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
第14章 全文完
他们双达到了云雨的极乐高,素云娇柔柔,香汗淋漓,娇靥晕红,娇羞万般地美眸轻合,被男人紧紧搂在怀里,晕睡过去…十多分钟后,素云才平静下来,她对文枫嗔道:“你今天好坏,以后你想要的时候我和丽蓉,柔佳他们联合起来,也不给你。”

 “你真的舍得把我憋坏啊?我的心上人”文枫越说越麻。

 “好啦,别争了,到时候素云才舍不得憋坏你呢!今天你可只出了一次力,是不是还想着另外两个小美人啊?”丽蓉总是能看透文枫的心思。

 “没有,今天我就陪你们俩”文枫心不在焉地说。

 “不管你有没有这样想,我们俩反正已经足了,去吧,给柔佳和雅君一个惊喜,我知道你还留着一半”弹药“呢。”丽蓉起身推文枫走。

 “阿蓉,你的恩情以后我一定好好报答,那我过去了”

 “去吧,不要把两个小美人吓着”文枫起身,来到柔佳的房门前,他轻轻开启房门,然后轻轻带上。一进房门,文枫就闻到一种淡淡的如兰似麝的气息。和第一次得到雅君贞洁的那次那样地相似。

 只是这次,头的台灯开着。他走到边,靠近了两个小美人,如兰似麝的香味使文枫一下就觉得下面的硬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涨,嘴里也有点发干。

 往上望去,只见在薄薄的丝被下,一对清纯绝的娇美少女互相依偎抱着,发出轻柔均匀的呼吸声。

 他走过去,轻轻开丝被,在台灯恰倒好处的灯光映衬下,两具晶莹雪白、柔玉滑的绝美出来…虽然文枫不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的美,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同时与这两个小美人爱了,但由于这两个小仙女长得实在太纯洁无暇,冰清玉洁了,所以他还是一下觉得呼吸都快停止了,心跳也快没有了。

 “噫,这两个小美人怎么今天也没穿睡衣?”他来不及多想,立即去身上的睡袍,由于是有备而来,他连内都没有穿。

 他轻轻移开搭在雅君玉体上的柔佳的小手,俯下身,一把轻轻搂住清丽绝的雅君,雅君正在睡梦中,突然觉得有人抱住她的玉柔娇躯,睁眼一看,是文枫。

 一又硬的火烫的紧紧地顶在自己的小腹上,少女芳心一紧,一下羞红了脸,这次,雅君可没有反抗,她玉臂一伸,紧勾住男人的脖子。

 “干爸,你终于来了,柔佳,别装睡了,我赢了,明天你得请我吃饭”

 “爸,你不陪我妈妈和婆婆,来这里干吗?害得我和雅君打赌输了”

 “你们打的么赌?”

 “雅君说今天你一定会过来,我说不会。结果你看到了”

 “干爸,躺到我和柔佳中间,好吗?其实柔佳心里一直希望自己输呢”雅君说。

 文枫从雅君身上下来,把两个绝温柔的娇美少女搂在怀里。“佳佳,你是希望自己赢还是输呢?”

 “爸,柔佳…心里其实…希望雅君…能赢”文枫听了这两个小美人的对话,知道,她们肯定是希望自己能来,所以连睡衣也没穿。

 “干爸,平时,总是你主动,今天是你的生日,让雅君和柔佳服侍你,好吗?

 你只要躺着别动就可以了”

 怀中抱着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文枫的大早已经涨得又长、又、又硬。

 柔佳和雅君的手同时摸向文枫的茎。两人的手忽然碰到了一起,又突然羞涩地缩了回去。文枫心里突然涌起一阵冲动,对她们俩说:“今天真的好感谢你们两个,以后我会倍加疼爱你们的。以前对你们用强,真的对不起。”

 “干爸,别这样内疚了,我和柔佳其实也很喜欢和你在一起。”文枫感觉柔佳和雅君的手又温柔地伸了过来,她们俩的手碰到了一起,这次,她们象是有心灵感应似的,一个人的手握住了文枫的的茎,一个人的手向下移,摸在了文枫的丸上。

