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情夫 下章
第八章
墨维用辛苦劳动赚来的钱,买了一个小小的钻戒。

 他原可用瑞士银行户头里的钱,买一个又大又美美的钻戒,但他不愿用血腥钱买来的东西玷污了翩然的美好。

 在初的暖里,在全社区住户的见证下,墨维为翩然戴上了结婚戒指。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翩然把墨维的头拉下来,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热情洋溢的亲吻,接着高高举起右手比一个胜利的手势。

 “各位,我终于逮到他了!”

 在大家的轰笑声中,墨维始终噙着一个足喜悦的笑容。他不记得这一辈子有什么时候比今天更快乐,偎在他怀中清新而充活力的翩然美得令人不过气来。

 他这一生所追求或渴望的一切,全在这个女人身上,他的生命之路虽然波折坎坷,却终于将他带领向这位改变了他一生的女人。

 他几乎可以看见他的未来,一个幸福又足的男人。

 翩然结婚后,方安然就搬回公司附近的小套房里了,社区里小混混捣蛋的情形仍然层出不穷,但已减少到墨维去美之前的情形,甚至有继续减少的趋势。看样子,他们也相当畏惧墨维,却又始终不肯轻言放弃。

 墨维又开始空出去调查天福建设的事,而翩然依然因为墨维不肯透调查内容而和他赌气。

 虽然墨维在婚后终于卸下了一向冰冷漠然的面具,社区的居民们开始看到他的微笑,他的态度也温和而亲切。尤其是在翩然身边时,他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迳是笑地盯着她,没事时也总见他温柔地搂着她低语。

 但是翩然就是不满意。

 “我就不懂,为什么不能告诉我?这是跟我切身有关的事耶,我有权利要求你告诉我情况到底是怎么样。”

 “就快了,翩然。”墨维边拖地边回答道:“再过两、三天就有结果了。”

 “可是…”

 叮当!

 朱先生走进来。“翩然,35一包。”

 翩然拿一包35牌香菸给他。“朱叔叔,这两天有没有事?”

 朱先生接过香菸,便直接打开出一菸“这两天都没有,看来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了。”他拿起柜台上的打火机点着香菸。“康先生调查的怎么样?”

 “还说呢,他什么都不肯告訢我。”翩然一面把发票拿给朱先生,一面狠狠地瞪了墨维一眼。“不过,他说过两天就会有结果了。”

 “那就好。”朱先生了口烟。“要不然老靠康先生一个人跑来跑去的为大家赶跑那些混混,累也会累死他了!”

 “能者多劳嘛!”这叫慷他人之慨。

 “是喔,你这叫苛待老公懂不懂?你啊,要对人家好一点,要是把人家吓跑了,你又要抹着眼泪鼻涕天涯海角到处去追了!”

 “啊,朱叔叔,外面是不是朱妈妈在找你啊?”

 朱先生笑了。“好,好,不说了,记得对人家好一点啊,不要老欺侮人家老实人哪。”

 老实人?哈!

 朱先生一出去,翩然马上叫唤道:“喂,老实人,过来。”

 墨维把拖把搁在一边走过去。“做什么?”

 翩然拍拍角落里的工作台。“算帐啰!”

 又到了月初作上月结存的时候,翩然已经习惯把所有讨厌的工作扔给墨维,作结存这种既啰唆又烦闷的事情当然包括在内。

 她在货架间翻找了半天,终于又被她找到一包得半扁的鲜虾片。拿着那包鲜虾片再顺手份报纸,翩然悠哉悠哉地回到柜台旁坐下。

 柜台里靠落地窗那一边下面,附有一座小小的工作台,墨维就在那上头忙着计算工作。翩然探头过去想看看他的进度如何,却不由自主地被那双忙着敲打计算机及写字的手吸引住。

 他有一双优雅人的手,她想道;修长、灵敏的手指再配上强壮的手腕,一双有力的手。一双属于爱人的手。

 这突兀的念头令她微笑起来。

 忙着算帐的墨维瞥见她突如其来的笑容,不感到有点奇怪“你在笑什么?”他转过头来问道。

 她抚摩着他的手。“你有一双很漂亮的手。”

 他微微一愕。“漂亮?”

 “人。”

 “人?”他举起自己的手翻来覆去的瞧着。“翩然,我看不出…”

 “一双属于爱人的手。”

 “爱人…”他的眼眸忽地变得幽暗深沉。“翩然,你在惑我吗?”

 “你说呢?”她的手指在他沿描摹着。

 墨维微微了口气,有那么刹那间,他想不顾一切将她掳到楼上做他心里正在想的事。但是,过了那一瞬间之后,他马上抓回自己的理智,他知道他现在只能深深口气,再移动一下坐姿以便稍微纾解一下牛仔内的紧绷。然后,跟她说一点“道理”…

 “翩然,现…现在是白天…”他声音嘎沙哑地说道。

 她的手指缓缓顺着他的下巴、喉咙滑下,在衬衫领口处游动。“我们结婚了。”

 喉结一阵轻颤,墨维颤抖着了一口气。“翩然,店…谁来看店?”

 衬衫钮扣开了一颗、二颗…“什么店?”

 “老天,翩然,随时会有人进来啊!”墨维按住她不规矩的手息着。

 “那又怎么样?”

 “翩然…”

 叮当!

 “翩然,你们躲在柜台里做什么啊?”

 翩然慵懒地叹了口气“我正在惑墨维,而你正好坏了我的好事,姊。”

 她斜睨着墨维忙着将解开的钮扣扣回去。

 方美然愣了一下,接着就忍俊不住地笑出声来。“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厚脸皮的女孩子,哪有女孩子主动去惑男人的,婚前是,婚后还是,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你是个大花痴呢!”

 “姊,现在是什么时代你知道吗?男女平等的时代耶!”翩然大声抗议。

 “而且如果我想要早一点有宝宝,当然就要多努力一点啰!”

 “受不了!”方美然摇摇头转向墨维。“墨维,如果你忍受不了,尽管说出来没关系,我绝对能体谅…”

 “姊!”

 “…虽然是我的妹妹,我还是不得不承认她很恐怖,所以如果你后悔了,我允许你办理退货…”

 “姊!”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墨维突然气定神闲地来上这么一句。

 姊妹俩同时转头瞪着他。

 两秒钟后,方美然猛然爆笑出来。“啊,说的好,说的好,哈哈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哈哈…说的好…”翩然则皮笑不笑地斜睨着墨维。“唷,墨维,我还不知道原来你也可以这么幽默的嘛!”

 墨维客气地笑笑“偶尔,偶尔。”暗地里则摆好姿势准备逃命。

 “偶尔…嘿嘿、你这…你别跑,回来!康墨维,你好胆不要跑!”

 翩然站在门口朝墨维逃之夭夭的背影破口大骂。“康墨维,你敢跑就不要给我回来!…康墨维,你这乌王八蛋!…康墨维…”

 方美然在一旁几乎笑岔了气。

 “…回来!康墨维,你再不回来我就开除你,你听到了没有?康墨维…”

 正在中庭享受午前温暖阳光的老人们,也不由自主地漾起笑容。

 “…你完蛋了!康墨维,你听到了没有?你完蛋了!你死定了…”
上章 地下情夫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