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门主 下章
第五章
原本祁琊定负责君门内部的秩序与帮规的执行,以及和帮派之间的谈判、解决纠纷等;谢旭则是负责君门合法的财团企业的营运。

 此刻这一切工作全都落在他身上,谁教他要将两个人全部派出去呢?现在,他白天是君门集团高高在上的总裁;在夜晚,他则为君门的地下总主,应付着黑道层出不穷的纠葛、纷争。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大坏。白天他还可以忍受到公司去开会或定批阅文件,但晚上时可就伤脑筋了,他去处理黑道纠纷时,总不能带着她一起去吧!

 唉!好不容易把她给吃了,就该趁着一个名叫谢旭的大电灯泡在场时,好好的把握和她玩亲亲的良机,但现在…看着眼前这堆积如山、有待批阅的公文,他就十分郁卒。

 看来,他得找一个替死鬼来替他做这些事,只是该找哪个兄弟呢?正当他在苦思之际,突然,一道细微的声响让他提高了警觉,严厉的眼光倏地扫向门口,他看到一颗小小的头颅正从打开的门中钻了进来,一双灵动光亮的眼睛对上了他的眼。

 “进来吧!”除了她以外,谁还能有这样灵活灵现的眼睛呢?谢曼芊吐了吐舌头,然后才将门大大的打开,走了进去“被你发现了。”只见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上衣,选出她人的小蛮,下身则穿着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蓝色牛仔短;他看着那条短而皱起眉头,因为它短到只能包覆着她的俏出一双修长而洁白的美腿。

 她那如雪般白剔透的肌肤刺着他的感官神经,让他好想要上前碰触,他还记得自己抚触着她如丝般光滑的肌肤是一种多么舒服的感觉。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他咽一口口水,看到她那双眼睛正忙碌的四处打量着。

 他看了一眼手表,才发现自己已经在书房里待了一整天。

 “现在已经是晚餐时间,难道你都不会饿吗?”谢曼丰对于他还窝在书房里十分的不

 “真难得,你还会关心我的肚子饿不饿。”谢曼芊十分不屑的轻哼一声“谁管你的死活啊!是你害得我睡到刚刚才起的,我的早餐、中餐、点心全部没着落,现在是晚餐时间,你竟然还坐在这里,完全不顾我的死活。”她十分凶恶的对他大吼大叫,彻底表现出她的不

 看到她这副样子,君魁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听到他的笑声,谢曼芊有些愣住,她没想到他竟会是一副笑不可抑的样子,和他平时的严肃样子真的有很大的差别。

 因此她一时忘了饥饿,好奇的走上前去打量着他的笑脸。看到她古怪的样子,君魁星倏地止住笑“你在看什么?”只见谢曼芊摇头晃脑的对着他左瞧右看,似乎在研究什么似的,令他有些不悦。

 “哇!真不简单耶!咦?嗯…”谢曼芊一下子惊叹、一下子瞪大眼睛,像是瞧着稀有动物般的看着他,然后又是一脸好像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奇神情。

 她脸上千万变化的丰富表情却让君魁星感到纳闷与不悦,他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女人的观赏物了。

 他忍不住低吼一声:“你到底在看什么?”他轻拍了桌子一下,吓得谢曼芊掹地退后一步,然后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口。

 君魁星对她的动作显得十分不,眉头蹙得更紧。

 “哎呀!你想吓死人啊,干嘛突然这么大声?”她有些不悦的埋怨。

 “因为我想知道,你该死的到底在看什么?”他咬牙切齿地说。和这个女人说话,显然得要有圣人般的脾气,否则一定会被她活活的气死,他问了那么久,她竟然到现在还没给他一个答案!

 这时,他的问话才正式传进她的脑袋里,她马上出一个抚媚的笑“看你帅,行不行?”

 她的答案让他质疑的拱起一边的眉毛看着她“我长得帅这一点根本是毋庸置疑,我不相信你在一开始看到我时能无动于衷,反而现在才来欣赏我的外表,这不是太矛盾了?”

