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情夫 下章
第四章
任何老板都不希望找不到自己的员工,包括翩然。

 墨维都选在下午空闲时段出去,翩然自然知道他出去做什么,却不知道他到哪里去及怎么做。她非常非常不喜欢这种看不到他也找不到他的感觉。

 所以她买了一支手机给他,命令他随身携带。

 “任何老板都不希望找不到自己的员工。”她告诉他。

 将近一个礼拜了,他总是出门时说一声、回来时招呼一声,但是当她问他有什么结果时,他就变成哑巴了。无论她是温柔哄骗或是破口大骂,他都来个充耳不闻兼相应不理,气得她直想拿个千斤顶撑开他的嘴巴,或者拿支大榔头敲开他的脑袋瓜子,瞧瞧里头装的是不是水泥,否则这个人怎么会这么顽固?

 而这个问题尚未解开,另一个更迫切的危机即接踵而至。

 那是某一个又冷又的冬夜,毫不停歇的雨下了一整天。直到快打烊了,虽然已经变成雨,但是仍不情不愿地洒落着。

 “都快过年了,哥怎么还不回来?”翩然唠叨着。

 这是她近一个星期来养成的毛病,每当没客人时,她就叨叨絮絮地念个不休。

 就像现在快一点了,她手里忙着算钱记帐,嘴巴仍不肯休息片刻。

 “连通电话也不打,存心让人着急吗?”

 墨维默默地扫地、拖地,他心里明白得很,翩然是在报复他什么也不肯说,所以以待他的耳朵来出气。

 但是,如果她知道其实他爱死了她甜美清脆的嗓音,还有她每一字每一句宛若和亲人闲聊、抱怨的口气,不知道她是否会改弦易辙地停止她的叨念,开始以揍他为乐呢?

 虽然那两只粉拳打起来不痛不,但是他可没那么笨,存心破坏自己享受的机会,他默默地让自己深深沉浸在这股温馨的气氛里,为自己未来的寂寞空虚岁用储存一些足堪陪他度过苦涩日子的甜美回忆。

 “…姊那边也等着他来解决,”翩然把零钱锁进收银机里,大钞则放进口袋里准备拿到二楼的保险柜锁进去。“他不回来,姊这个年就难过了。还有,家里也会只剩下我们两个过年,这样一点也不够热闹,我喜欢…”

 一起过年!

 他曾经过年过吗?在他可怜的记忆里,从来没有。

 七岁以前,他的记忆里只有责打怒骂。七岁以后,他的生活里也只有不断的学习和夜以继的训练,连睡觉时间都少得可怜,五分钟的休媳间便已是奢修的享受,哪来时间过年呢?不管中国年或外国年都一样,都是故事书中才有的名词,不,他连故事书都没有看过。

 真可笑,他是在二十岁离开野兽窝后,在外面的世界中才学到这两个字的意义的。

 “…放鞭炮、管区会容许我们小小赌一场…”

 他的生命是一连串的丑恶拼凑而成的,孤独寂寞如影随形,空虚苦闷啃噬着他的心灵,他唯一的伴侣是他的影子。他是被牵在线上的傀儡,是没有自我的躯壳。直到三十岁…

 “…你喜欢吃什么我就煮什么,不过一些特定的年菜是一定要有的,就怕两个人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才能…”

 “你会烹饪?”墨维口道。

 翩然倏地瞪大双眼兼双手叉做茶壶状。“喂,喂,我只是没空煮而已,你以为我喜欢老吃一成不变的便当啊?我妈的手艺我学了没有十成也有九成,你竟敢这么侮辱我!好,到时候我让你只能看着口水,碰也不让你碰一口!”翩然一副走着瞧的不屑神情。

 墨维一脸啼笑皆非。“翩然,我不是…”

 “嘿嘿,你求我啊!”叮当!

 两人同时转向门口,这种时刻了,还有客人上门?

 “哥!”翩然尖叫一声冲出柜台,一把抱住刚走进来的斯文男人“你总算回来了,哥,我好想你喔,”翩然偎在方安然的怀里哽咽着。“哥,我以为你不回来过年了。”

 方安然搂着妹妹轻声安慰着。“傻妹妹,我这不回来了吗?”