 “嘶…好舒服”文枫舒服的吁了一口气,突然转过头分别在柔佳和雅君脸上一吻,道:“你们的手好舒服,…”娇柔美丽的柔佳和美貌清纯的雅君用她们雪的小手替文枫套起来。

 美貌清纯的雅君温柔地用她的纤纤手握住文枫的茎,突然她起身,然后她伏下身去,竟然去吻文枫的茎,雅君把男人硬梆梆的茎噙在嘴里,红润的双着男人的茎,舌尖触着头。

 一股热头如触电般刹时传遍文枫全身。那纤柔的舌头把的文枫的得麻的,使文枫飘飘然,有一种羽化登仙的感觉,从茎处传来阵阵快

 而柔佳,则微伏起身,把柔软芳香的红印上了文枫的嘴。柔佳娇羞地扭动着玉螓,不愿让他轻启“玉门”文枫则顽强地追逐着柔佳吐气如兰的甜美香。)柔佳柔软玉臂也不知不觉的变成了紧紧抱住男人的姿势。

 他猛地把柔佳搂在怀里,含住柔佳樱红的香,趁机把舌头伸进去,强行顶开少女的洁白玉齿,一阵疯狂地卷、。!

 直把柔佳的香堵得发不出声,又只好从俏美的瑶鼻发出连连的哭还羞的娇

 “嗯嗯嗯…不要…嗯唔嗯…嗯嗯…不要…”娇柔美丽的柔佳还装模作样起来。

 这时,清丽绝的雅君起身面向文枫蹲跨在男人身上,把粉嘟嘟的道口正对着男人硬茎,一只手分开自己娇润的,另一只手用拇指和中指夹扶住男人的茎,把头对准她那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已然润、开的道口。

 她肥美玉润的部向下慢慢坐沉下来,男人的茎的头被她的肥美、润滑的包触着,如同她红润的小嘴轻轻吻裹着,她向下慢慢坐沉着,男人硬梆梆的,又、又长、又大的茎一点点地被她的道所没,她道的内壁又滑、又、暧融融地裹触着男人的茎。少女的道是这样的美妙,在雅君的道里,男人的茎仿佛找到了归宿,感到无比的舒服。

 渐渐地雅君的道把男人的茎全都没了,她肥美的部完全坐在了男人的两股上,男人的硬梆梆、涨得又长、又、又大的茎连入她的道里。她的道里暧洋洋的,道深处仿佛有一团柔软的、暧暧的似有似无地包裹着男人的茎的头。

 与此同时,文枫如释重负地吐出柔佳那滑甜美的小丁香,把柔佳的玉体往上移了移,一口又含住柔佳的一只怒耸玉,疯狂地、擦着那稚柔滑、娇羞硬的动情头。

 “嗯啊…不要…啊嗯唔嗯…啊嗯…不要…”娇柔美丽的柔佳舒服的含羞呻

 清丽绝的雅君的身体上下颠动着,道紧紧套着男人的茎,大小有力地夹迫着男人涨的茎,男人的头一下一下触着她道深处那团柔软的、暧暧的,每触一下,雅君就发出如梦似幻人的呻声。雅君在男人的身上颠动着自己的娇柔玉体,扭动肥美玉润的股,过了一会,面色羞红地轻声地问文枫:“干爸,舒服吗?”

 “雅君,太舒服了,你怎么学会这招的?”

 “干爸…前两天…我和柔佳…看了她的新婚教育片…上面什么都有”

 “啊…唔…啊…嗯”娇柔美丽的柔佳和清丽绝的雅君两个人尽情地呻着,叫着,那声音真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真叫人销魂。柔佳和雅君同时刺着文枫,把他的简直要魂飞天外。

 雅君颠扭着身体,脑后的秀发飘飞,前的丰随着她身体的起伏而上下颤动,只见她粉面含,秀眼离,娇吁吁,香汗淋漓。她颠动着身体上下套了几十下,然后又骑坐在文枫的身上,扭动着肥美、白的丰,使文枫的茎完全没入她的道里,头研磨着花心。

