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门主 下章
第八章
谢曼柔走后,君魁星随即打了一通电话,十分神秘的代一些事情后便挂断。

 他的角扬起一抹残酷的笑,然后才走上楼去。当他走进房间,来到谢曼芊的面前时,她都未曾发觉他的出现。

 谢曼丰坐在边,低头数着一张张的千元大钞、百元钞等,泪水无声的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滴在她的手背、钞票上。

 君魁星蹲下身子,心疼的将她的手包在自己的大手里,她这才拾起头来看着他。

 “芊芊,别数了,把这些钱都收起来吧!”听到他的话,谢曼丰马上瞪着他看“我妈呢?”

 “走了。”“她走了?”她的眼睛蓦地睁大,布了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她…”

 她突然挣脱他的束缚“是你把钱给了她,对不对?”君魁星点点头“让她走了也好,我不想让她继续待下来伤害你。”

 “伤害我?”她用力的推开他,站了起来“哈…”她纵声狂笑着,笑得眼泪都溢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凄然。

 “从我明白她是真的讨厌我的那一刻起,她对我的伤害根本就不算什么,我已经习惯了,可是…”

 她突然愤恨的看着他“你这么做才是真的伤害我!我不要你替我出钱,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是你包养的女人,我也不要做这种女人。

 我自己有钱,可以独立自主,我根本不希罕你的钱。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就好象是在提醒我,我是一个为了钱和男人上的下女人,这才是我无法忍受的事。”她好伤心、好难过:心痛得好苦,没想到自己在他的心中竟然只是一个伴,一个可以用钱收买的女人,她不要!

 在他的面前,她一向自傲,和他平起平坐,是因为她骄傲于自己和他的关系并非建立在金钱之上。

 可是现在他把钱拿给了她母亲,那一切的意义都不相同了。君魁星察觉出她的个对劲,连忙上前拥着她,不顾她的挣扎“芊芊,芊芊!”

 “别这样,我从来都没有那样想过,也没有看轻你的意思。在我的眼里,你不是这样的女人,我也不准你这么说自己。”

 “但这是事实!别忘了,我是酒店里的陪酒女人,我的出身一点都不清高,而且还十分低;现在我妈来向我要钱,而你却给了她,就等于我是真的被你包养下来一样,我…”

 她十分自卑的说着,想起自己的出身和母亲刚才的态度,她告诉自己,她该清醒了!

 一开始的坚持、一开始的自傲与对峙都是错的,全是奢想:像她这样出身的女人,一辈子都不会有幸福可言,也永远不会有男人愿意爱她,甚至娶她。

 她的梦想只是想要有一个平凡的家庭,不过那是不可能会实现的,因为不会有人想要娶酒家女为

 苦涩的感觉霎时在她的心底漫开,不该再有幻想的,她的梦早已破碎了。

 看着她泪不停的模样,君魁星的心都揪紧了,狠狠的咒骂着她母亲,要不是她的话,芊芊不会哭得这么伤心,就连她隐藏在笑容背后的自卑也一并被发出来。

 他心疼地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双手紧紧地圈着她因啜泣而颤抖的身子。

 “芊芊,别哭了,你这个样子看得我好心疼。”他安慰的话口而出。谢曼芊听了却愣住,连哭泣都忘了“你…你心疼我?”

 她的问话让君魁星顿时明白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话,也才明白她在他的心底到底有多重要。

 “是啊!难道你不知道我会为你心疼吗?”确定自己的心意后,他也不避讳的对她表现出自己的疼爱。

 谢曼芊只是愣愣的看着他,还是不相信会从他的嘴里听到这些话。

 “你是在安慰我,对不对?”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突然有些感动地说:“虽然是这样,我还是很谢谢你。”

 “你不相信我?”君魁星有些吃惊,竞然有人质疑他说的话,而且还是他最在乎的女人!

 谢曼芊只是笑着摇摇头“不是不信,而是我早就明白自己是个怎样的女人,不可能会有人用这么眷宠的态度来对我的,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讨厌,都不爱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人浪费时间来疼呢?”