 翩然忽地抬起头,双眼不地盯着哥哥。“还说呢,怎么搞的嘛,一去就四、五个月,电话也只有那么几通,明明知道人家会担心…”

 墨维几乎是在转头的那一刻便警觉到不对劲,他默默打量着方安然故做平静表情下的不安与恐惧。有问题,他想。随即又凝聚视线盯往伫立在方安然身后,被黑夜掩蔽下的两条人影,他的动物本能告訢他,麻烦来了!

 墨维紧盯住那两人。“翩然…”

 “啊,墨维,”翩然如梦初醒似的离开方安然的怀抱,再一把扯来康墨维。

 “差点忘了,哥,这是新来的店员康墨维。墨维,这是我哥方安然。”

 方安然礼貌地颔首示意并伸出手来“康先生,你好。”心中却暗暗懔于面前男人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而墨维却毫不理睬,双眼始终投注在黑夜中的人影。

 翩然立即显示出她的不悦。“喂,墨维,我哥在跟你打招呼耶!”

 “方先生,”墨维双眼仍然紧紧锁住那两个西装笔的男人。“你不请客人进来吗?”

 “咦?”翩然往外探头。“你有客人啊,哥?”

 方安然倏忽微微颤抖起来。“呃、我…他们…”

 “哥,你怎么了?”翩然狐疑地打量着方安然苍白、搐的脸颊。“你的脸色不太对,哥,你不舒服吗?”

 “翩然,把你哥哥带到一边去。”墨维冷静地吩咐道。

 翩然立即明白了,她早就习惯有麻烦时总是由墨推顶在前头,显然墨维又闻到麻烦的味道了,她警觉地马上把方安然拉到一边。“哥,我们站旁边一点,放心,有什么麻烦墨维都会处理的。”

 方安然显然很慌张又害怕。“可是他们是…我…”

 翩然拍拍方安然的手臂。“放心,哥,墨维很厉害的。”

 “可是…”

 令人惊讶万分的,墨维突然以流利的语向外面的两个男人说了几句话,翩然的下巴马上掉了下来。

 他会语?

 外面的男人应了一声,慢慢地走了进来,墨维也缓缓上前。灯光下,两个男人俱是身着黑色西装、小平头,就差一副黑色墨镜了,从西装外也可注意到他们的肋下都鼓鼓的。

 没想到这种时代还可以看到这种典型的黑社会装扮,翩然了口口水。

 “哥、他们…他们是什么人啊?”

 方安然既懊恼又担忧地看着对峙的三个人,即使听到了妹妹的问题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

 三个人开始以语快速地对谈着,偶尔两个男人之一会抬手指指方安然。

 翩然感觉到越来越紧绷的气氛,这一次和以前的小混混捣蛋完全不一样,对象的型态完全不同,她相信动手的方法也会相异。墨维应付得了吗?

 她不觉担心起来,抓着方安然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越来越用力。

 方安然一颗心几乎快要蹦跳出来,他几乎连呼喂都忘了。他真不该回来的,但是,他已经无路可走了,除了回来,他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样了。

 然后,一点预兆也没有,谈话中的三个人几乎同时动起手来。

 右边的男人首先掀开外套掏出手,还没举起来便已被墨维以诡异的手法攫到手中并顺势把到男人的口里;而墨维的左手同时伸向左边的男人,这时候左边男人才刚掀开外套,胁下的手连摸都还没摸到便被墨维取走继而对准他的男重地。

 一开始,翩然便猛然倒一口气,但是她才刚张开口,尖叫声还没来得及出口,事情便在电光石火间结束了。她呆呆地张着大嘴,尖叫声卡在喉咙,两眼瞪得大大地望着墨维瞬间变得冰冷残酷的面孔。

 方安然也不敢置信地瞪着口中管的男人面惊恐之、双眼几乎凸出来。而左边的男人则双手大张,低头俯视抵着自己鼠蹊部的口,一动也不敢动。

 黑夜中的雨势又渐渐加大了,室内却一无动静,除了两个吓呆了的人和两个惊呆了的人外,似乎只有墨维能完全掌握住自己。所以当他开口时,除了他自己以外,其他四个人都几乎惊跳起来。

 “方先生,这两位说你拿了他们的‘东西’是吗?”