 做的快发出的呻织在一起,整个室内意见盎然,情爱无边。一阵阵无的透明体从她的道深处缓缓出来,把雅君的得滑腻腻、粘呼呼的,雅君在男人的身上颠动、扭转丰时,就会发出“哧哧”的声音。

 雅君的道紧紧包裹着男人的茎,小紧紧夹迫着男人的茎,有力地套着,茎在美少女的道里感触到快传遍了全身,男人呢身都在颤栗着,茎就仿佛触电一样,麻的,从脊髓直传到全身各处。

 这时,从雅君的道深处涌起一股热有力地刺着文枫的头,同时,雅君也加快了颠扭的速度,呻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啊…小让大得太舒服了…大得真…啊…”男人这时也感到从脊柱尾骨处传来一阵麻,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神差鬼使般不由自主地向上送着下体,嘴里也大声呻着:“啊…雅君…太舒服了…啊…”“干爸…换柔佳…上来试试啊…我有点累了”

 “柔佳,去换雅君下来,如果你觉得累,马上和我说”雅君和柔佳互相换了位置,现在,柔佳把自己美妙柔滑的道口正对着男人硬茎,一只手分开自己娇润的,另一只手用拇指和中指夹扶住男人的茎,把头对准她那一样神密、梦一般美丽,已然润、开的道口,她秀美的玉向下慢慢坐沉下来…三人一阵云雨、颠鸾倒凤,只见宽大的双人上三具一丝不挂的体翻滚合、媾。

 三个疯狂的男女舍死忘生地配、疯狂合体。

 “爸…我好累…想休息一会”

 三人暂时躺下,休息了几分钟…

 “雅君,你趴到柔佳身上,这样我可以同时从后面进入你们玉体内。”男人想热烈地回报这两个温柔绝美,清纯可爱的娇少女。

 秀丽清纯的雅君知道文枫的心意,这是男人和她们俩作爱时最喜爱的姿势。

 她娇羞而顺从地趴到了柔佳身上,高高抬起自己的玉。文枫则把柔佳的玉雪腿温柔地分开,分成大概三十度的角度。

 文枫开始同时抚两位小美人最感的部位。文枫的手沿着雅君柔美细的玉上那一条粉红娇小而又有点青涩的玉进了美貌清纯的可爱少女那已经开始温润滑的玉股沟。

 另一只手已开始在柔佳的玉中抚、轻着那柔无比,但已滑不堪的玉沟。直把柔佳那道口边上的感万分的柔逗得越来越充血起、含羞硬,楚楚娇羞、清纯动人的的美丽少女那一双修长优美的玉腿即娇羞又紧张地紧夹着那只进她玉中心轻薄蹂躏的大手,娇羞无伦地娇啼婉转、含羞呻

 “唔唔唔唔你…不要…啊唔唔你唔…嗯好唔…不要…好…唔唔真真…啊…唔唔”雅君和柔佳花靥娇晕,玉颊羞红地娇啼婉转,媚呻“唔唔你…啊唔你…唔真好…不要…唔…唔”绝美貌的柔佳躺在下面,妩媚清纯的雅君的圆润股则向上翘起,文枫从后头看去,两个人的娇尽入眼帘,四片和肿蒂清晰可见,两人娇口都温顺而美好,看到这副美景,他硬的大具早就涨硬到极点,已是火难捺了。

 文枫一只手搂住雅君娇软纤滑的细,用力一抬,把雅君那柔美娇翘的浑圆雪提至小腹前,下身那巨大的具从清纯娇羞、楚楚可人的美貌少女的股后伸进她的玉中,头轻顶着那滑娇的温润玉沟,让具沾了雅君下身出来的津爱之,下身向前微一用力,头就已套进雅君那天生狭窄紧小、娇软温润的道口。