 谢曼芊马上嘿嘿笑了两声“其实我是在看你刚才的笑容,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呢,不过,才那么一下子就消失了。

 所以我又发现,你一副横眉竖眼的样子,看起来好老,因此我觉得你不应该那么的严肃。”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不变,她马上又说:“当然啦,这只是我第一个人的建议,要不要听随你!不过,我真的觉得你笑起来比较好看,也比较不会那么可怕,我…”

 她转头不看君魁星,然后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堆。她聒噪的声音一直在他的耳旁响个不停,丝毫不见停止的迹象,君魁星开始头痛起来,脸色也愈来愈难看,可是谢曼芊完全没有发觉地继续她的长篇大论。

 突然一声暴怒响起:“够了!我已经知道你的答案,你可以住口了。”谢曼芊先是愣住了口,小一会儿,她又说:“对不起,我忘了该给你发言的机会,不过,既然你现在说完了、那换我继续说。

 我跟你说,基本上,我觉得你在外而因为要维持你的威严,当然要表情严肃一点;可是在我的面前,你可不可以常常笑给我看啊?因为我真的很太阳看到一张严肃的脸,那种感觉很不好;而且,如果我半夜醒来看到那样的睑,相信我睡觉的情绪会变得十分的坏,而当我的情绪不好时,脾气就会变得很…”

 “闭嘴!”君魁星已经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的太阳痛得厉害。魅星只告诉他,她是一个坏脾气又冲动的女人,可是为什么没有告诉他,她也是一个多话的女人?

 他真的无法忍受一个聒噪的女人待在他的身边,那简直是折磨自己;无奈的是,就算他无法容忍,他也不想放她走。

 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厉声喝止她,就不知这方法的效果如何。谢曼芊不服气地说:“你怎么可以动不动就叫我闭嘴?你真的很不尊重我们女,告诉你…”看她仍滔滔不绝的说着,完全对他的严厉制止置若罔闻,他更是头痛的看着她那张一开一合的红,倏地灵光一闪,他出一抹得意的笑。

 在她还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之下,他快速的移到她身前,随即迫不及待的吻上她的,并趁着她张嘴说话的机会将舌探入她的口中,彻底汲取着她嘴内的甜美。

 因为他突如其来的热吻,谢曼芊中断说话,—下子就沉溺在他的热吻中。

 君魁星的原意只是要制止她继续待自己的耳朵而已,没想到却得到热情的反应,让他的血瞬间逆,全集中在他最感、反应最立即的下体上,他的起大胆的抵住她的小腹,让她明白他最深切的渴望。

 他一把将她抱上那张大大的书桌上,并将她身下所有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此时他亟释放他的望。

 他动作快速的下她身上所有的衣服,并出自己早已发的望,十分亲昵的在她的大腿上摩挲着。

 在看到她的玉肌时,他早已迫不及待的伸出温热的舌头,狂炙的侵上她的椒舐着尖,并且绕着它一圈圈的细吻、嚿咬着。

 一波接着一波的快,炽热而狂烈…当他的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吻时,她不自觉地弓起身子,合着他的索求。

 他的大手往下探去,捧高她的粉舌滑向她的腿窝处,细细的品尝着,每寸都留下他热的痕迹,为她的感官带来强烈的酥麻感。

 “啊…”她忍不住将头向后仰,享受着他的挑逗所带来的快。他的舌尖抵触着她私密处上的小核,逗得她浑身一阵战栗;他犹不足的将嘴对准她燠热濡的花,轻轻的吹着气,待她燥热虽耐时,却又改以修长的食指,使坏地探人她的密起来…

 “啊…不要…我…不要…『她难受得想要摆他,可是那难以控制的愉却又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上前。

 这种拒还的心态,教她十分的矛盾。他更加进一步的伸手拨开她私密处的瑰瓣,舌头吻着如珍珠般的小核,接着又移向她的口处,若她滴的爱…看到她一脸的不足,他才将自己硕大的硬轻触着她的口磨蹭,却一直不进入。