 墨维的声音冷酷无情,方安然情不自地起了一阵寒颤。

 “不!不是我,是我的合伙人,他一直瞒着我,我一点也不知情,真的,我不知情,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墨维点点头。“你是翩然的哥哥,我当然相信你。”虽然我根本不应该相信任何人,他想。

 方安然愕然地看向正以异样眼光望着墨维的翩然。

 墨维又以语说了几句话,口中着手的男人苦于无法回答,两只眼睛拚命往右边瞟,额上的冷汗滴成河,而鼠蹊部抵着的男人依然死死瞪着那支怆。

 墨维又说了一次,这次他左手的手同时动了动。男人惊一声,猛地抬起头,双眼慌乱的看着墨维。

 墨维再重复一次。

 左边的男人不知所措地瞧瞧右边的男人,再低头看看下面那支;然后才无可奈何地点头应了几句话。

 墨维冷冷地子他们一会儿,才收回手退后两步,两个男人同时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墨维又说了几句,两个男人忙不迭地点头,墨维便把手还给他门,两个人一收回手,一声不吭立即转身离去。

 墨维上前把铁门拉下、锁上,然后慢慢转身面对方安然。

 “方先生,我想你最好把事情解释清楚,我才能知道如何处理此事比较妥当。”

 十五分钟后,三个人坐在二楼的客厅里,面前各有一杯热茶。

 翩然以感激、崇拜,还有墨维难以承受的爱意热切地子着他。

 翩然,不要这样,我没有资格拥有你的深情,一丁点儿的资格也没有,他痛苦地想着。为了躲避翩然的凝视,墨维催促方安然。

 “方先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方安然叹了口气。“其实很多事也是我这趟到日本之后才知道的,总而言之,一切都是我那个合伙人搞出来的勾当。”

 方安然不安地瞥了翩然一眼。“我的合伙人在三年前开始瞒着我与日本黑社会组织合作,用公司商品做掩护夹带毒品在东南亚各国通。”

 翩然了口气。

 “差不多半年多前,我的合伙人突然说要休假,所以原该他去的日本之行便改由我去。我到日本与厂商签了合约之后本来打算马上回来,没想到日本黑社会组织藤田组却找上我,还指控我了他们一笔为数庞大的毒品。当时我还以为他们找错人了,马上拚命的向他们解释他们一定是找错对象了。可他们却不顾一切的将我抓回去,老实说,我真的吓坏了!”他余悸犹存地颤了颤。

 “最后终于清楚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一切都是我那个混蛋合伙人搞的鬼!但是藤田组他们才不管那么多,那笔毒品所牵涉的金额实在不算少,他们当然不肯吃闷亏,所以就硬着我要找到我的合伙人,否则就得负责赔偿。接着,他们老大就派了四个人跟着我去找人,刚刚只是其中的两个人而已,还有两个人在旅馆里等候。

 “这段日子来,他们就押着我在束南亚各国寻找他可能的去处,可是,一点影子也没有,统统找遍了,就是没有,什么也没有…该死的什么也没有。”他沮丧地抱着头。

 “最后,我再也不知道还能到哪里去找了。我知道我不应该回来连累翩然,可是,我真的无处可去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妹,对不起,我不应该连累你,我…对不起…对不起…”

 “哥,别这样,”翩然忙拥抱着哥哥。“我们是兄妹啊,你不来找我找谁啊?哥,你放心,总能想出个办法来的。如果真找不到人…哥,那笔…那个到底值多少钱啊?”

 “我们凑不出来的。”方安然绝望地摇着头。“绝对凑不出来的。”

 “到底是多少啊?哥,先告訢我嘛,哥。”

 方安然抬头忧愁地看她一眼。“约台币三亿多。”

 “三…”翩然顿时傻了眼。“…三…三亿多?”

