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情夫 下章
第九章
“一起上吧,”墨维用仿佛在叫两个不听话的小孩一起过来领罚一样的轻蔑语调说“节省时间一点。”然后他迳自解开间那条黑蛇般的鞭子并将之在手上绕成圈状。

 那是一条约有三条手臂长的黑色软鞭,黑色莹亮不知为何物所制,最特殊的是鞭子上回应着照闪烁着金光的一丝丝金线。而如果你仔细观察把手处,将可发觉上面巧妙的嵌着一只鹰头的形状。

 当比利一看清那条鞭子时,他的脸色骤然大变,更失控地颤着手,指着鞭子叫道:“那…那条鞭子…”

 “如何?”墨维的脸色一沉。“你认识它?”

 咽下卡在喉咙中的口水,比利着气说:“山猫…山猫曾经告诉我…”

 墨维皱眉。“你认识山猫?”

 “我们曾经过手,然后成为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比利回答道。

 “哦…他告訢你什么?”墨维又恢复面无表情。

 “他告訢我、不、警告我,如果碰上一个使一条黑鞭的人,他曾对我详细描述过那条鞭子的样子,”比利指指墨维手中的黑鞭。“就像那样。他警告我,千万千万别去惹那个使鞭的人,否则我除了死还是只有死!”

 佑夫惊骇地瞪着比利,再看回墨维手上的黑鞭。

 墨维状似随意地问道:“他告诉你我是谁了吗?”

 “没有,”比利摇着头。“他说他还不想死,所以不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但是…”比利思索着。“我忍不住要去猜测,是谁能让名列世界第四大高手的山猫怕成那样?是谁能令他那么严重的警告我绝对不能去招惹?”

 墨维半阖上眼。“你有什么结论吗?”

 “老实说,我只能猜测应该是前三大高手其中之一,但却又感到有点惑,第二、第三位‘屠夫’和‘手’我都认识,但是他们并不使用鞭子,我虽然没见过第一高手‘鹰眼’,但他是山猫同处野兽窝的同伴,山猫应该不需要怕他。所以,实在很难清楚山猫怕的到底是谁,直到…”

 比利脸上浮起一抹瑟缩之,他双眼直勾勾地瞪着鞭子。“…直到我看清那条鞭子,看到那个鹰…”

 “你想死吗?”墨维神情更为冷森寒酷地岔口道。

 随着墨维危险的警告眼神,一股沉重而郁闷的气氛突然笼罩在比利身上,他倒了口气。

 “不!”

 “那么,你知道我是谁了吗?”墨维以一种危险的温和语气,问道。

 全世界除了野兽神窝的两个同伴,就没人知道鹰眼是谁,因为知道的人都死了!

 这句话马上浮现在比利心中,比利立即口道:“不!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墨维以严厉审思的眼光子着比利。

 “那么你知道山猫为什么不肯告诉你我是谁了吗?”

 因为说了就得死!

 比利点点头。

 “我可以相信你一辈子都‘不知道’我是谁吗?”墨维又问。

 比利又点头“我什么都不知道。”他说。

 “好。”墨维颔首,转而子佑夫。

 “你还想动手吗?”

 佑夫转头看比利,后者猛摇头,于是他说:“不想了。”

 仿佛在遣退仆役般,墨维冷冷地说:“既然如此,你们可以离开了。”

 比利马上拉了佑夫便走,当他们快步走到墨维背后时,墨维并未转身“还有…”

 两个人身形一顿,僵凝着身躯等待。

 “替我告诉翁镇福,别来打康乐社区的主意,别来惹我,否则我会去找他!听清楚了吗?”

 “清楚。”

 “走吧!”

 仿佛得到特赦令般,两人以更迅疾的速度离开,三十秒后,他们便已离开康乐社区,比来时更快的速度。

 墨维松懈下全身紧绷的肌,他环视着社区不算小的中庭,心中想到社区的居民们,了解到自己现在也是他们其中之一,这个念头令他感到一阵温馨。

 “墨维!”

 他一转,一个熟悉的娇俏身影朝他奔过来。

 “他到底是谁?”佑夫问。

 “我不能告訢你。”比利干脆地说。

 “为什么?”

 “因为我还不想死。”

 “他真有这么厉害?”

 比利想了想。

 “中国人有一句俗话:阎王若是要人三更死,你就绝对逃不过五更,若有人说他就是那个阎王,我绝对不会怀疑。”

 佑夫瞪大了双眼。

 “还有,我也要给你同样的警告:别去惹他!千万千万别去惹他!”

 离出发仅只一个半钟头,比利和佑夫便回到了明山的别墅。

 客厅里,翁镇福和安得森、黑藤分坐两旁,韩山站在翁镇福后面,四人同时望着刚进门的比利和佑夫,翁镇福脸上有一份兴奋的期待。

 知道翁镇福不好意思先问,安得森遂代他问道:“怎么样,事情解决了马?”

 两人都没出声。

 安得森微感诧异。

 “怎么了?没找到人?”

 “找到了。”比利说。

 安得森点点头。“动过手了?”

 “没有。”

 “没有?”安得森诧声问:“为什么?”

 比利耸耸肩。“我还不想死。”这也没什么好丢脸的,谁不怕死?

 三个坐着的人都震惊地瞪着他,韩山也是。

 “你也没动手?”黑藤问佑夫。

 佑夫摇摇头。

 “为什么?”

 佑夫看向比利,于是仍然由比利回答黑藤。

 “是我阻止他动手的,他比我还年轻,应该比我更不想死。”

 对安得森和黑藤来说,这实在是个非常没面子的情况。口应允帮人家的忙,结果动手的人却跑回来说,因为他们怕死所以没动手。尤其在面对翁镇福猜疑的目光下,他们更是忍受不了。

 “佑夫,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黑藤质问道。

 “别怪他,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谁,问题是,我也不能告诉你们对方是谁。”

 比利状极无奈地说。“我只能说,那个人连海珊都会害怕。”

 说的也是,要是美国政府肯重金聘请世界上最厉害的杀手“鹰眼”去剌杀海珊,海珊绝对逃不了,真不知道美国政府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翁先生,他要我转告你,别去动那个社区的主意,别去惹他,否则他会来找你。”

 比利看了看安得森,就算是为了这次顺利的易,也为了没能帮成他的忙,他是该给翁镇福一点忠告,不管他有多讨厌他。

 “别让他来找你,翁先生,这是我衷心的劝告。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人,谁也惹不起他。离他远一点,事实上,是越远越好,能有多远就多远。如果你执意不愿意听我的劝告,那么你就要先把遗嘱写好,固执己见去招惹他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我相信在注定要损失的金钱和你的老命之间,你必定能很轻易的做出正确的选择才对。”
上章 地下情夫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