 她的语气里布浓浓的哀戚,君魁星不悦的蹙紧眉头,他一直以为她母亲只是一个赌鬼,没想到今天一见面,在听到她的话后,他才明白,她伤芊罕有多深。

 她的可爱、她的善良、她的笑容和勇气全都表现在她的脸上,可是隐藏在她的火爆脾气之下,却有着一颗易感而伤痕累累的心。

 他支起她的下巴,专注的看着她“傻瓜!何必这么看轻自己呢?你平常的样子我可欣赏得很,没道理为了你母亲,就变成这副多愁善感的样子。”谢曼芊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说:“你不应该给她钱的,一旦她养成习惯,以后就会一直向你要钱,而且数目会愈来愈大。”她警告着他。

 “没关系,钱我多的是。何况,那五十万就当作是给她的最后一笔钱,以后她再也不会来这里拿钱的。”

 他淡淡的说着,眼里闪过一抹诡谲。谢曼芊马上警觉地望着他“你…你不会对她怎么样吧?”

 “没事的,我自有分寸。只是你这样关心她、担心她,她却不领情,反而还伤了你的心,确实该给她一点教训。”他忍不住摇摇头。谢曼芦突然想起自己身后的钱,于是将袋子拿给君魁星“我这里有二十万先还给你,剩下的三十万,我会再想办法还你的,你不要教训她,不好?”

 君魁星没有接过她的钱,只是安抚的对她笑着“别担心这件事,相信我,我会有分寸的,绝对不会有事。

 至于那笔钱,我不打算拿回来,就当作是给你母亲的聘金好了。”

 “聘金?”她简直吓了一跳“可是…”

 “可是什么?你现在和我住在一起,花我的钱也不算什么,所以我根本就不要你的钱。”

 “但是我一定要还给你,我不是因为钱才和你在一起,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更下,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好难过。

 “吧!就算我收下你的钱,那剩下的钱你要怎么还我?”他质疑的问她。

 “我可以…”她皱紧眉头,想着要如何赚钱。

 “可以怎么样?”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我绝不可能再让你回去酒店工作,而且我也不会让你出去找工作,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他坚决而没有转圜余地的态度和语气,让谢曼芊再度哭了起来“我不要,我不要这样…你不可以这样…”

 为什么他连一点自尊心都不肯留给她?看到她又哭了,君魁星完全没辙。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看来他真的得为了这个女人而放弃他的翠身生活。

 “好、好,我们不要这样。”他安抚的轻拍着她的背。

 “那…”她将手上的袋子又推给他“你先把这些钱收下。”

 “我不要,这些钱你留着,至于那五十万,就像我刚才说的,就当作是给你母亲的聘金。”

 “可是…”他的大手捂住她的“难道说你不想嫁给我?”

 “啊?”她的小嘴在他的大手覆盖下逸出惊呼,脸上更是讶异。

 “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你愿不愿意嫁给我?”他十分正经而严肃地说。谢曼芊急忙地推开他的手,显然还是不能接受他突如其来的求婚。

 “你…你不要开玩笑。”他的脸色一沉“谁在跟你开玩笑?难道你以为我是随随便便就对女人求婚的男人吗?”

 她当然知道他是一个不会轻易结婚的男人,可是,对于他的求婚,她真的无法接受,好害怕这其实只是一个玩笑。

 “你…你为什么要娶我呢?”“你说呢?一对男女当他们论及婚嫁时,你说他们是为了什么?”他暗示的说着,就是不肯明说他的答案。

 当然是因为爱,因为想要共组一个家庭啊!可她没有说出口,因为她害伯。

 “我不知道。”她只是摇着头,不想正面回答他。君魁星当然也不愿先说出口,他要等,等到她明白自己心意的那一天,等到她先说出口,他才愿意告诉她,他的答案是什么。

 “既然这样,那…你愿不愿意嫁给我?”虽然他问得轻松:心底却十分紧张。

 谢曼芊仍犹豫着,乍听到他的求婚时,她也是受宠若惊,甚至认为他是在和她开玩笑而已:可是再次从他口中听到求婚的话语,她真的好想马上答应,不过她还是要先问清楚。

 在她的观念里,婚姻是一辈子的承诺,一旦两人结婚,就要不离不弃、生死与共,她不能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想要和她结婚,因为她不要他后后侮,也不要他的离弃!

 仿佛过了一世纪之久,她丁开口:“我很想答应,可是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娶我。”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那么说等于什么都没有说!”她抗议道。

 君魁星还是不愿明说,只是表情变得更加严肃的重复道:“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

 谢曼芊知道,从他的口中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而且,若她不答应的话,那她以后一定会后悔死的;只要一想到要和他分开、一想到他会娶别的女人,她的心就狠狠的揪痛起来。

 她仰起头来看着他“好,我嫁!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只要我能做得到,我就答应你。”其实他很想说,要是她愿意嫁给他,就算是一千个条件,他都会做到的。

 “我只要求你婚后的忠实。”“就这样?”