 “就算我的公司顶出去最多也只能凑个五、六千万…”

 “天哪!那么…好、好吧,让我想想…”翩然闭着眼在脑中计算着。“我们这是二十几年的老房子,房屋本身没有什么价值…七层楼我们占了两层…五十二坪乘以七分之二是十五坪…市价一百万,十五坪,乘起来就是一千五百万…”

 墨维在此时悄悄地走出去。

 “不行,小妹,这是爸留给你…”“闭嘴!”翩然义正严词地说:“钱没了可以再赚,房子没了可以再买,哥,命没了就是没了,我可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方安然苦笑着。“小妹,你还不懂吗?就算我把公司顶出去、你也把房子卖了也还是差了一大截啊!我们是绝对凑不出来的!”

 翩然微张着嘴。“还差两亿…还差两亿…”

 “没办法,绝对没办法…”

 “哥,”翩然迟疑着说:“如果…姊那边…”

 方安然摇着头“别让她知道,她已经是嫁出去的人,她有她自己的生活要过。”

 他抬手制止翩然说话。“找她也没用,别说她婆家不会肯帮忙,就算肯也顶多凑个一亿就已经是极限了,这样也依然不够啊!”“那…那…”翩然懊恼地苦苦思索。“想办法…想办法…”

 就在这时,墨维拿着一个类似书本般大小厚薄的金属物进来,他坐到翩然右手边的单人沙发上,翩然讶异地探过头去打量那个金属物。“那是什么啊?”

 墨维不理睬她,迳自将金属物放在大腿上打开,出上面的小萤幕和下面的小键盘,并拉出一条线路到电话后面,然后嘀嘀哒哒地敲起键盘来了。翩然又惊讶好奇地睁大了双眼看着他时而拿着触控光笔在萤幕上点触。

 “这…这么小的电脑呀?”

 墨维默然不出声地又敲了一会儿才抬头问道:“方先生,你的合伙人叫什么名字?”

 方安然有点错愕地愣了一下“黄兴乙。”说完他也走到墨维身边看他在做什么。

 两兄妹看了也没用,萤幕上是一堆有看没有懂的专有名词。两兄妹对视一眼,方安然耸耸肩,翩然可忍不住了。“墨维,你到底在干嘛啊?”

 墨维这辈子演的最出色的角色可能是哑巴。

 “康墨维,我警告你!”翩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地瞪着他。“你要是这么喜欢做哑巴,我马上去拿针线把你的嘴巴给起来!”

 墨维抬眼瞥了她一下。“找人。”

 “找人?”翩然愣了一下。“找什么人?”

 头也不抬“黄兴乙。”墨维说。

 “黄兴乙!”翩然惊呼一声。“你在开玩笑吗?这样就能找到他?”

 “快了。”

 “快了?”翩然叫道。“快了?墨维,你…”“找到了!”墨维终于抬起头。

 “嗄?”翩然脸上的表情很奇怪。“找到了?”

 墨维点点头。

 翩然看看惊诧莫名的方安然一眼,又回头以极度怀疑、不、根本不信的眼光瞅着墨维。“墨维,你在说什么啊?哥他们东奔西跑找了快半年都找不到,你这样敲两下键盘就说你找到了,你玩我啊?”

 “他们当然找不到,”墨维淡淡地说:“黄兴乙根本不在亚洲。”

 “不在亚洲?”这回是方安然失声问道。

 “刚开始他是在亚洲绕来转去没错,而后来便去了澳洲,接着又去义大利,然后是…反正很多地方就是了,而最后的出入境纪录是在美国。”墨维子着萤幕说道。

 翩然双眼眨个不停“你…你怎么知道?”

 墨维指指电脑。

 翩然看看电脑。“你又怎么查到的?”

 他耸耸肩。“电脑玩得一点的人都会。”

 “是吗?”翩然怀疑地瞄他一眼。“他现在在美国?”

 “没错。”

 “好吧,就算他真的在美国,然后呢?我们要怎么办?”

