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门主 下章
第九章
“啊…”她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只能无助的扭动身子,这种死的感受,让她一面拱向他想要得更多,一面又几乎承受个住这种强烈的愉,频频喊着:“魁…不要了…好…好舒服…”

 君魁星更加佞的笑了“你都这么舒服,还喊不要?真是口是心非喔!你看看你,啧!部这么、这么有反应了。”说完,他又低首埋入她的双腿间,尽情啜饮她的甜蜜。

 “啊…我会死掉的…”谢曼芊觉得自己就快要因这种极致的快而死去,她掹烈的摇摆着自己的头,她的乌黑秀发因此而如瀑市般的披散在上,形成一幅罕见的美女裎图。

 君魁星抬起头,将自己的身子覆迭在她身上,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后,笑着对她说:“你不会死的,你只会感到自己仿佛上了天堂般快乐…”

 他一个身,将自己的男推入她的体内,十分滑而顺畅的直抵她体内的最深处。

 享受着在她体内那种如回家般的美好感受,他眷宠而体贴的用手替她顺理好发丝,低下头,将他的贴上她的柔辗转着,然后开始在她体内律动起来。

 然而他缓慢而有节奏的动,让谢曼芊按捺不住的想要夺取主控权。但君魁星并不想如她所愿,他依然照着自己的律动,故意深深的入,再退出一些,然后又入一些,又退出更多,直到完全退出后,在她的要求下,才又深深的一击!

 他一次又一次的逗着她,惹得她心难耐,全身扭动不已,对他的故意挑逗,感到十分无助却又不甘心如此被掌控,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君魁星只是扬起一抹感的笑容,一点也不惊讶她的举动,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不同于一般女子的冲动女人,这也是他会喜欢上她的原因。

 纵使被在他身下,谢曼芊仍想要主导一切,于定她的双腿自动圈上他的,促使他更加的紧贴自己,双手也毫不客气的在他的背上留下痕迹,她的嘴更是使劲的咬着他坚实的肩膀,让他因为她烈的表现,而加快了下体结合处的律动…

 他的手来到她双腿问的核心,以一种极挑逗的速度着,出她更高张的情;而他的男猖狂地在她体内怒冲着,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戳刺,使得他们之间的情更加的炙烫…

 她的指甲因为如此大的撞击而深深的嵌进他的肌里,仰着头下断的轻哼叫出声…j

 而仿佛不足似的,他离了她,将她翻了个身,让她圆而翘的雪白双展现在他的眼前。

 然后他毫不迟疑的掰开她的,看她原本已汁汁染了她的股之间,他猛地一个有力的进,由她的体后贯入她的体内…她因他狂猛的进入而颤动下已,更随着他愈来愈烈的冲刺而娇不断,那愈来愈紧缩、愈来愈战栗的感受,如排山倒海般的向她的全身席卷而来,令她惊悸地一再尖叫出声…

 而在察觉她已快达到高时,他却又更肆地在她的体内着,好一会儿才释放出自己的热,将他炙热的种子洒在她的体内深处…事后,他足的趴在她的身上,紧紧地拥着她沉沉入睡。

 准备婚事是一件很累人又很繁琐的事,可还是得去办理,所以君魁星决定利用谢曼芊在睡觉的时候,赶快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好,以便将其它时间全都拿来陪她四处采购结婚时所需要的东西。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叫作疼宠她,不过,他决定关于结婚这方面的事,只要她提出来,他就一定会照做,好让她开心一点。

 因为她母亲的出现,让他深切的了解到,她从没有受过呵宠,而他决定要做那个让她感到温暖而窝心的男人。

 虽然他目前无法说爱她,但他却能以实际的行动来表达他的爱。她是他的女人,他绝不可能再让任何人欺负她、伤害她,就连他也不能!

 这时,他桌上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马上按下通话钮“林秘书?有事吗?”

 (总裁,远扬企业的宋倩倩小姐要求见你,她说她是特地送来那份你所要的出色企划书的。

 )君魁星马上皱起眉头来,本想拒绝她,不想搞坏自己的好心情,但转念一想,还是直接将这个麻烦解决掉,免得以后碍眼“好吧!让她进来。”他的话才说完,显然就有人已经等不及了,门马上被推开来,而且还迅速地又被关上。

 宋倩倩转身对他小—个白认为魅惑力十足的笑容“魁星,我们才几天没见,我就觉得自己好想你喔!”

 对于她的嗲声嗲气,君魁星十分的厌恶,但他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低下头看文件,然后冷冷地说:“企划书放在桌上。”

 他连话都懒得和她多说一句。宋倩倩对他冷淡的态度十分生气,挂在脸上的笑变得僵硬,但她依然不死心的再出一个媚笑,然后走上前去“魁星,别这么冷漠的对我嘛!”

