

 此时,身下的小美人急的身体不住地扭动,娇玉润的雪不住地往上,想让男人的快点进入自己的娇柔玉体。但这时,男人突然出自己的,与雅君的离接触。几次一来,雅君知道男人在戏她,雅君心理一阵委屈。

 突然秀美温柔的雅君轻咬自己的下,玉体停止了摆动,一对娇的玉腿也悄悄并拢,一双美丽清澈的眼睛似嗔似怨得看着身上的男人。

 “干爸…你坏…今天雅君如此的主动热情,你却一再戏与我…一点也不珍惜我的热情。是不是一定要象…上次对柔佳那样,把我也哭你才甘心?”说完,眼圈一红,眼泪在眼框里打转。一副委屈无限的样子。

 文枫看到小美人雅君如此动情,觉得心理好过意不去。立即放开与雅君绕的手指,把雅君的纤纤玉体紧紧楼在怀里,朝着雅君柔软润的樱吻去,想补偿刚才对雅君的无礼。

 “嗯…不要…我不要…嗯…”雅君拒还似的用雪的小手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文枫怎么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住热血上涌,,硬如铁,他分开雅君含羞紧夹的玉腿,具向雅君的下身下去…少女道内已滑一片,他顺利地用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微一用力,头已分开两片稚娇滑的

 他一鼓作气,下身一,硕大浑圆的头就已“挤进”濡火热的娇滑,顶进雅君润的道口…

 “嗯…”在绝美貌的纯情少女的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声中,他下身再向前一送,深深地进入到雅君体内…雅君娇靥含羞、玉颊晕红,娇羞无奈,那深深进她体内的巨大“钻”是那样而火热地充实填着她早已感到“空虚”万分的芳心、“幽径”…

 “唔…唔、唔…你…唔…好坏…你…唔唔…你…唔…雅君娇连连…”雅君的小虽然紧凑,但道壁却是出奇的柔软、细腻,还会像波一样不规则的起伏,一旦动起来,被这种娇的体腔磨擦的快足以使任何上老手失魂落魄。文枫立刻就产生了的冲动,但还是咬牙忍住了。

 正在这紧要关头,娇柔美丽的雅君却对文枫撒娇:“干爸,你对我真好。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为我报『仇』。”

 “什么事情,你和谁有仇?”此时的文枫不要说为雅君做一件事,就是十件百件也愿意。

 “等一会你把柔佳喊过来,让她躺在我身边,然后我…我。扶住干爸的大,在柔佳那道口娇感万分的”花瓣“上轻擦抚,上次,柔佳差点没把我…给羞死,这次我也要让柔佳尝尝…等待被入的感觉,也要羞她一回。”男人听了这话,再次乐得差点笑出声来,但却脸认真地说“今天你是主角,过了今天,这样的仇,我可以帮你报十次,一百次”

 “不要,我只要…一次就够了,我和柔佳毕竟是最要好的姐妹,我可不想伤害我们之间多年的姐妹情。”

 “我知道,其实柔佳对你可好了,你的项链就是柔佳向丽蓉提出来要买的,当然你干妈也非常赞成。而且今天柔佳一大早就上超市买菜,为你精心准备晚餐。”

 “真的吗?。”

 “那还能骗你吗?我的小宝贝”男人说完,又轻轻吻了一下雅君柔软玉润的樱

 想到柔佳的种种好处,特别是自己的工作也是柔佳通过她母亲素云的关系帮忙才找到的(现在才知道素云找的丽蓉,自己现在的干妈),否则,自己一个小县城的普通家庭的孩子,怎么可能在大城市找到这么好的工作。雅君一阵内疚。

 “干爸,我不要你帮我…报仇了,真的,我不想要…报仇了。”

 “如果是干爸命令你那样做呢?。”

 “你…真坏,到时候如果柔佳愿意,我才会那样做。”以后,凡是雅君和柔佳一起陪伴文枫的时候,姐妹俩都会玩这样的游戏,她们会用自己的纤纤玉手,扶着文枫铁硬的大去挑逗对方,看对方那种渴望被入却又得不到足的娇羞神态。当然这是后话。

 为了延长作爱的时间,文枫从绝美貌的雅君的道中具,在外面停了一会,接着又在雅君娇玉润的抚了几下,再深深地顶入雅君的体内深处,并渐渐加快了节奏…

 “唔…唔、唔…轻点…唔…你啊…唔…嗯、唔…嗯唔…”雅君娇羞万般,娇靥羞红,玉颊含地娇啼婉转,销魂快死…妩媚清纯、娇羞可人的绝丽人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细滑的娇软玉体随着男人的动、入而一上一下地起伏动,回应着他对她的

 “…唔…轻…轻…到最深处了…唔…得好…深…你…”他使出了浑身解数,不断地辱身下这发的美女;时而浅轻送、猛打急攻、时而研磨挠转、时而记记穿心,他不断变换着体位,时而老汉推车、比翼双飞、时而隔山取火、霸王举鼎、老树盘,逗得雅君酥难耐,顶得她呼喊连天…

 光滑赤的雪白玉体再次紧紧绕在他身上。水,是一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的极乐之巅、在“啊…”随着一声娇羞轻呼,一股白粘稠的少女从她道深处的子而出,顺着浸透在道中的道,沟,沿着玉股,浸在雅君身下的白巾上。

 “”一阵痉挛般地动,他的头深深顶入美少女雅君紧小的子,他亦不能再坚持,只觉后一麻,滚滚浓如同溃水决堤般洒而出,点滴不剩的浇灌在雅君酥的花上,顷刻灌入了美少女藏于深闺的花房中,把已然神智昏蒙的美少女烫得再度失声大呼“啊——…”

 本已无力的修长双腿不由自主地紧了他壮的,柔顺的抬起圆接他汹涌澎湃的冲击,红热的小壶含夹裹,将那含蕴着生命种子的一股脑儿地入了花深处。

 这股烫得雅君心神俱醉,玉体娇酥,真的是死,魂游巫山…温婉柔顺、美貌绝、清丽妩媚的雅君在文枫的精心挑逗下,终于再次被强渡玉关、刺破“花蕊”而征服了…稍事清洁后,文枫侧身紧紧搂抱着绝娇柔的雅君,拉过丝被,两人都感到无限的温存。

 怀中的美人娇微微,吐气若兰,玉面羞红。文枫忍不住又轻轻吻了上去,两人郎情妾意,心中都无限甜蜜。

 “干爸,雅君以后…就是你的小子,我要你…经常这样爱我。”清丽妩媚的雅君的娇声软语让文枫生出强烈的爱意。

 “我也爱你,我的小宝贝,我的好雅君。以后,你只要经常来陪陪柔佳,你干妈自然明白你的心意。”当晚,在两人无限的柔情意中,文枫和雅君梅开二度。

 起前,雅君更是要求梅花三,这一晚,文枫和雅君的心都快要被对方透了。

 从此以后,雅君每周都会找机会来“陪”柔佳,丽蓉自然心知肚明。有时候,甚至会和干女儿一起服侍文枫,每当这时,文枫都得节省“弹药”因为另一位千娇百媚的绝佳人在那边房里等他呢…

 他可不想让柔佳再孤枕难眠。

 文枫在单位里对雅君也是百般照应,不久,就让雅君回她的母校,一所在本市的全国还算有名的医学院带薪深造(连奖金都不少),两年后,雅君取得硕士学位,成了医院的技术骨干,后来又担任了医院主要科室主任的职务。当然这是后话。
上章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