 “我带那些个笨蛋去找人。”

 “你?”翩然忽地跳起来失声叫道。“为什么是你?”

 墨维瞄了一眼有点惊慌的方安然。“难道再叫你哥哥去?”

 翩然窒了窒“当然不是,哥已经承受不了了。可是…”她咬着下。“我也不要你去。”

 墨维瞥她一眼,慢条斯理的收起电脑后,他站起来俯视她。“总得要有人去吧?”

 “我不管谁去,就是不能你去!”她看看哥哥。“当然,你也不能去。”

 “那谁去?”

 “我去!”翩然口而出。“我宁愿自己去,也不要眼睁睁看着我的亲人去冒险,更不想每天坐立不安地猜疑着我深爱的男人到底还会不会回来。”

 话刚出口,翩然便已红透双颊,但仍毫不畏缩地直视着墨维。

 他回视她的眼中有爱也有迟疑,嘴角刻划着热情与压抑,紧绷但优雅的身躯则蓄紧张与渴望。

 略微迟疑了一下,他才抬起手轻触她的脸颊,手指缓慢地抚摩过她脸上的五官轮廓,仿佛要将它们镂刻在他的灵魂之中。

 她视他强烈、热情的目光,想要将她所有的爱从回应的目光中传送给他。

 接着他轻叹一声,以绵悱恻得使地球也停止转动的柔情俯身亲吻她。

 方安然张口结舌地瞪着那个高大的男人旁若无人地亲吻着他的小妹,他不知道他是该做个称职的大哥,上前去揍那个一个钟头前才救了他的男人一顿,还是该祝福小妹终于找到一个百分之百能够保护她的意中人。

 当他们终于分开时,方安然在仓卒之间做了决定,基于他绝对打不过那个似乎是武术高手的男人的考量之下,他决定做第二个选择。这绝对是个比较安全的选择,他想。

 翌清晨,一打开连接房子后面部分与前方店里的门,翩然就看到方安然正在柜台后整理,铁门已拉起,她左右寻找着墨维的踪迹“哥,墨维呢?”

 “嗯,他…他已经…已经…”方安然嗫嚅着说道。

 方安然不安的样子告诉她有事发生了,她加快脚步,浑身微颤地来到柜台前。“他呢?告诉我,他呢?”

 “小妹,他、嗯、他走了。”方安然小心翼翼地说:“昨晚你回房去睡之后,他就走了。”

 “他走了?”她惊叫一声。

 方安然无奈地点点头。

 翩然惊愕、忿怒、恐惧地瞪着方安然。

 “他就这样走了?”她喃喃自语:“他竟然就这么走了,他答应我要一起另外想办法的。…我知道他很厉害,但是那些人都是真正的黑社会啊!要是找不到人,他们…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他的…”翩然无助惶然地望着方安然。

 “哥,他答应我了不是吗?他答应我不会去冒险的,他答应我了!结果…”翩然脸色越显苍白。“…他却连告诉我一声都没有就偷偷地溜走了。”

 方安然听得出她声音里的恐惧与痛苦,她难受得紧握的双拳都在颤抖着,似乎墨维的离去是一种非人所能忍受的酷刑。方安然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麻烦是他引来的,虽然不能说是他惹出来的祸,但毕竟是因他而来的,然而,他却懦弱地让小妹的心上人把担子给承接了起来。

 “小妹,他说…”方安然笨拙地拥住她的肩膀。“他说他会回来的,你不要…”

 “什么时候?”她尖叫。

 “等他找…到黄兴乙解决问题之后。”

 “是吗?”翩然苦涩地一笑,那笑容极无奈、充痛楚。“如果他找不到人呢?如果他解决不了问题呢?哥,是不是他就…不能回来了?”