 捺不住他的折磨,她的下体是一阵快过—阵的剧烈紧缩,一种难以言喻的饥渴翻搅着她,教她终于明白门己的矛盾心理,渴望他能占有她。

 只是他依然在她的门处徘徊、勾摩,就是不肯进入。她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空虚的焦躁感,她大胆的伸出手,一把就握住他的硕大并摩挲着。

 她的主动着实让君魁星吓了一跳,他发现握住自己的小手竟手忙脚时拉着它想要进入她的口,却迟迟无法成功,搞得他也十分难受。

 其实,在她的小手握住他的一刹那,要不是他极力隐忍住,只怕早就在她的手上。

 为了不让自己出糗,他只好将自己的大手覆盖上她的小手,引导她将他的硕大探人她的口,跟着才拉开她的手,起…背将自己肿的男推入她的体内最深处。

 “啊…”这种突来的充实而的快,让她放至极的叫出声。他抬高她的一双腿,使它们在他的上,捧起她的俏,开始在她的花中狂掹的着。

 愉的痉挛冲刷着她的全身,她炽热而情地回应他,并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

 在他一阵狂野的冲剌、撞击下,一股热在两人合处泻而出…君魁星支着下巴笑看着,欣赏的目光没有稍离正在他眼前狼虎咽的大啖食物、连抬头时间也没有的谢曼芊,直到她盘中的食物只剩下一点点时,她总算拾起头,可是一双灵眸却直盯着君魁星面前还有半的烩饭。

 “魁星。”她突然温柔的叫着他。君魁星不免有些讶异,不过,当他看到她的眼神一直专注的看着他眼前的烩饭时,心中已明白她的企图。

 “做什么?”他呵笑的问道。“我看你从刚刚到现在也没吃多少东西,只是一直盯着我看,你是不是不想吃了?”

 她小心翼翼地试探的问着,毕竟她是有求于他嘛!君魁星只是将笑隐忍在心底,她脸上那么明显的渴望,他还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吗?“你还要吃?”

 “这个嘛…”她干笑的看着他“我知道刚才陈嫂盛了一大盘的烩饭给你,所以你吃不下也是理所当然的,看你这样子好像已经吃不下,我想…”

 “如果我吃不完的话,陈嫂会帮我处理掉的。”

 “那多可惜啊!『谢曼芊的眼睛仍直盯着那盘食物,宛如看到上好的猎物般,死都不肯移动分毫,她的口水都快要滴下来了。

 “那你有什么建议呢?”他一本正经的问她,其实暗笑在心底。

 “这很简单!反正我还可以吃得下,就别浪费这么好吃的东西,干脆让我吃不就得了!”

 她总算说出自己心中的渴望。君魁星挑眉看着她“让你吃?不会吧?虽然我的是这么大一盘,可是我记得你刚才好像抗议得很大声,所以陈嫂也把你的分量盛得和我一样多喔!”

 “可是做人不能浪费食物,否则会遭天谴的,而且下辈子还会没饭吃呢!我是在替你的未来打算,你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感激啊?”她十分理直气壮的说着。君魁星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但我总不能让你这样『牺牲』自己的肚皮,要是你涨破了肚皮,那我可是会心疼的。”

 [不会、不会,我没有问题的。“她的手就要伸向他的盘子时,却被他在半途中给抓住。[不行!“他继续逗着她。”你看你把自己的食物全部吃光,而我是一个大男人,竟然还输给你,我真是觉得自己太不应该了,所以不管怎样,我还是应该把它吃完才对。

 “当他拿起汤匙正要舀烩饭时,随即被她如闪电般出手的动作给阻止,盘子一下子就放在她的面前,她毫下客气的吃了起来,一边还生气的骂他:“你这个人真烦耶!我会这么饿还不都是你害的,多吃—点你也要罗唆,真是…嗯,好吃…]她已完全被食物的美味吸引住,根本就懒得再和他多说什么!

