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门主 下章
第一章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王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离合,月有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名身材伟岸的男子,面无表情的踏出饭店大门口,他的身边跟着两名同样气势不凡的男子,其中一个冷着一张脸;另一个则脸笑意,极为不正经的向立于他们中间的男子调笑着。

 “哎呀!老大,你别这样好不好?好歹我们才刚谈成了一笔大买卖,你还要板着一张脸吗?”

 他边说边瞄着另一边的冷面男子。“拜托!我也只不过到南部几天而已,你就被那个棺材脸影响,一点笑容部不愿意给,该不会是求不吧?”

 只是,他们依然不理会他,迳门坐上停在饭店门门的车子。谢旭…“君门。”的左护法,人称[笑面虎“…急急忙忙上车紧靠着老大君魁星—君门的总主,傲视于全国帮派的年轻少主。

 君门,势力组织遍布全圃,而影响所及更让君魁星在全国的组织帮派中享有极崇高的地位。

 “老大,我知道这些天我不在,那个棺材脸一定没办法像我这样带着你四处去玩乐,所以你才会这么不

 别担心,我听说二门主所负责的大酒店里来了一个很出色的年轻小姐,我们就去那里看看好不好?听说那里有一些号称名花的女人,十分的够味,怎么样?”

 “好吧!”君魁星终于点头同意,让谢旭十分开心。

 “我不去。”祁琊突然开口。“要死了!”谢旭被吓了一跳,…很瞪了他一眼,一边拍着自己的口。

 “平常要你说话就不开口,现在突然开口想吓死人啊!”他不的抗议。

 祁琊并不理会他,只是别具深意的看了君魁星一眼,而君魁星当然立即明白他眼中的涵义。

 其实,有时候他觉得祁琊这个右护法行事比自己更是气、怪异,而他对女人甚至厌恶到了极点:女人对自己来说是可无之物,毕竟君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这个总主去处理,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拿来应付女人。

 可是祁琊就不一样,他简直把女人当成是多余且生活中绝不能忍受出现的脏东西般强加剔除。

 所以,现在还要他去会那些醉于追求金钱的贪婪女人,想来他更是无法接受!“你要去!『君魁星下命令。”因为我要去那里找魅星,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和我联络,甚至连君门的会议部没有回去参加,我怕他出了麻烦。

 “闻言,祁琊只是点点头,末再多置一词。只要是公事,不论去什么地方,他都不会拒绝的。

 “欢乐大酒店。”是大高雄地区规模最大、最有制度,而且生意最好的一间酒店。

 酒店里的小姐全部十分出色且年轻,因为小姐人数众多,所以就由妈妈桑负责每人带十位小姐,而光是妈妈桑就有五十位之乡,可见其规模之大!

 酒店里的小姐汰换率十分高,只要是年纪稍人或是表现不好,肯定无法在这里继续生存下去,不论是不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名花,都无法摆这残酷的命运!

 谢曼芊…花名芊芊,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进欢乐大酒店已经四年,店时间虽然不是很长,只是她已经二十八岁了;她那一组的小姐来来去去,到现在早已换了好些新面孔,而且个个年纪都此她小。

 在这个充斥着新人的冷酷世界里,就算长得再美丽,红牌地位依然会被年轻的女孩所取代;况且她的脾气又十分火爆、好打抱不平,只要是她看不过去的,绝对会替人出头,从未考虑过自己的能力,以前因为她是酒店的红牌,客人多少还会看在她的份上不予计较,只能在心底暗暗不:不过,随着新人的窜出头,她已是明黄花,除了一些年老的、较没有高消费能力的客人会让她坐台外,其他就是找她挡酒或是故意找她麻烦的。

 而在她这一组里,因她资历最久,会照顾姐妹们,所以大家都颇听她的话;酒店经理因为看在其他年轻小姐的面子,再加上幕后老板允许她继续做下去,所以才没有将她给辞掉。

 在所有的小姐里,就属萱萱…蓉蓉和她的感情最好,宛如亲姐妹般的情谊。

 萱萱和蓉蓉现在可说是酒店里的名花…台柱,有不少同业想挖她们过去,但都因为她的缘故而没有眺槽。

 所以酒店经理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她这种好替人打抱不平的个性继续在店里横行。

 虽然她的作为赢得不少小姐的好感,不过仍有少数几位小姐,总是会故意找她麻烦;就像现在,没有人点她坐台,因此她独坐在一旁饮酒,而芝芝和虹虹却靠着小有名气的气焰,存心要找她的碴,因为她们实在看不顺眼她已经是过气的小姐,还摆出一副大姐的姿态,并得到许多小姐的好感与信任。

 “哎呀!芊芊,你不是说你很会喝酒的吗?怎么才喝二瓶洋酒就不行了呢?”

