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门主 下章
第四章
初尝情滋味的她,几乎要被他高超的技巧昏厌,全身都在渴求着,却不知自己到底在渴求些什么。

 而他如此恶地挑着她,让她再也无法思考,只能随着他而沉沦…直到她的处已是一片濡时,他才足的放过她,并且抬高自己的身子,让他早已肿而难受的男象徵,紧抵着她的口处磨蹭着。

 “芊芊…”他黯沉的眸子里有着难耐的火,声音更因情高张而沙哑:

 [告诉我,你要什么?“谢曼芊早已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我…我不知道,魁…思…”她难耐的紧抱着他。看着她脆弱、美丽而纯真的模样,君魁星笑了“说你要我,快说!”

 他的男故意对着她的口轻剌,惹得她漾…“哦…我…我要你…魁…要你…”她难以克制的希望他能够填补这不知从何而来的空虚。一听到她的回答,他早已蓄势待发的男马上就推挤入她的体内,在碰到阻碍时也毫不犹豫的一举穿破…

 她因为突来的疼痛而尖喊出声,同时身子一僵,指控的眼神直直的向他,泪水也滚下了面颊。

 “我不要,我不要了…放开我…]他迅速吻住她的,仍坚定的停留在她体内,并缓缓推入,直到完全进入她体内最深处才停住,他希望能让她适应他。

 而后,他咬着牙重的息,一只手探进两人的结合处拨她,时而轻、时而捏抚,使她抑制不住自己的扭动起来,

 直到此时,他在她温热而紧窒的甬道里的男才又开始律动起来。他从未取悦过任何女人,她是第一个;但这已是他的极限了,因为他快要因这种舒服的快而爆发强忍的望。

 “乖,忍着点…”他哑声贴着她的低语,随即重重的含住她的瓣,下身开始狂掹律动起来。

 “唔…嗯…”在他齿包覆下的红依然因他的冲剠而闷哼出声,她掹摇着身子,想抗拒这种冲剌着她地的疼痛,但他却丝毫不肯退缩。

 渐渐地,在疼痛之下竟有一种酥麻快意的愉窜升,而且酥麻感也越来越强烈,逐渐转变成一种令她微疼却又快意的舒服感受,这不可思议的感觉冲击着她,她开始心醉神起来…

 看到她令人爱恋的离表情,他随即松开她的,将他的舌往下栘去,跟着含住她的,另一手则不住的捏着,让她的呻一声比一声还要大、还要媚。

 他抬高她雪白的玉腿,一深一浅的送,埋首在她的房上烙下一个个深红的印记;聆听着一声声自她口中逸出的娇,他更足亢奋不已,更加猛烈的撞击着她。

 她不由自主地浑身发颤,强烈的偷袭来,她尝到了美妙的天堂滋味,不紧紧地攀附着他:在低吼声中,他用力的一顶,跟着释出了温热的体,洒向她体内深处…

 不知过了多久,待雨人的气息都调缓之后,君魁星翻身而起,却被谢曼芊一个用力反扑,形成他在下、她坐在他腹上的姿势,而且,她正脸怒火的瞪着他看。

 被这个情况搞得有些怔愕的君魁星,在看到她暧昧的坐姿时,突然放松了身子,拿着一张调笑的睑看她“怎么?这次你想主动吗?你不过才一次的经验而已,行吗?『

 谢曼芊闻言更是怒火高张,她不假思索的拿起一旁的松软枕头,往他的脸上打去,让原本调笑的脸孔变成惊愕。

 “你这个狼、大混蛋,竟敢占我的便宜,我打死你…”她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因为怒火而闪闪发亮的眸子和涨红的脸颊,此刻看起来显得十分的美丽。

 他一个快动作,反将她到自己的身下,因为他根本无法忍受她在他身上所引起的强烈反应,才刚占有她后,那种又想要再次占有她的望,正明显而坚硬的抵在她的柔软上,让他想要狠狠的再占有她一次。

 盛怒中的谢曼芊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只听到她惊呼一声后,反的将还抓在手上的枕头,用力的盖住他的脸,在他还来不及反应时,又用力的推开他,并动作迅速的跳下

 君魁星急忙推开枕头,想要一把拉住她却抓了个空,只来得及看到她在进浴室前的一个大鬼脸,她并駡了他一句鬼,才砰的一声将门用力关上,然后故意发出很大声的落锁声。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君魁星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兴味的笑,接着他大笑出声。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看着紧闭的浴室门,他出了猎捕的眼神,这个女人真的很有趣,她不只大胆的挑衅着他,还敢以就算连男人也不会有的勇气来挑战他。

