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情夫 下章
第二章
她们姊妹俩实在不怎么像,这是墨维头一次见到翩然的姊姊方美然时心中暗下的评语。

 翩然较矮,但身材玲珑有致,长相亮丽,个性开朗坚强、浑身充用不完的活力。

 方美然则高瘦,温柔雅致,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

 但是她们之间的姊妹之情却是无可否认的浓郁。

 “他从哪里来的?”和翩然一起挤在柜台后的方美然两眼盯着在商品架缗之间走动的墨椎问道。

 翩然打开一罐可乐递给姊姊“那,给你。”再打开另一罐用管喝两口才答道:“自己来应征的。”

 “他看起来好像很…很…”方美然蹙眉打量着。

 “很英俊?”

 “他是长得很好看没错,可是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他有一种…一种…”

 “神秘优雅的气质?”

 方美然瞪妹妹一眼。“你明知道我不是在说那个。”

 翩然试着摆出无辜的表情。“你是说他的气质不好?”

 “小妹!”方美然怒叫。“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翩然似乎很委屈的缩了缩。“我也是啊。”

 “你啊,”方美然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总是这么乐观,哪一天被人骗、吃了亏,恐怕你还会跟人家道谢呢。”

 “你当我白痴啊?”翩然颇受侮辱似的嘟嚷道:“吃亏还向人家道谢?我不找回千百倍就不叫方翩然!”

 “不是吗?”方美然斜睨着她。“蓝伟克的事怎么说?”

 “那不同,”翩然摇摇食指。“外人看起来好像是我被甩了,其实我真的应该感谢他的。”

 方美然冷哼一声。

 翩然唉了一声。“姊,你想想,我要是结婚后才发现他的真面目,尤其是我根本不是真的爱他,我的下半辈子岂不是要过得很凄惨?幸好在结婚前他就转移了目标,我才能幸运的逃过一劫。”

 方美然仔细想了想。“那倒是。”

 “所以啊,看人不能看外表,看事不能看表面嘛。”翩然得意洋洋地摇头晃脑。

 方美然不客气的送她一颗爆栗。“得了道理你就卖乖啊?”

 翩然抚抚头。“没有啊。”

 方美然摇摇头。“小妹哪,我是说真的,你这个新店员给人一种很…很冰冷无情的感觉,你最好注意一下比较好。”

 “无情?”翩然眨眨眼。“哪,姊,你听着。”她举起手“他来上工后不到十天,就从三个不良少年手上,救下你妹妹我免于被轮暴的惨境。”

 她扳下一手指头“再一个礼拜后,又从五个混混手里救下这家店。”她又扳下另一个手指头“两个礼拜前,他用心肺复苏术救了文爷爷的老命。”

 她再扳下一手指头“隔天,他赶跑了到温妈妈美容院捣蛋的四个混蛋。”她扳下第四手指头“一个多礼拜前,六个人跑到朱妈妈的快餐店吃白食,墨维刚好去拿便当,五分钟后,那伙人扔下将近一万块狼狈逃窜而去。”

 “五天…还是六天前?算了,五、六天前,他又冲到马路上救回差点被计程车撞到的程家那个读幼稚园的妹妹。”她看看自己的手,随即耸耸肩放下手。

 “四天前最有趣了,墨维去文具行买帐簿,刚好碰上几个嚼槟榔的家伙要去搞鬼,结果那些人进去一看墨维也在那里,居然转头就跑,李小姐跑来告诉我的时候还笑得半死。”翩然笑道:“谁知道过两天他又要帮谁的忙、救谁的命了。”

 “耶!”方美然惊讶地看着正在处理茶叶蛋的墨维。“真的?”

 “骗你好玩啊?”翩然撇撇嘴。“他看起来是很闷、很冷漠没错,街坊邻居们都这么觉得。可是不都说了吗?看人不能看外表,现在大伙儿都不再在意他的冷漠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面冷心热的人。”

 “倒是真看不出来啊。”方美然喃喃道。

 “而且他连谢也不让人家谢他一声,每次人家来道谢他就躲到货仓里,半天不出来。”翩然双眼闪亮如星地看着墨维。

 他正好拿出一包在架子最里头的洋芋片摸一摸,扁扁的,他转身把它扔给她“你的零食。”他说。

 翩然顺手接住。“真可爱,是不是?”

