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门主 下章
第六章
果然!君魁星讪笑道:“既然你觉得无所谓,那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和这些狼狗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它们都十分喜欢和我玩乐,也十分的热情,如果我要它也亲亲我的女人,它们应该会很乐意这么做的。”闻言,谢曼芋大惊失的看着他“喂,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坏!你自己咬人家不够,竟然还想叫你的…来咬我?]

 他故做无辜地道:“我哪有叫它们咬你?我不是说过了吗?它们都喜欢在我的身上撒骄,玩乐,如果你一直巴在我身上,它们当然也会想和你挤啊!如果你被它们当成情敌或者眼中钉,我可不能保证你的后果哦!]

 看着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也只给予汕笑,谁教她竟敢骂他白痴,他怎样都不会放过她的。

 除非…[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我之前的条件?]看她还一副誓死顽强抵抗的样子,他连忙打手势,示意那些狼狗再靠近一些。

 谢曼芊一发现那些狼狗的举动,连忙吓的口而出“[好拉,对不起,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要骂你的。

 ]她频频求饶,吓的皮疙瘩全都窜出来了。[那…你以后绝不可以再骂我,也不可以对我不尊重,知道吗?]

 [好拉,好拉!我全都答应你拉!]她都快哭出来了,感觉有的东西正贴在她的小腿肚上,让她感到好恶心,好可怕。

 君魁星出满意的笑,眼底闪过一抹得逞的光芒,虽然用这种方式有些卑鄙,但是对付她这种诡计多端又大胆冲动,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不耍些手段的话只怕他就得一辈子栽在她的手上。

 I而且,她那火爆的个性肯定会一发不可收拾,如此一来,君门岂不是每天都要飞狗跳、不得安宁了?为了他自己,也为了他那群兄弟,他得制住她才行!

 “还有,如果以后你再犯,那你要怎么做?]“顶多再说句对不起啰!”

 “不行!”7Enx1qchbYDKnfAVBLYO“那…”突然,那令人不自在的发再次贴上了她的腿,吓得她马上将双腿放上他的

 “我就随你处置啦!]好可恶!她现在才发觉他是一个极端可怕的男人。

 达到目的的君魁星不再矫情的朗笑,一个手势,那些狼狗全部走了。

 “这可是你说的。”看到害伯的东西全部消失了,谢曼芊这才滑下他的身子“我说的就我说的,那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不以为然的轻哼,才刚举步离开,部马上又被他—把搂住;他附在她耳边,恶的对她提醒着“别忘了,随我处置的意思很广,当然也包括你的身体喔。”他享受着她柔软的身子在他怀中的那种舒服的感受。

 只要一靠近她、一抱着她,闻着她身上自然散发的幽香,他的鼠蹊部就会窜过一股热,他的男瞬间就变得又又痛,直有一股想埋人她体内的冲动,让他一直不愿放她走。

 他想知道为什么她能挑起他如此大的反应?从来没有任何女人能做到的事,她却轻而易举的做到。

 她不只能快速挑起他的望与冲动,更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挑起他的脾气,让他一再的失去自制、怒气冲天,却又能很快的消降他的火气。

 这种反常的现象,软他一向不起波澜的心微微震动!“大狼!”她的脸颊不受控制的晕红,斥骂着他。

 “嗯?你刚刚才答应我什么?现在竟然马上就犯。”他的声音冰冷而具威胁,但他的心里也十分的明白,她的个性一向如此,绝对很快就会再犯的,所以他才会要计谋要她答应任他处置。

 反正她每骂他一句,他就可以多和她温存一次,何乐而不为呢?其实她骂他,他根本就不痛不,只要能拐她上就成了。

 谢曼芊马上不客气的反击道:“我又没犯,是你自己说我若是骂你,便任由你处置的:可是这大狼根本就不是在骂你,因为那本来就是你的本,而且我觉得我形容得十分贴切。

 这既然是事实,怎么可能会是骂你呢?]趁他微松开手之际,她跳离开他,并回头对他做了个大鬼脸后,随即向后院跑过去。

 君魁星笑了起来“好,你这可恶的女人,最好别让我捉到,要不然你就玩完了!”

 他警告威胁着她,并且追了上去。这种轻松追人的乐趣,让他感到好新鲜、好有趣,更是放不开他的猎物。

 谢曼芊跑得好累,才跑没多久,她就发现君魁星只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因为有好几次他明明可以捉到她,可是却都故意放水,只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追着她,似乎在享受着逗她的美好滋味。

 君魁星—向都有在健身房运动的习惯,再加上他本身习武,功夫底子十分的好,所以跑这短短的路途对他来说,根本是轻松简单的一件事,他不但气不,也没有半滴汗。

 J反观谢曼芊,她不但气吁吁、汗浃背,连双腿都虚软得快跑不动。

 看到君魁星轻松的样子,她突然觉得好气,遂停下脚步,索趴在一棵壮的树干上,闭上眼睛休息,也不管他会不会追上来了。

 当他强壮的身体在她的背上时,一股男熟悉的感味道马上窜入她的口鼻。

 “怎么?跑这样就不行啦?]“你管我!”她十分不能平衡他的体力竟然这么好,跑这么一段,他的气息丝毫不见紊乱“别靠在人家身上,垂死了!”