 他被问得哑口无言,因为他也不断的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他想要安慰小妹,但就这件事而言,他没有资格说任何话。惭愧与不安扭绞着他的心,但最令他担心的是她脸上狂野的表情。

 天才蒙蒙亮,悄悄的,翩然的房门开了,她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来瞧瞧左右…没人。

 一个旅行袋先出门外,苗条的身躯闪掠出来后,她更轻手轻脚的将门阖上,再提起旅行袋背上右肩,她才一转身便惊呼一声顿住。站在自己房门口的方安然上下打量一眼翩然全身一副远行的打扮,他苦笑着摇摇头。

 “我早就料想到了!”

 翩然不安地觑视了大哥一眼,随即脸坚决而不顾一切的神情。

 “不要阻止我,哥,我一定…”

 “我有说要阻止你了吗?”方安然叹息“你已经成年了,我只能关心你,没办法左右你的想法和行为。我相信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只要答应我一定要小心就好了。”

 翩然感激的笑了。“我会的,哥,我还没活够呢!”

 “他说他会先到圣地牙哥,我想你也不能这样漫无目的去找吧?”方安然递出一张纸条。“这上面是我大学同学在美国的住址,他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副教授,你可以请他帮忙。如果找不到,下面还有一个住址是我另外一个同学在旧金山的联络地点。”

 他顿了顿。“你的钱够吗?”

 翩然摇摇背包。“我把提款卡带在身上了,外国银行也能提领。”

 方安然笑笑。“万事俱全了,嗯?”

 翩然扬扬眉。“当然,你以为我是一时冲动的吗?”

 “找到他后你要怎么办?”

 “怎么办?”翩然嘴角微微一撇。“盯紧着他,等他办完事后就直接揪他回来。”

 “如果事情无法解决…”她不在乎地一笑。

 “我就陪他一起下地狱!”

 墨维带着四个日本人直接往美国毒品集散中心…西海岸飞去。

 他推测黄兴乙必定是四处寻找买家,而因为他是个陌生的单帮客,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陷阱,所以处处碰壁;最后才来到美国。

 墨维先从电脑情报掮客那儿取得全美国的大小毒贩资料,再由圣地牙哥开始搜寻,找了一个多礼拜却一无所获,于是他们到洛杉矶继续寻找,结果又是六天平白逝去。

 下一站便是旧金山了,他们决定继续寻找。回到旅馆后,连来的疲劳使他衣鞋未除便一头倒在上了。墨维感受着那干净的单,将近半个月了,而他一天比一天更加想念她,那个留着披肩长发、眼睛黑亮得令他心痛的女人,那张时时出温柔和欢乐的笑脸。

 也许这是他这一生最大的错误吧,也许他根本不应该离开她。

 但是一开始这段旅程看来似乎是他必须做、而且应该做的一件事。他如果不暂时离开她,又如何能厘清混乱的思绪去仔细思索他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他那黑暗丑陋的过去一直抖着他,使他一直不敢放任自己去爱她。他必须清楚,他能不能背负着过去黑暗丑恶的包袱和一个像翩然那么好的女人在一起。

 然而,他对翩然的思念和渴望却几乎将他撕裂了,他根本无法理智的思考,他的身体为了她那充魅力、窈窕的曲线而痛苦不堪,他的脑海里更是时时充了她的明媚笑靥。

 墨维诅咒一声从上弹坐起来,他快要撑不下去了!虽然他的问题还是没有答案,过去依然追逐着他,但是他什么也顾不了了,脑袋里唯一的思绪只有一件事…他爱她!

 他需要她!

 又是另一个幽冷的雨

 同样没有结果的追寻。

 回到旅馆后,墨维和日本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他伸手去握门把时,警钟马上在体内摇响…房内有人!

 他全身霎时紧绷起来。

 他眯起眼小心翼翼地…

 墨维!