 想想,所有人看到他时都是一副尊敬中带着七分惧意的神情,可是他从不曾在她的身上发现过这些,有的只是她真情的表现。

 他当然可以看出这是她的个性,但他真的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聪明。

 因为在酒店的复杂环境下,她尚能机智的保有自己的处子之身;她大可以选择沉沦,但她却执意要和命运抗争,这种特质和他好相似。

 他们都是不愿向命运低头的人!这点认知让他的心充了期待与莫名的欣。

 此时,听到浴室里传来她哼着不成调曲儿的歌声与水声,他的心微微一动,眼里闪烁着望的光芒,他站起身,从抽屉拿出一串钥匙,就往浴室走去。

 ----

 兀自沉醉于水花洒落在自己身上的舒畅感,谢曼芊根本就没有发现浴室门被轻轻的推开,而且,有一双炙热而充的眼眸正紧紧的锁住她赤的玉体,欣赏着她滑的身子。

 当她关上水笼头之际,突然一双结实的臂膀从她身后拥住她的小蛮,拉着她的身子往后靠。

 她吓了一大跳,尖叫出声,接着,她感到自己的雪背贴靠上一具赤的坚实膛,这情况更是让她尖叫连连…

 君魁星本来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谁知她的惊叫却差点震破他的耳膜,他连忙扳过她的身子,随即俯首,一下子就覆住她的

 他的手缓移上她的前,握住她一只椒,用力的着。仿佛还不够似的,他屈起拇指按着椒上的粉蓓蕾,逗得它又又硬,有若盛开的花朵般红。

 他的嘴从她的栘向她的颈项,又是咬又是啃的,烙下属于他的印记。

 不一会儿,看到她颈项与肌肤上全都留下他的杰作时,他的心既足又得意,再看到她因情而娇红的脸庞时,他深了一口气,再次攫取她口中的甜美。

 他的另一只手滑到了她微开的双腿之间,熟练地拨开覆在她私密处的发,找寻着隐藏其中的花核,并仲指恶大胆的着。

 “啊…”她的娇霎时盈一室,连原本她握在手中的莲蓬头,也因一波波的快袭来而渐松

 就在她快要松落之际,君魁星一把握住了它,连同她的手也一起握在他的大手中。

 他的嘴角突地扬起一抹笑,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快速的扭开水笼头开关,水瞬间由莲蓬头洒而出,他将它对准她的花冲击着…那股冲力撞击着她的私处,不让她吓了一大跳,直觉地想要反抗,但,他的大手却是稳稳的握住莲蓬头,怎样都不肯放开,甚至还更加掰开她的腿,让她的幽谷直接承受着那股巨大的水

 “不要…”她摇着头,想要躲避如此的事,却在渐渐感受到一股快时,转为呻

 突地,他放开莲蓬头,任它掉落在地,不顾那水柱正洒在两人的身上,将一长指深埋在她体内,感受到她女的幽正急速地收缩、搐着,也泌出了更多的汁。

 他的手劲不自觉地加强,并个停地加速手指的律动,在她紧窒的小着。

 “啊…嗯…”她双眼蒙,身体虚软的靠在他身上,要不是有他的支撑,只怕她早巳跌坐在地。

 想要她的望让他的下体更加的肿,在她还没有意识到之前,她已经被他推着背靠在浴室墙壁上;他抬起她的一条腿,将自己的硬推入她的体内,并且开始冲刺起来,

 她嘤咛了一声,随即大声的呻起来,她可以感受到他埋在她体内的巨大男正在狂肆的掠夺着,同时让她享受着肌与肌间亲密的摩擦快戚。

 她的柔软热温暖的包覆住他的硕大,感受着他每次进深处时的强烈快,他失魂的呻出声,在她身上得到前所未有的狂喜滋味,于是更在她体内狠狠的戳刺起来,享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快冲刷着他的感官。

 他觉得身上所有的血、所有的愉,全部透过两人的结合而引爆,蔓延至全身的每一部分;当他看到眼前晃动的房时,眼里进出更狂的炙热,不假思索地便张口攫住她的椒,大口而贪婪地着她感而娇柔的蓓蕾。

 “啊…”她纤细的双手紧紧的圈抱住他的脖子,嘴里逸出一声声的娇

 他的因她的回应而更加用力、凶掹,在最后的一击后,他将所有的望释放而出,她感到一股热进厂她的体内深处。

 顿时,重的息声回绕在浴室内,他的手臂紧紧环着她的身子,在息渐歇之后,他一把抱起她,让她趴在自己身前,他的男则还停留在她的体内。

 关上水龙头,他缓缓的步出浴室。当两人双双倒卧在上时,在谢曼芊抗议他太重的情况之下,变成她趴俯在他身上,形成十分煽情而又惑的姿势。

 君魁星因为她的动作而痛苦的呻出声,因为,他发现自己仍留在她体内的男在此刻又肿起来;正想要找个好姿势休息的谢曼芊也察觉了这一变化,因而她的眼睛大睁,脸上是一副无法置信的表情。