 方美然瞧着妹妹脸上炫目的异采。“你喜欢他对不对?”

 “是啊。”翩然大方地承认。

 “小妹…”

 “他不一定喜欢我啊。”翩然说:“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先别管它,说说你跟姊夫的事才是真的。”

 方美然脸色微微一白。“有什么好说的。”

 翩然审视着姊姊的神情。“老样子?”

 方美然苦笑着。“你认为呢?”

 翩然口大骂:“混蛋!我去问他到底想怎么样,什么意思嘛,家里有老婆孩子了还养情妇!你婆婆还是不管吗?”

 “谁叫我生不出儿子,”方美然认命似的叹了口气“婆婆指望那个女人能替她添个孙子,我又能怎么样?”

 “我去…”

 “你去有什么用?上次你去骂了你姊夫一顿,结果他又骂回给我,倒楣的还是我。”

 方美然幽幽说道:“婆婆说得更难听,我还不是只能忍了。”

 “忍你妈个头!”翩然一声怒吼,引来墨维惊愕的目光。“哥快回来了,叫哥去教训他一顿,他以为我们爸妈都不在了就可以这么欺负人吗?门儿都浸有!”

 “小妹,没用的。”

 “没用?”翩然眼角一瞥。“墨维,过来。”

 墨维慢慢地踱了过来。

 “老天,你就不能快一点吗?你在太空漫步啊?”翩然火大地叫道。

 依然故我的漫游,墨维姗姗来到翩然面前。“什么事?”

 “天大的事!”翩然猛一点头。“我要你帮我去教训人!”

 “小妹!”方美然惊叫。

 墨维则以看疯子的眼光子着翩然“教训人?”

 “对!”翩然更用力的点头。“去教训他一顿、打他一顿、扁他一顿,随便你怎么做!”

 墨维子她半晌“你不是疯了就是醉了。”他摇摇头转身离开。

 “墨维,你给我回来!”翩然站起来吼。他充耳不闻。

 “康墨维!”

 他的声音从商品架后传出来。“老板小姐,除了做大姊大之外,你就没别的事好做了吗?”

 “大姊大?”方美然失笑道:“他还真幽默。”

 “姊!”翩然七窍生烟、双眼冒火。“我在想办法替你出气耶!”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方美然忙安抚道:“不过,先别急嘛,等大哥回来再一起商量个好办法不是更好吗?”

 “是吗?”翩然余怒犹存地瞅着她。

 “是,是,没错,没错。”

 “真的不要我先…”

 “不要,不要,”方美然双手直摇。“等大哥回来再说。”

 翩然撇了撇嘴。“好吧。”

 老天!方美然暗自松了口气。

 “不过…”

 一颗心又升到了喉咙,方美然忐忑不安地等着下文。

 翩然双眼恶狠狠地瞪着,藏在商品后面的墨维。

 “这个不听老板命令的伙计我可就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了!”

 当方美然警告翩然要小心墨维时,怎么样也没想到,没多久之后居然有人要来抢这个被她评断为冷漠无情的男人。

 “老板小姐,温太太找你。”

 正在货仓里点货的翩然微微皱眉“他为什么老爱叫我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她咕哝着走出去,把存货单放在柜台上。“温妈妈呢?”

 “外面。”

 她翻翻白眼,这人真简洁,连话都不肯多说两个字。

 她一走出自动门,看到的不只美容院的温太太,还有快餐店的朱先生、朱太太,水电行的安先生和社区管理委员总干事裘伯伯都在等她。

 “大家都在等我吗?有什么事啊?为什么不到里头说?外面冷死了。”

 翩然直着手臂。

 大家不安的互相换着眼神,翩然奇怪地轮看着他们。“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大家的表情都那么奇怪?”