 芝芝恶意的嘲笑她,看她已没有一开始那一干而尽的豪,便把顺手带来的酒搁放在桌上。

 谢曼芊只是冷笑一声,十分不屑的睨她一眼“别以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就可以要老娘,想要用混了十几种酒的东西来匡我?门都没有。”

 她突然动作快速的将酒洒向芝芝。“你自己先尝尝这种滋味好了。”她不甘被辱的自尊心强烈的涌现。

 芝芝只是微愣一下,随即扑向谢曼芊,两个女人顿时扭打成一团;而一旁的虹虹也趁势而上…

 这一团混乱让所有的人全部鼓噪了起来,引来酒店的女副理和酒保,以及萱萱和蓉蓉的关注。

 他们上前将三人拉开,女副理不由分说的就给了谢曼芊一巴掌。

 “又是你!你能不能稍微控制一下你的脾气?每天都闹事,我们还要不要做生意啊?”

 女副理十分不客气的教训她,因为她平常就很讨厌她;再者,又听说经理有意要升她做副理,顶替自己的位置。

 萱萱和蓉蓉很生气的替自己的好友说话:“又不是芊芊一个人的错。”

 “不是她的错,还会是谁的错?”谢曼芊和店里的小姐相处得比她好,也较她会处理事情,更十分维护小姐的福利,所以每个人都服她,这点让她十分的妒恨。

 “也不看看你自己这是什么样子?你还以为自己和以前一样的红吗?我呸!

 只不过是个过气的老人,还敢在这里惹事?也不掂掂自己的斤两,真不知道你用什么…”

 她的话还未说完,谢曼芊早已街上前去将她给撞倒,并回她一个巴掌。

 “去你的,老娘还得你来教训啊?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女副理不敌她的身手,赶紧向酒保求救;酒保连忙一把抓住她,女副理马上恶质的抓起桌上的酒瓶就往她的嘴里灌酒。

 萱萱见状想上前阻止,却被芝芝她们给挡住,场面更足一场混乱…女副理哈哈大笑。

 “喝!喝死你啊,人!”谢曼芊被灌得十分难受,却又无法挣脱。萱萱和蓉蓉心一急,再也顾不得形象的和芝芝她们扭打成一团,直到酒店里的保镖来分开她们。

 “老二,没想到在你的酒店里竟会发生这种事情,真是管理不周啊!”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语气中的不屑与寒意,让在场的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发声处,然后全都倒了一口气。

 只有被架着的谢曼芊还涨红若一张脸,不停的咳着,难受得说不出话来,自然没有那个心思去看到底是谁救了她。

 酒店经理睑十分难看的看着他们,而酒店的负责人—:君魅星睑上的表情则是极端冷酷,站在他身边的正是君门总主君魁星。

 君魁星在和君魅星商量事情时,早就透过监视器看到这一幕冲突发生的缘起,只是他没想到事态会愈演愈烈;而这个被灌酒、不服输的女子,竟意外的吸引住他的目光。

 她眼中那种淡然、仿佛看透人事的神情,丽的外表与豪不驯的表现,都让他耳目一新,他从未见过女人有像她这般大口干酒、豪气万千的气魄,就连打起架来也毫不逊

 [还不放开!“君魅星冷冷的开口。然而谢曼芊早已积了一肚子气,在酒保还未有所行动时,她已屈膝用力撞向他的下体,并握拳用力的一击,在他的眼眶留下瘀青,然后又闪电般的出手,将女副理手上的酒瓶抢过来,将酒淋洒向她们三个女人。

 瞬间,酒保倒地的哀号声与三个女人的尖叫声同时响起。

 “谢小姐,你玩够了吧?”君魅星冷言制止她。

 谢曼芊紧紧的抓住酒瓶,头脑晕眩的防卫着他,纵使她要倒下,也不能在众人的面前。

 萱萱则挡在她的面前急道:“老板,这并不是芊芊的错。”她坚定的护卫不让君魅星眯起眼看她。

 他记得她是在三个月前来酒店上班的,看来她十分的坚强,也很倔强,该死!

 更该死的是,他为什么要接手君门名下的这一事业,然后天天要面对一堆烦人的女人?真是自找罪受!

 他定上前,冲动的将她拉到自己的身侧“我们等一下再来好好的谈谈,你为什么不去坐台反而和人打架的事!”

 “我没有错!”萱萱—脸的不妥协,十分坚持地说。谢曼芊看好友被拉过上,马上高傲的抬起下巴。

 “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和她们两人没关系,如果你要我陪偿店里的损失,我没话说,你只要从我的薪水里扣除就可以,不过,我十分坚持要和那些人平均摊付赔偿费用。]她指着酒保和女副理她们。”不然,我连一都不付,你看着办好了!