 “可是我不想离开,我比较喜欢这样靠着你。”君魁星将她柔软的身子抱个怀,嗅闻着她微沁着馨香的女幽香。但是我不喜欢!趴在树干上的谢曼芊在心中不的想着,但她没有开口反驳,因为她实在累得没有力气再和他废话下去。

 见她没有说话,君魁星满意这样安静的她,他可以细细的品尝这种相依偎的感觉,足中又带点车幅,他喜欢极了。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不安分起来。因为他发现只是这样单纯的贴靠着她,就让他浑身火热。

 毫不迟疑的,他的指尖伸入她微启的瓣,反覆进出探刺,搅她的舌,勾引她的回应。

 谢曼芊吓了一大跳,他就这么大剌剌的爱抚起她,而她该死的居然马上有了反应。

 她细细过探入口中的手指,给子热情的回应。须臾,温热的掌心滑过她细致的肌肤,熨烫着她冰凉的皮肤,往下游走到她柔软的,顺势挤抚摸…

 然后他以极短的时间,褪下两人的夹服,裎相对。接着他单膝在她跟前跪下,手指摩挲着她浑圆的俏,一圈又一圈,然后在她上印下一吻。

 她全身一抖,他更放肆地用手在她白的大腿内侧游走,引发她一连串的颤抖…

 “不…不行啦…]大白天的,而且又在室外这种随时会有人经过的地方,谢曼芊对他的大胆是拒还

 他知道她的想法,于是站了起来,接着迅雷不及掩耳地从后方进她的身子,火热的坚瞬间贯穿了她…她愈是排拒的地方,他愈是要在这儿得到她,而且他相信没有人会打搅他们的。

 他一手握住她的一只房,一手大胆的游栘而下,触摸两人结合的地方…她在他的冲刺下颤动、叫喊,疯狂地向后拱向他,背后的每一寸肌肤都感受到他强壮身躯的紧绷,那有力的躯体抵住她,在她身上肆着,愈来愈凶猛的力量灌入她的体内,累积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快

 她耳中听见他的低吼声,而后强大的悸动在她体内爆发,在他最后一记的冲刺后,他已抵住她体内最柔的深处,而后释放出灼热的种子,注她的体内…

 巨大的愉余韵依然在她体内回着,使她闭上眼睛细细的品味,双腿虚软的她无力的倒人他的怀中。

 君魁星抱着她,细心的将他们刚才在匆促之间所下的衣物铺在草地上,跟着将她放在衣物上,极其珍宠的将她拥人怀中,细细的欣赏着她脸上因爱过后所呈现的醉人佣懒与娇媚。

 忍不住心中的悸动,他再次低下头来,眷恋的在她的上吻了又吻,丝毫不肯梢离,将她原本已红肿的瓣啄吻得更加肿

 他的一只手早已不安分的爬上她如丝般的大腿间,在她的隐密处温柔而狂野地抚,用指尖夹住幽谷上的花心,以一种规律的速度着,燃起她更高张的情…i

 随着他指尖一次又一次挑的动作,她的呼吸变得愈来愈急促,可是她的理智没有忘却主导对方时的那种优越感,所以当他沉醉于挑逗她时,冷不防地,她用力将他推开,以毫不知羞的姿势跨坐在他的腹部上,双手狂地抚上他前的肌肤,大胆地逗着他坚实而小的头…“你…”他有些惊讶她的大胆。她十分神气的拾起高傲的下巴“刚才是你主动的,现在该换我主导,这样才公平!”

 她一宣示完,马上低下头,、舌并用的一圈圈绕吾他的舐,直到它变得立后,她的又顺势向下滑…

 一路来到他的下腹,不见迟疑,她的双手随即握住他的男。一感受到掌下的滑热,她毫不犹豫的伸出丁香小舌,着那火热而坚的巨大,继而将它含入口中,在她的齿之间进出、吻着。

 他呻一声,对于她折磨人的举动,只能将双手紧握成拳,颈问的青筋暴凸,彷佛承受极大的痛苦般。

 当她想退出这游戏时,才发现他紧握成拳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箝制住她的头,让她只能跟着他的动作,让他的男入她的喉内,并无法克制地在她口里愈来愈快的进出;良久之后,他突然直身子,向上一顶,大吼一声后,在她口中出白色的热

 热烫的汁窜进她的口鼻,让她掹地一阵咳嗽。他心疼地拉起她,温柔的替她拭去上的体,然后翻身将她在身下,佞地对她一笑,看着她火红的脸颊,低语道:“换我来足你了。”话一落,他伸指入她的处,开始在她体内着,低下头想要吻住她的,却被她推开,他也不以为意地将目标改吻向她的之间…她却很不高兴的一把抓住他的头发,让他看着她“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说过我要在上面的,你干嘛每次都把我在下面?我不要!”