 裘伯伯轻轻咳两声。“这个…翩然,如果你现在不忙,可不可以跟我们到朱先生的店里坐一下。”

 “好啊,等我告诉墨维一下。”

 于是,翩然在知会过墨维后便和大伙儿一起来到快餐店,现在是午后休媳间,所以店里没有半个客人。大家围坐在一张大圆桌旁,朱太太克尽主人之谊地送上热茶后,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翩然双眼孤疑地扫过他们,双手捧着热茶喝了一口。“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是不是有什么大问题?”

 大家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的,就是没人开口。

 “是不是我做错什么大家不好开口?没关系,说嘛,大家都是老邻居,你们又都是我的长辈,我一定虚心受教。”

 终于,温太太开了口。“也不是什么问题啦,我们只是想问一下最近你…你的店里有没有遭到騒扰?”

 “我还以为我做错什么了呢。”翩然松了一口气。“有啊,是有几次,不过都被墨维吓跑了。”

 “有没有损失?”朱先生问。

 翩然摇头。“没有,墨维真的很厉害,就算他们有动手,墨维也总是能控制着不让店里有所损失。”

 “一点也没有?”

 “一点也没有。”翩然忽然笑了。“老实说,我还赚了呢。”

 “赚了?”温太太讶然问道:“怎么会反而赚了?”

 “跟上次朱妈妈碰到的情形差不多嘛!”翩然掩不住得意之。“那伙人一进店里,头一个动作就是自己拿东西吃喝,所以每次墨维赶他们出去前,总叫他们先付清帐才准离开。而他们因为忙着逃命,每个人就都急着把口袋里的钱全掏出来扔到柜台后就跑得不见踪影,我想找钱给他们都来不及,所以我就赚到了啰!”

 “每次都这样吗?”

 “是啊。”

 “果然是这样…”裘伯伯喃喃道,旋即他清清喉咙正正脸色。“翩然,这就是我们今天想和你商量的事了。”

 “喔?”

 “是啊,你瞧,这个社区里的每一个店家都轮遭受到同样的騒扰,这你是知道的,可是我们没有那么幸运,拥有像康先生那样的店员。所以凡是不肯屈服的,店里就会承受到相当程度的破坏,而愿意花钱消灾的,也受不了那些人越来越大的胃口。总而言之,大家不但损失严重,生意也一落千丈,谁还敢到不知道何时会受到騒扰的店里消费啊?”

 裘伯伯叹息着。

 翩然既了解又同情,在墨维尚未为她工作前,她的情况也是如此。不但做了三年的店员被吓跑了,每次那伙人白吃、白喝兼白拿的也不少,当他们心情不好时,还得供他们砸东西消气。

 想到这儿,翩然不觉感到羞惭。自从墨维来了后,她只顾庆幸自己能得到一个能干的店员兼守卫,从未替社区里的邻居们考虑到他扪的窘况仍然持续着,只在看得到的情况下才去帮个忙。当然啦,这两、三个月来,为姊姊境况的担忧加上哥哥出国许久未回,也令人疑虑不已,因为他几乎没有任何音讯传回,这些都费去她不少心神…

 借口!

 翩然更觉羞愧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

 “…最近,连楼上的住家都没能悻免…”

 真正的原因是她被住了!

 “…黄太太大著胆子指证对方,结果又跟以前一样…”

 老天!翩然赧然地捂着嫣红的双颊,我被他住了!

 “…自她儿子被撞断了双脚后,再也没人敢去指证了…”

 何时开始的?

 “…如今我们只能自力救济了,所以…”

 好像是从第一次见面时就…

 “…翩然…翩然…翩然!”

 “嗯?…啊、裘伯伯,对不起,我没听清楚,请你再说一遍好吗?”

 裘伯伯捺着子。“我是说,为了这个社区的安全,希望你能让出康先生。”

 翩然不解地眨眨眼。“让出…墨维?”

 “大家一致决定,要聘请康先生做我们这个社区的警卫,当然,我们会先帮你请到另一位店员。”

 心中不知是苦还是悲,翩然吐吐地说:“这样…可是,这个社区里楼上楼下足足有两百多户,他一个人行吗?为什么不干脆请保全呢?”