 “她不驯的看着君魅星,尽管双眼布红丝却又高傲的走过他身边,身子略摇晃了下离去。

 蓉蓉担忧的想要扶她,却被她婉拒。

 “你回去陪客人,我没事的!”谢曼芊故作坚强的说道,并且极力抑制胃里直翻涌到喉间的酸

 可是,当她走过君魁早的身边时,却再也无法抑制的吐了他一身,并醉倒在他的怀中。

 霎时,众人的一片低呼声逸小口,而君魁星只是面无表情的一把抱起她,走向休息室。

 稍后,当君魅星走进休息室时,谢曼芊早已醉得不省人事。君魅星一派轻松自若的坐在君魁星对面,他冷眼看若大哥细心且带着体贴的动作,心中有所了解,不对这个女人令眼相看。

 “她叫什么名字?]君魁星眯起眼,细细打量着以他的腿当枕的女人,一张睑红通通地沉睡着,此时的她已没有了方才剽悍的气势,她的甜美睡颜反而勾起他心底的一丝爱怜。

 “大哥,看来她对你而言很特殊喔!”这倒稀奇,大哥虽然一向不排斥女人,但是对女人的兴趣只在于男女爱的追求;往往一夜过后,绝不会再有所留恋。

 他从不让女人在他的住处过夜,免得有人不识时务的想要上他,对女人的态度总是不耐烦的,因为他对事业的狂热与投入更甚于女人。

 “废话少说!”君魁星不悦的瞪了二弟一眼,知道自己的行为在一向与他亲近的兄弟眼中足极为不可思议的。

 以前,他那三个兄弟总以为他是为了他们而不结婚,后来他们才明白,是他自己没有那个念头;而他们的想法也是一样的,所以才没有再替他担心。

 “魅,她的名字?”他明确的要求答案。

 “谢曼芊!”君魅星直截了当的回答“大哥,如果你真的想要她,那你就带走好了,说真的,这个头痛人物好难处理。”

 “哦?”君魁星挑高眉看他“怎么说?”

 “她可是店里的麻烦人物呢!每天都会惹些事情,不是和店里的人吵架就是和客人吵架,我又不能辞退她,因为她会替店里的小姐解决问题,而且每个小姐都服她,我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君魅星有些无奈的说。

 而一想到刚才的画面,他只能苦笑,[前两年,她是店里红极一时的名花,可是现在她毕竟快三十岁,店里又有不少更年轻的小姐,所以她就只有服务一些老客人和替人挡挡酒。

 不过,每个人都对她处理纠纷的能力十分依赖。[提起这件事,他的苦笑更加深。

 “虽然她处理得不怎样,可是小姐们还是喜欢找她帮忙,因为她都会和她们站在同一阵线,自然更有向心力。

 我考虑过升她做副理,但是她那种大而化之又不够圆滑的态度,让我迟迟不敢做下决定;还有,她只要看到不平的事,不管对方有多大来头,一样把人家骂得拘血淋头。

 『君魁星嘴角略扬“看来,她还会制造麻烦的嘛!”[大哥,你要改变主义还来得及哦!『君魅星故意开玩笑的说着,但在看到大哥认真的神情时,才正经的说:“其实我也希望她能离这个圈子,她的个性冲动,说话又常不经过大脑,有一次还得罪一个有分量的大哥,要不是我出面摆平,她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赔。

 反正她的事说也说不完,若你有兴趣,我可以把她的资料全都传真给你。

 君魁星点点头后,问:“她这几年应该也存了下少钱,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他不能忍受一个自甘堕落的女人!君魅星为她解释着:“她是一个大学毕业生,顶着这个头街在店里确实赚了不少钱,只可惜,她的脾气火爆、又爱打抱个平,常常将钱赔给人家,要不然就是被她那个好赌的母亲给输光。她老妈三天两头就来店里拿钱,拿不到就闹事,比这女人更令人头痛。”

 “她是怎么来酒店上班的?”君魁星低头看了谢曼芊一眼。

 “我不是说过了吗?她老妈爱赌,就这样把自己女儿给睹上了。她刚大学毕业,就因为她老妈欠了一股债,为了不让她老妈被人砍死,她只好下海,是个十分坚强又勇敢的女人。”对他语气中的赞赏之意,君魁星显得有些不悦,因为他这个二弟眼高于顶,向来洁身自爱,十分尊重女人,不轻易对她们动怒!

 而且,除非经他认定,要不然他绝不会和女人有进一步的接触,这一点原则,他是十分坚持的,所以能让他欣赏的女人,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只不过,怀中这个女人是他君魁星的!

 相较于二弟对女人所抱持的严谨态度,三弟君魂星对女人则是有所选择的玩,只有两种女人他是不碰的,一种是千金小姐,一种是良家妇女。

 而小弟君晨星则是只要他看上的,或是女人看上他,他都来者不拒,风得很。

 值得庆幸的是,他虽担起君门的重责大任,不过,他的三个兄弟也都十分的帮忙,各自负责君门名下不同类型的事业,使得君门的声势益壮大,有着现今举足轻重的社会地位。

 而提到谢曼芊的母亲,却让君魅星想到另一个女人。看到君魅星突然黯然的神色,君魁星了然地道:“魅,忘了那个女人吧!”

 “我知道,我常提醒自己,别再被那种女人给骗了,就当作是一次数训!”

 君魅星淡然地说,语气中有着一丝伤痛。

 “那就好,只是我还是得劝你,一个不知道你的好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你留恋!”
上章 地下门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