 “你…你…”她显然是被他快速觉醒的望给吓到了,第一次结巴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着他。

 这个女人对他身体的影响实在太大,他的脸上缓缓出一抹佞且自大的笑。

 “谁教你要动?不过,对于这种情况,我是不会拒绝的啦!”然后在她的惊叫声中,他又开始律动起来。

 [你…呃…『她原本想要抗议的话语,全都被他感戚的摆动打断,那股熟悉的快又开始在她体内窜,

 可恶!她原本是想要等到休息够了、养足了精神,才要找他好好算帐的,可是这个男人好像永远都不知道“足。”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竟然一而再、再而三,还不分时间、不分地点,抓着她就做,真是气死她了。

 只是,她的怒火根本还来不及传达至她的脑子,就被他所带来的阵阵愉给打散,消失无踪。

 她蒙的双眼里只有他,感官里充斥着他男的气味,所有的理智全都抛到一边,他的爱抚、他的占有占据了她的思想。

 看到她醉的模样,君魁星将手放在她的抚,催促着她动作。明白他的意思,她赧红了睑。刚开始她的动作还有些迟疑、生硬,后来竟渐渐的爱上了这种控制、驾驭,主导着他的感受。

 看到他随着她的摇摆而变化的表情,那感觉真是太了,这让她有一种畅意的快,一种不可一世的女王感受;她开始爱上和他绵,因为她发现,只有此时此刻她才能掌控他。

 看她很快的就进入情况,将他所有的感官全都掌握在自己手上,并且一脸的快意时,他深深的明白,这个女人真是和他不相上下,都喜欢主导权在握的感觉。

 他欣喜的看着她表情的转变,她的长发则随着她的摆动而划出各种美丽的弧度,然后散落在他的身上,掀起他另一波醉的快,敦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抚她的秀发,并在她刻意挑衅着他的忍耐力时,将她轻柔的拉到他的前,吻住她的

 就在她沉溺于这个热吻之际,她被翻转身子,平躺在他身下。这个姿势让她十分的不,她马上推着他,不悦的低嚷:“快点放我回原来的位置啦!”

 “不行!”带着隐忍的望而末得到纡解,要是再让她这样搞下去,他一定会先爆炸的,因此他不顾她的反对,开始在她体内掹烈的进出着。

 她的手用力挝打着他的肩膀“我不管,我要在上面,要不然我不要跟你做!”

 说完,她索一动也不动地躺平,根本就不理会他卖力的在她体内的律动,同时咬牙强忍住体内不断升起的一波又一波的愉。

 可恶!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她就是不动、不反应;看来他真的是遇到了强劲的对手,轻叹一口气,他只好再度改变两人的位置。

 这时,她又像是在骑马般,快乐地在他身上驰骋着。看到她脸上足的神情,他真的有些无奈,为什么这个女人就是无法像一般的女人那样柔顺,反而喜欢控制一切?而他为什么要让她为所为呢?

 来不及细想,一阵狂喜冲刷过全身,她的紧窒紧紧地裹住他的硬,快速的收缩着,这让他知道她已经达到了高;可是他还没有到达高,而她竟然就…不理会他,迳自在享受到高之后,趴伏在他的身上一动也不动。

 不一会儿,他竟听到她传来的轻浅呼吸声,那么的有规律,她…真的睡着了。

 这个事实直接撞进他的脑子里,引起他求不的身子轻颤不已,他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敢在足自己的望后就沉沉的睡去。

 霎时,怒气和火在织燃烧着,然后三贤吼叫响起:“谢曼芊!”

 “别吵!”她的手一挥,正好挥中他的脸颊。他那张原已布怒气的脸,霎时变成了黑脸!他再也顾不得一切,使劲的摇晃她的身子,一翻身,抬起她的腿圈绕在他劲实的上,狠狠的在她体内起来,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狠狠冲刺着,因为她真的惹恼了他!

 他笑着继续律动,直到他所有的精力和怒气全部在她的身上发完毕时,天早已大亮,而被他了一整夜的谢曼芒,已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

 当她发觉君魁星还赖在她身上时,她用尽最后一丝的力气将他推到一旁去,语气不耐的低吼:“别来烦我,我要睡觉了,等我睡醒再来找你算帐!”

 听到她的话,他有些错愕,看来这—整夜的“教训。”好像还驯服不了她。

 看着她不雅的将一只腿横跨在棉被上,并且还用双手紧抱着枕头,睡得十分香甜,让他不希望自己就是那个枕头!看她累成这样,对于她的出言不逊,他决定先饶过她这一回!不过,他倒要看看,她清醒后要怎么和他算帐!

 他笑着穿上衣服,然后快步走了出去,要是他继续待在那里,她可能三天三夜都别想下了!

 身边的左右护法全都被君魁星派到外地去出任务,可是有些事情还是得做,他们不在,只好由他这个总主亲自出马。
上章 地下门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