 “不知道为什么,没半家保全公司肯接受我们的委托。”安先生苦笑。

 “怎么会呢?”

 安先生耸耸肩。“就是不知道啊,他们硬是不肯接,我们也没办法啊!”翩然勉强按捺下心中的不舍。“那…好吧,不过,你们也知道,他那人有点儿、呃、闷,所以最好大家一起去跟他说。”

 牺小我、完成大我,她告诉自己,当然是二、三十年的老邻居重要。

 何况,他依然会在这个社区里,她还是随时都可以见到他,这样就够了。

 一伙人回到翩然的店里,看到墨维正蹲在零食架前,旁边地上放着一个小纸箱,他把架子上的东西搬到纸箱里,拿抹布把架子擦干净后,再把东西放回去。

 “墨维,这里交给我,裘伯伯他们有点事要跟你谈。”

 墨维面无表情地缓缓站起来,翩然取走他手上的抹布推推他。

 “快去,跟裘伯伯他们到朱叔叔的店里谈,他们有事要和你商量,有好处的喔。”

 墨维一动也不动。

 翩然皱皱眉。“墨维,你…啊,算了,裘伯伯,我告诉过你们他有点闷的,你们干脆就在这里说好了。”

 “好吧。”裘伯伯清清喉咙“是这样子的,康先生,我们想聘请你做我们这个社区的警卫,当然,薪水方面我们…”

 “没兴趣。”

 裘伯伯呆了一下。“可是我还没说完…”

 “没兴趣。”墨维取回抹布,蹲下身继续擦拭。

 “但是,康先生…”

 “没兴趣。”

 众人求救的眼光同时投向翩然。

 翩然讶然俯视着墨维浓密的头发,她没想到,他居然连话都没让人说完就一口拒绝了。虽然她不能否认心中暗自欣慰不已,但是…叔叔、伯伯们的期待眼光仍牢牢地锁在她身上,她暗叹一声。

 “墨维,大家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你能不能稍微考虑一下?”

 他连头也没抬。“没兴趣。”

 “墨维,考虑一下嘛,薪水很高喔!”

 “没兴趣。”

 “三餐大鱼大外加点心消夜?”

 “没兴趣。”

 “一房一厅、卫厨具备的大套房?”

 “没兴趣。”

 翩然翻翻白眼。“老大!你能不能换个词儿?”

 墨维抬头瞥她一眼又回到他的工作上。

 翩然长吁了一口气。“那么…假增加?”

 “不要。”

 “啊,不错,至少换了词了。”翩然嘲讽道:“我说康先生、康大爷,你到底要什么?”

 “什么都不要。”

 翩然没辙地朝叔叔、伯伯们摊摊两手,但是他们仍然不死心,每个人使眼色、比手势地催促她继续努力。无奈之下,翩然只好使出她的最后手段。

 “如果我辞了你呢?”

 墨维擦拭的手倏地停顿,半晌之后,他才极为缓慢地起身,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缓慢,慢得令翩然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深。

 他站直身,深思地子了翩然良久,翩然在他深沉的凝视下越来越后悔,她真希望她从未说过那句话。

 他终于开口道:“我会离开这里到南部去。”

 翩然心中忽地一惊,无法自己地失声叫道:“不!你不准走!”

 墨维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翩然这才发觉到自己的失态。

 “呃,我是说我…我不是真的要辞掉你,我只是…呃、你知道…我以为…

 反正我不是真的要辞掉你就是了。你…你继续擦你的吧!”

 她硬将他的身子按下。

 话一说完,翩然马上把哭丧着脸的叔叔伯伯们带到店门外。

 “你们也看到了,他不肯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还是会想办法说服他,或者想办法解决家的困难。暂时,任何人有碰到麻烦就来通知我们,我会叫他马上过去,这样可以吗?”

 看着一个个委靡不振的背影离去,翩然心中想,不想办法不行,大家的日子都过得好辛苦。但是…想什么样的办法呢?

 他不对劲!

 从裘伯伯提出要求被他拒绝后,他就开始不对劲了!