 翩然直接飞到圣地牙哥找,茫无头绪的寻找当然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她放弃盲目的追寻,改到洛杉矶寻求方安然老同学的帮助,大学副教授自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搜寻管道,但是至少在墨维离开洛杉矶后,他帮翩然查到了墨维到旧金山去了。

 翩然马上追到旧金山找上方安然另一位老同学,很幸运的,这位老同学在旅行杜工作,他很快的用电话找到墨维下榻的旅馆。翩然直接闯过来,她对柜台表明自己是墨维的未婚,再加上几张印有华盛顿人头的纸张,翩然便堂而皇之的进入到墨维的住房内了。

 从下午等到晚上的翩然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然后她突然睁眼,不知是依然在梦境里或是已回到现实中,她倏然看见他在黑暗中,像鬼魅般无声无息地朝铺靠近。他的脸隐在阴影里,但她仍看得见他冷酷俊帅的脸和他紧绷在衣衫底下每一块起伏有致的肌,修长的双腿和宽阔的肩膀在暗影中缓缓向她近…

 是她!

 始终盘据在他脑海里不去的人儿,居然奇迹似的出现在他眼前!

 他无法抑制心中的兴奋。

 他不应该,但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她一定很生气,才会大老远追杀过来,甚至在完全不知道他到底会往何处去的清况下,他想,或许她一开口就会大骂他一顿。他内心不觉笑了,她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但是,他喜欢,因为她越生气就表示她有更多的关心在他身上。

 关心?

 好陌生的字眼。

 墨维挥去心底深处蠢蠢浮动的反对警告声,自我放纵于有人关心的足里,那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思念,至少,他有权利享受一下这一点奢侈感受。然后他听见她的喃喃低语。

 “墨维?”

 “老板小姐。”他低沉地应了一声。

 她不停地眨着眼睛,仿佛努力想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好半晌之后,她突然瞪大了双眼,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情况下,她猛然跳下上前,双手像钳子似的紧紧揪住他的衣襟。

 “康墨维,你这个混蛋!你怎么可以一声不响的就走人了?你骗我!你***竟然骗我!”翩然破口大骂:“你是个胆小鬼、卑鄙的小人,竟敢对我做出这么龌龊的事!你***…”

 这个声音是如此熟悉而亲切,即使口而出的尽是一些不堪入耳的咒骂,却依然是如此悦耳动听,墨维叹息着想道。他情不自地一把将她抓进怀里紧紧的搂住,同时把脸深深埋进她的颈项间。在这一刻,他再也无法否认自己的内心,怀中的女人是他这辈子最渴求的事物,比他渴求的自由更强烈、更切。他渴望能抛掉过去再重新活一次!

 “你这个混蛋!猪猡!”翩然紧紧搂住墨维的脖子任由他抱着她,口里却仍然大骂着。“卑鄙,龌龊!无!下!”

 “老板小姐,”他叹息似的低喃“我好想你。”他试着控制他体内喧嚣的热情。

 他不信任自己如果在目前的情况环境下吻了她,他是否还能有足够的自制力在该停止的时刻叫停,所以他只是将她抱在前摇晃着。

 “我真的好想你!”

 翩然静默一下,然后忍不住开始哭泣,泪水无声地滑下脸颊。“你不告而别!”

 她啜泣着指控。

 “对不起,翩然,”他抱紧了她。“我是不得已的。”

 “你骗我!”

 她愤恨难消地推了推他。

 他闭了闭眼“我知道,翩然,”他歉疚地更加抱紧了她。“但是我必须先清楚一些事,而在你身边我根本无法冷静清晰的思考。还有你哥哥的麻烦也必须解决,你应该明白的不是吗?”

 她鼻子,将脸埋入他的肩窝“我明白,”她闷声道:“但是不能接受你想独自挑起这个责任的做法!”

 “翩然…”

 “所以…”她不让他说话。“我来了,让我们一起来解决问题。如果解决不了,也让我们一同面对恶果,无论是上天堂或下地狱,康墨维,你是绝对甩不了我了!”

 所有的面具、防御,迟疑、不安都在她凶狠的誓言下崩溃了,他猝然将她的脑袋紧紧前,并阖上眼,让中遽然涌起的感动情怀淹没他。良久之后,他才温柔而坚定地托起她的下巴。

 “我要告訢你一切,翩然,这一段日子来,如果说我有想通什么,那就是我终于了解,我有多么爱你了。

 她惊愕地张了张嘴,旋即噙着泪水开心的笑了。

 “感谢天。”她低喃。
上章 地下情夫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