 “唔…哎…”雅君一声媚入骨的娇啼,银牙轻咬,柳眉微皱,桃腮红,少女芳心又感受到了那销魂蚀骨的酥和充实紧的强烈快

 雅君娇羞万分地感觉到他那又又长的“大东西”今天已经第二次直捣“蓬门”进入她的体内了。他缓缓地向柔佳的道深处进去。

 雅君的道中虽有分泌物润滑,但由于文枫那硕大无朋的具和雅君本就天生媚骨,道无比的娇小紧窄,所以,那种温柔而又恒稳地进入令雅君死“想不到,干爸第三次还那样的有力,还是那样的硬,而且似乎还比前两次又、又长了一点”

 “唔”雅君羞涩万分地惊佩于文枫的超人的能力。

 由于雅君幽深的道中那温润滑的爱的浸泡,也由于雅君那天生紧窄娇小的道内温软、滑的膣壁紧紧地箍住文枫大的具不断地动、挤迫,他已忍不住火的高炽,开始在雅君的道中动起来文枫一只手搂住少女娇软纤滑的细,手掌握住少女一只怒耸玉,指尖轻夹着那一粒稚、娇羞可爱的动人、轻拨,一只手轻抚着柔佳玉滑光洁的雪和那细滑晶莹的柔美玉背。

 文枫下身一下比一下有力地向雅君的玉“进攻”着,逐渐加快了节奏。

 “唔哎唔哎…唔哎唔哎轻点…唔哎唔哎…还轻轻一点唔哎唔哎唔哎…轻唔轻点唔…哎唔哎唔哎…轻…轻一点…唔”雅君被男人得娇啼婉转,死,少女芳心娇羞无限…清纯可人的少女楚楚含羞地随着那越来越高燃的火,动着配合文枫的具在她道内的进入、出。

 文枫在雅君那滑不堪的道内了一百下后,一次急促地低呼,只见他迅速地从少女的道中茎,然后又迅猛有力地向柔佳的道深处刺进去雅君正面红晕的看着柔佳,突然,秀丽绝俗的柔佳的眼神离起来,脖子一仰,张开了樱桃小嘴。已情思的雅君发出如兰似麝的娇气息。

 原来文枫把进了秀丽绝俗的柔佳的道里。

 “啪、啪、啪”他动了起来,虽然是在柔佳的道里,但他每一次小腹都要撞击在雅君的玉上。

 “咕…唧…”水声又响了起来。

 柔佳趴在雅君身上,听着绝美貌的雅君嘴里发出的微弱呻声,妩媚清纯的柔佳不心神漾。

 绝美貌的雅君无意识的张开了樱桃小嘴。

 清纯绝的柔佳也无意识地将舌头试探的伸了进去,雅君的小嘴突然饥渴似的住了柔佳的舌头,快向她们再次一波波传了过来。

 妩媚清纯的柔佳也着气,着雅君甜甜的口水。

 妩媚清纯的柔佳的一只手也摸在了雅君的房上,绝美貌的雅君的房坚、柔软,雅君的息声又大了起来。

 “…唔、嗯…嗯…轻…轻点…唔…啊、轻一点…唔、嗯…”“咕唧…咕唧…” “啪…啪…”他如铁柱般坚硬的茎不停地在柔佳和雅君的道里轮着,房间里不时传出柔佳和雅君的娇声,肌之间的拍打声,还有密集的水声…而她们到达了一次又一次的小高

 清纯绝的柔佳和雅君两人都感觉自己的蒂突突地微微颤动着,下体的水一股股地在分泌,两人都觉得自己的神志已经有些不清楚了。

 “啊…不行了啊…要去了啊…”在他的一阵暴风骤雨般的猛烈冲刺之下,秀丽清纯的柔佳和绝美貌的雅君两人快要被他推上真正的高了,两位美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相互亲吻着,两个美丽的娇躯一阵急抖着大,而几乎同时,柔佳和雅君也在享受着互相亲吻的快