 两天来,翩片也说不出来是哪里不一样。他还是同样沉默、同样勤奋,同样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但是她就是感觉得出来…他不

 而且,他在躲她!

 整家店就这么大,走过来晃过去总是会碰到,但是他依然给她一种他在回避她的感觉。

 是为了那件事吗?

 该死!翩然口道:“我也不希望你走啊!”正在扫地的墨维停了下来,然后,慢慢转过身来望着她。

 翩然低下微红的脸,盯着手中的原子笔,她的声音变得细细小小的。

 “我也不希望你走,可是,他们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我不能不管啊。而且,我是想…想…你还是会留在这个社区里,如果我想找你聊聊天什么的,也还是随时都能见到你,所以…唉,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她沮丧的嘟囔着。

 墨维不知何时已来到柜台前。“我知道。”

 翩然猛然抬头。“你知道?”

 “我知道。”

 翩然不地瞪着他。“知道你还摆脸色给我看!”

 “我没有。”

 “没有?”翩然不觉抬高了声调。“明明就是一张苦瓜脸,鬼才看不出来你不高兴!”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

 那倒是。翩然不自觉地开始打量起他来了。

 他那双黑蓝色眼睛真的很漂亮,但是,她从未见过这么不漏情感的眸子,它们就像玻璃一样,只会冰冷地反出它们所见到的人物与情景。

 她不但从没见过那么冷漠的眼神,更没见过那么阴郁的嘴。她忖度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在那方面他似乎并没什么经验。

 “你为什么都不笑?”

 “没什么值得笑的。”

 “是吗?”食指在上轻点着,翩然以诡诈的眼神瞅着他。“你…不怕?”

 墨维眸中闪过一抹有趣。“不怕。”

 “脚底也不怕?”

 “不怕。”

 “没骗我?”

 “没有。”

 翩然挑挑眉。“我不会轻易认输的。”

 他的眼中浮现一抹笑意。

 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翩然马上尖叫起来。“你在笑。”

 笑意立即消失。“我没有。”

 “有!你的眼睛在笑!”

 “没有人用眼睛笑的。”他转身离开柜台。

 翩然立即从柜屋里跳出来。“有,你就是。我还以为你的眼睛是玻璃做的呢,没想到你的眼睛居然会笑。”

 墨维往搁着扫把的饮料柜走去。“我不是。”

 “你是!我明明看到了!”翩然边说边追上去。“你别走,让我再看一次。”

 墨维忽地转过身来。“我没…”

 汶想到墨维会突然止步转过身来,翩然停不住脚地一头撞上去,墨维本能地双手扶住她。

 刹那间,地球停止了运转±界就此消失,仿佛浑沌的宇宙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他俯视她,眼神深邃难解。

 她仰视他,浑沌的神志立即被一波波渴盼的涛淹没,在那一瞬间,她突片明白一件事实,自从他走进她的店里后,她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刻。

 墨维知道他们不该这么亲近,可是他的手无法放开她,他体内有某钟狂野的渴求力量正在喧腾叫嚣。他的心痛苦地收缩着,模糊地意识到自己开始在踰越了警戒尺度,他一再的警告自己,可是,她那热情洋溢的脸,她的身体温暖的紧贴着他,使他将理智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一直在猜想,亲吻你会是什么滋味?”他低喃。

 她睁大眼睛瞪着他。

 “或许我现在应该证实一下我的想像是否正确。”

 当他低头吻上她的,热烫而感的接触使得深藏在她内心的情愫顿然绽放,愉及兴奋在她体内飞扬,不可思议的足填她全身每一颗细胞。

 她急切地展臂环抱住他的颈项,瓣微启的向他。

 墨维低一声,不自觉全身一颤,他的双臂急切地收紧,将她的贴着他,在一声压抑的闷哼后,他的吻更深切更猛烈了,接着,他的手滑至她的肋骨,慢慢上移至脯…翩然不由自主地战栗了。

 叮当!

 两人像被闪电劈到般迅速分开,墨维转身面对商品架,翩然急步回到柜台。

 “方阿姨,这一期的宝岛少年来了吗?”
上章 地下情夫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