 看到她吃得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君魁星的心情十分愉快,他喜欢看到她这种表情,也很骄傲这是他带给她的,虽然不是出自他本身,却也是他所供给的!

 当她终于吃时,看到他脸上的笑脸,突然感到十分的碍眼“喂!你干嘛出那种白痴的笑脸?”她的精神恢复了。君魁星脸上的笑容敛去,她竟敢骂他白痴?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喂!不会吧?我这样说你,你就变脸了?还真是没有风度耶!“她怎么会和这种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上啊?真是没眼光。

 她嫌恶的目光起君魁星心中的无明怒火,他不怒反笑,让你看起来颇觉得诡异,也让谢曼芊的警觉心突然升高;虽然她的个性大胆、冲动,向来心直口快,但那并不代表她不懂得察言觊,不会观察四周的气氛改变。

 她不是那种又笨又迟钝的女人,所以她连忙站起来,陪着一张笑脸看着他“哈哈!我现在吃得好,应该起来散散步,我…”

 看着他愈来愈阴沉的脸,她说得更快:“我先出去四处走走。”她转过身才想快步离开时,却被移动十分迅速的君魁星一把握住她的小蛮,虽然不是很用力,不过那力道刚好控制住她想要逃脱的身体,让她动弹不得。

 他的嘴角出一抹诡异的淡笑“也好,反正这个地方你也还没有逛过,我就带你四处走走,顺便介绍一下。”她的手放在他箝制住她部的大手,试图想要掰开它,并干笑着抬头看向他那张真的变得十分难看的脸:心底总觉得的。

 “不必了,反正你还有很多事要办,我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呢?“没有关系,为了好好的『招待』你,那些事都可以先搁在一旁。”

 他皮笑不笑的加重语气强调着。好恐怖喔!谢曼芊在心底暗叫糟,她可以想见他的招待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她只想赶快离开他的怀抱,可那只牢牢握住她部的强劲大手,怎样都不肯松开,她只能在心中替自己哀悼,任由他拉着她离开饭厅。

 当他们走至中庭时,突然传来十分凶猛的汪汪怒吼声,谢曼芊动作快速的转过头去,霎时倒了一口气,害怕的直往君魁星的怀里钻,因为她看到了她生平所见最壮硕又高大的大狼狗,而且有四只之多,全部围绕在他们的身边。

 最可伯的是,它们仿佛当她是敌人般,不只对她吠叫不停,还想要上前咬她!

 唉!她平时就很怕狗,更遑论这种凶恶的大狼狗!“走开,走开啦!”她挥着手,想要赶走它们,谁知她的动作反而让它们更加凶恶的欺近她,让她吓得不顾一切的攀到君魁星身上,并且牢牢的抱住他的脖子,怎么都不肯放开。

 “芊芊,别那么激动,你想勒死我吗?”君魁星脸色有些涨红的掰开她的手。

 可是谢曼芊随即又紧攀住他的肩膀,死都不肯放开!君魁星突然出一抹诡异的淡笑“芊芊,你想不想要它们走开?”谢曼芊早就吓得失去了神智,一听到“要它们走开。”

 这几个字,她连忙直点头。“废话!我当然要它们走开,这是你的狗耶,你不叫它们走,难不成还要我叫它们走吗?”

 她狠狠的瞪着他,由于他的提醒,她才想起这栋房子的主人是他,理所当然得由他来为她驱走它们。

 君魁星缓缓的绽开一抹得意的笑。“既然你也有这项认知,那么我要你把刚才那句话收回去,并且向我道歉,这样我才把拘赶走,否则…”

 谢曼芊这才知道原来这都是他的计画,她的怒气上扬,下巴高高的仰起“否则怎样?我就是要黏在你的身上,如果你不嫌累的话,我也无所谓啊!”一知道这是他的计谋,她反而不急着要他把拘赶走。谁知君魁星又出自信的笑容,这让谢曼芊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上章 地下门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