 随着一个快速的转身,他让她趴伏在他身上“这样总可以了吧?”可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已抬头吻住她开启的,他的火热同时向上顶入她的体内,随即缓缓而又持续地律动着…

 谢曼平原本还想要抗议,可定他高超的接吻技巧、爱抚与火热的接触,早已让她的头脑失去运作的能力,什么都无法想,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嗯…”她的娇声却是一声紧接着一声的逸出口…谢曼芊被君魁星抱回房间的上,不一会儿的工夫,她气吁吁地抱怨:“碰上你,我真的会死掉!”君魁星双臂紧紧的拥着她柔软幽香的身躯,淡笑着抚摸她的长发“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是一只贪得无厌的大狼!”她狠瞪了他一眼“自从你拉我上后,除了吃,就是上运动。

 下午我们才吃饭而已,你就和我做了好几次:然后在上,你又连做了三次,现在已经晚上十点,你还死抱着我不放,你想累死我啊?”

 她十分不,这个男人怎么精力那么旺盛啊?君魁星只是笑着轻打了下她的脸颊“别说得那么难听,什么累死你?你该庆幸你的男人是一个可以随时带给你『福』的男人才对!]“狗!我才不要。”她十分不客气的推着他“你再不节制一点,等到你竭弹尽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你拍拍手,还要开香槟庆祝,并且外加放鞭炮。

 ]君魁星只是笑着她的发“唉!我怎么会有你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啊?亏我这么的『照顾』你,无时无刻的在贡献我的精力,好让你得到福,每天都过得那么『足』,你还这么没良心的说出这种话。”[才怪!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的幅呢?“她十分不以为然的嗤之以鼻。

 [哈…“君魁星终于忍不住的大笑出声。这些天和她相处以来,他的笑容可是比他执掌君门这几年加起来还多,她真是一个可爱的女人。

 君魁星看着秘书又将一堆文件捧进办公室时,他的脸色愈来愈难看。今天一早,他醒来时看见了谢曼芊的脸上已出现了黑眼圈,他决定让她好好的休息一天,所以才会到公司来,免得待在家里又会受到她的影响,二话不说的又想将她拖上

 她对他的影响真的是愈来愈大。他以为公文应该不会太多,谁知道那该死的谢旭,竟然有三个月都没有进公司批阅文件,而且还代秘书,等他这个总裁进公司时,就将公文一并交给他处理,真是…

 再看到秘书又抱着一大叠的文件放在桌上时,君魁星心底的怒气升到最高点,整张俊脸都气黑了,他阴沉的问着:“还有吗?”

 林秘书一看到老板变脸,马上说道:“总裁,这些都是最急件,请你签一签,至于外面那些,可以等到总经理回来再处理。”

 “哦?是吗?”君魁星的嘴角突然浮现一抹不怀好意的淡笑“林秘书,你觉不觉得你现在应该把这两、三堆的文件拿回去,好好的看清楚,究竟哪些才是急件?剩下的就等你那位全能的总经理回来,再交给他处理;否则,事情太少的话,他回来可能不会很高兴的。”听到总裁这么说,林秘书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总经理要走以前,还很得意洋洋的告诉她,这三个月的公文就交给他那位万能的总裁,让他有些事情可做。

 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她这个秘书的工作不好做,不过,总裁毕竟比总经理还大。

 “总裁,如果我帮你这个忙,那总经理…”她试探的问着。听到她的话,君魁星突然有一个想法闪过脑际。

 他缓缓的绽出一抹阴谋似的笑容“林秘书,我知道你待在总经理的身边工作十分辛苦,这样吧,这些天你只要和我好好的配合,在不损及公司利益的情况下,我就让你在总经理回来前放你一个星期的假,而且我还会保障你的工作,并加你的薪。你觉得我提的这个条件好不好?”林秘书连忙笑着点头“没问题,毕竟在这个公司里,总裁是最大的!”

 君魁星满意的点头“很好,林秘书,你未来的前途会很光明!”“那…我马上把这些文件带出去重新整理,再请总裁定夺。”
上章 地下门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