 “就这样。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一定会离开你,而且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

 她坚决的说着,其实内心十分的害伯,因为如果他有了别的女人,那她的消失不是正中他的下怀吗?

 在他要开口之前,她又急忙说:“而且庄我离开之前,我一定会先阉了你,再毁了那个女人的脸。”君魁星本来要开口对她保证,结果听到她后面的话时,忍不住出一抹笑,她这种彪焊的样子,才象他第一次见面时的她嘛!这也正是他喜欢她的原因。

 “别担心,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不过…”

 “不过什么?”谢曼芊十分的不悦,他哪来那么多的问题啊?“你看看我,长得这么帅、又这么有钱,有多少女人会主动巴着我,就算我不要,她们也会想尽办法靠过来,如果是这种情况,你可不能怪我喔。”谢曼丰重重的在他的口上槌了一下“你少来!你一个眼神就可以冻死人,会有女人敢靠近你吗?要不是得到你的允许,她们敢这么做吗?”

 他故作无辜的说道:“可是有些女人比较不怕死,不论我摆怎样的脸,她们还是很我耶!”

 “你是个男人吧?”君魁星很快的点点头,听到她的质疑,他不拉下了脸,这点是没有人敢质疑他的。

 “既然是,那你难道没有一点定力吗?别告诉我,只要女人投怀送抱,你就连一点定力都没有!”

 听若她十分下屑的语气,君魁星的脸都变黑了“你知不知道,在—个男人面前,质疑他是不是一个男人,是一种很不要命的作法?”

 谢曼芊不在乎的拍了拍他气黑的俊脸,笑着说:“知道啊!不过,我想你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我也应该不是在说你才对,除非你自己这么以为。”

 “我当然不是!为了向你的话挑战,也为了证实自己,我决定让你亲自了解我男的气魄!”

 谢曼芊一看到他那张狼般的脸时,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她马上想要跳离他的怀抱,不过他的动作比她更快,一下子就将她给上,如雨般绵绵密密的吻,不断落在她的脸上、身上,每一寸肌肤无一放过。

 他的手抚上她的,那两只令人发狂的柔软浑圆正足以让他盈握;他不停地吻着她的身子,说着令她脸红心跳的爱语。

 他很快地将她身上的衣服褪掉,只剩下一件小小的蕾丝内,他接着以口含住她的蓓蕾着。

 一会儿,他的吻过她雪白的双峰后,向下游栘吻她的小腹,他隔着薄薄的布料,以指抚摸她的私处,并欣赏着她那双白皙修长的腿,手指在寻伐别她小而神秘的珠蕊后,开始缓慢的捏,带给她更深的偷。

 他动手褪下她的内,随即迫不及待的动手解下自己的衣物,再重新上赤而白净的她。

 他一面将手指探人她已微的花,并继续挑逗她的核心,双也紧贴着她的前,细细的吻烙下一个个的红印。

 她如丝的甬道在他手指的探索下,变得又又滑,不时有一股热自她的下体缓缓溢出,染了他修长的手指。

 他缓缓的出手指,在她半启的星眸前,将带着透明黏的手指放人嘴里暧昧的着。

 一会儿,他笑的将手指凑近她的嘴边,以滑的体摩挲着她的,并使她微启红,让她也尝尝属于自己的味道。

 “又香又甜,对不对?”他靠在她的耳旁,十分惑的低语。在他的手中尝到自己的味道,让她又惊又羞,这种暧昧的感受,竟让她的体内产生一股奇异的痉挛,她呻出声,并推开他的手指,对于自己烈的反应感到好羞人。

 “我不要…”他此刻看起来既扛野又恶,令她有一种放的新鲜感。

 看她只是尝了下自己的味道,随即一脸的羞红,君魁星没有再勉强她,只是笑着收回手指,又将它放入自己的口小,完全人的着她感的味道,并得啧啧有声,还用一种十分可惜的语气说道:“这么香甜的滋味,就像是人间的美味,你不吃就算了,我还想吃更多呢!”

 话才说完,他马上掰开她的大腿,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随即低头着她的私密处,一副足又陶醉的神情…
上章 地下门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