 突然,妩媚清纯的柔佳下面一紧,火热、巨大、铁硬的茎猛然再次入了柔佳柔软雪白、一丝不挂的娇美玉体内,一到底…

 “哎…啊…”柔佳死地娇啼婉转,媚入骨的,早就已经接近于崩溃的边缘。

 文枫深深地进柔佳娇小紧窄的道深处,硕大浑圆的滚烫头直顶到柔佳的道最底部,顶在那含羞绽放的柔“花蕊”核上,一阵跳动,将一股股浓浓滚滚的入少女的子深处。

 文枫到一半的时候,死命忍住。他突然拔出铁硬的大具沾了柔佳玉体内的津爱,对准雅君充渴望而又粉口,下身向前猛一用力,头再次套进雅君那天生狭窄紧小、娇软温润的道口。

 “唔…哎…啊啊…”雅君一声媚入骨的娇啼,银牙轻咬,柳眉微皱,桃腮红,少女芳心又感受到了那销魂蚀骨的酥和充实紧的强烈快

 文枫立即展开猛烈冲刺,十来下后,硕大浑圆的滚烫头直顶到雅君的道最底部,顶在那含羞绽放的柔“花蕊”核上,一阵跳动,将剩下的最后一股浓浓滚滚的入雅君的花蕊深处。

 被文枫的核上这一浇,雅君那紧窄娇小的道中柔软的膣壁紧紧箍住那壮的“庞然巨物”一阵痉挛、勒紧、收缩。少女圣洁深遽的子深处娇出一股滑粘稠的

 “唔啊…啊”不仅如此,雅君的娇美玉体也被这股烫得一阵痉挛、颤抖,两只玉臂紧紧地抱住柔佳,两个娇美的少女一阵死命的温存亲吻,秀丽清纯的柔佳也在同一时刻达到了高

 柔佳和雅君这两个楚楚含羞、清纯可人、美貌绝的妙龄少女再一次被文枫推上了快乐的颠峰…

 经过这一番男女爱,他也觉得累了,他拿过纸巾为两个小美人和自己稍事清洁后,再次把这一对绝美女轻轻放在自己的左右,两只手分别绕过两个娇美少女浑圆细削的玉润香肩,将柔佳和雅君那仍然娇柔无力的赤玉体揽进怀里。

 他让柔佳和雅君拉过丝被盖在三人身上,两个高后的娇丽少女就象两只温柔的小花猫,依偎在他的前,文枫抱着这一对绝少女,吻吻这个,亲亲那个,闻着两人身上散发出的娇美少女特有的体香,想到这样两个千娇百媚的绝美女,国天香、温婉柔顺的绝代尤物一次次地被自己彻底的占有和征服,文枫不飘然醉…

 柔佳深情地望着文枫,略带羞涩地说:“爸,其实,柔佳刚过门几天,就想过你,那是因为茗颜连碰都不愿意碰我。但只是想想而已,可没想到会真的成为你的女人。”

 听到柔佳如此表白自己,雅君也决定把心中最秘密的心思告诉文枫:“干爸,你知道那天为什么我会把柔佳和我的衣服全部光吗?为什么我没有提醒柔佳要把门的保险给关上吗?其实,我在医院里看见你和柔佳在一起的。所以,那天柔佳要我留下来陪她,我就知道一定会失身于你的。”

 文枫不哑然失笑,怪不得自己对她们用强的时候,她们的反抗是那么的娇软,甚至有点拒还的味道,自己怎么一点没觉察到呢?素云呢?她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女人,真是不可思议的动物。

 其实,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是互动,互相作用,相互影响。

 一年后,柔佳生了一对双胞胎,而且是龙凤胎。丽蓉对茗颜讲了家里的实际情况,茗颜当然乐得做现成父亲,只是他仍然很少回家。当然,文枫,丽蓉还有素云简直是高兴坏了。文枫更加地疼爱柔佳,素云也经常住在文枫家里,帮助照顾一对小“孙儿。”雅君也为柔佳送去由衷的祝福。

 两年后,雅君的学业也完成了。后来,雅君也有了男朋友,他们结婚后,逢年过节,雅君仍然会到干妈家里小住一两天。当然,那一两天,她一定会和干妈丽蓉、柔佳重温以前与文枫在一起时的绵与情。

 【全文完】
上章 美丽的儿媳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