 “没有企划书,你可以滚了!”他十分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对于她靠近自己时所散发出来的刘鼻浓重香水味感到排斥。

 “哎呀!我都还没拿出来,你就赶人?”她的手放在她身上大衣的扣子上,慢慢的解开它。

 君魁星对于她的举动感到有些讶异,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挑高眉,想看她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看到他终于有兴趣的看着她时,宋倩倩突然出一抹得意的笑,她知道只要她一打开大衣,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抵挡得了她这副美好的体。

 她缓缓的解开大衣的钮扣,并且让大衣滑落到地上,自傲的着她身无寸缕的体。

 君魁星对于她的赤身体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好象早就知道她会有这种举动出现似的,他淡漠地说:“我没有看到你的企划书。”宋倩倩见他并没有反对的意思,所以干跪坐上他的大腿,手臂也顺势搂上他的脖子,脸上出的足对自己的强烈信心。

 “哎呀!难道你不觉得我就是最好的企划书吗?”她大胆的拉起他的手,将它放在她立的峰上。

 他对她是倒足了胃口,眼里冒出一记如利刀般的凌厉目光,狠狠的刺向她,他的手下栘至她的部,搁在那里。

 在她以为他就要接受她时,他却突然使劲的用力一推,让她措手不及、没有心理准备下,就硬生生的摔落在地毯上。

 顿时,她的惊呼对上了门口处的惊呼。君魁星迅速的抬起头来看向门口,谢曼芊正穿着一件粉的连身衣裙,站在那里吃惊的看着这一幕。

 她…会不会误会了呢?

 ----

 久久,谢曼芊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与语言的呆立在门口。君魁星忍不住轻叹了口气,走过去主动将她拉了进来,并将她安置在自己的大腿上坐着。

 当宋倩倩狼狈的站起身时,看到的君魁星十分体贴又温柔的圈抱着一个女人,两人还亲昵的偎在一起,再e想到门己所受到的待遇,她顿时恼羞成怒地瞪着他们,全然忘了自己此刻的赤身体。

 她恶狠狠的瞪视坐在他腿上的女人,论姿还可以,可是却比不上自己的美丽与曼妙的身材,她不懂,这君魁星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的眼睛有问题吗?她这么一个大美人投怀送抱他不要,却要抱着一个还不如她的女人?

 君魁星对于她的瞪视完全不看在眼里,可是他却对谢曼芊从一开始就将眼光牢牢的放在宋倩倩身上感到十分不

 “芊芊,你的口水都快出来了。”谢曼芊这才回过神来,对于自己坐在他的人腿上觉得惊讶不已,她是什么时候进门,又坐上他的腿,她怎么都不知道?不过,没心思多细想,她摇了摇君魁星的手臂“魁,你看看,她的身材真不是盖的耶!”

 君魁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老天!他刚才是白担心的吗?她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男人会不会被抢走,反而还赞美对方的身材好!“芊芊,请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我很清醒啊!”谢曼芊边说,眼睛还舍不得离开宋倩倩凹凸有致的身材。看到这种情况,君魁星真的有一种很强烈的无力感。

 “别忘了,你是女人耶!怎么你表现得比我还要?更何况,她是给你老公欣赏的,怎么你还呆呆的一直在看?”

 “她给你看?”这时,他的话才正式敲进谢曼芊的脑袋里,霎时她的脸色黑了一半,随即转头看着他,并用两手遮住他的眼睛“她给你看你就看啊?

 你也不怕长针眼!何况,她的身材有我好吗?”

 “我又没看,看的人是你!”他提醒她,刚才看到快口水的人是谁。

 “噢!”听到他的话,她才发现其实从一开始,看的人好象一直是她。

 不过,她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眯起眼睛“为什么她会跑到这里来给你看?”

 “是她自己要的,我可是不要的喔!何况,我连看她一眼都没有,还推开她,你怎么能怪我?”他马上抗议。谢曼芊放下手,然后冷冷的笑着“是喔,真是奇怪,为什么你才说要和我结婚,就马上有女人来自动献身呢?”

 看到她脸上那种极为不善的脸色,君魁星忙解释道:“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你老公我这张帅帅的脸,总是会有女人巴上来的,你还不信?现在可…等等,你要做什么?”他连忙大喊。只见谢曼罕突然从她的皮包里拿出一把万用刀,在他的脸上比画着。

 “老公,你觉不觉得你这张脸好象每次部给你惹来不少麻烦?要不要我好心一点,在你的脸上多划几个刀疤,我相信变丑的你应该下会再有女人敢找上门了吧?”

 宋倩倩尖叫出声,急忙上前“喂!你这个丑女人想要对魁星做什么?”

 谢曼芊看向她,刀子也在她的脸卜晃啊晃的“啧啧!看你好象对自己的身材很有自信的样子,没有穿衣服竟然还能这么自在。

 我看我就好心些,在你的身上划个几刀,这样看来…”她的话还没说完,宋倩倩就尖叫一声的频频往后退,捡起地上的大衣迅速穿上便夺门而出,临出门前还撂下一句狠话:“你给我记住!”

 她生气的离开,对于这名叫芊芊的女子感到愤恨,她绝不会就此放弃的!

 见状,谢曼芊毫不淑女的大笑起来。趁着这个时候,君魁星轻易的从她手中取下刀子“芊芊,以后你身上再带着这种东西,我就要打你的股。”

 “好嘛!以后不拿就是,干嘛说要打我的股,我又不是小孩。”她不悦的嘟囔着,然后又细细的打量着他的脸,好半晌才说:“魁,你真的长得好帅又好俊,难道你真的不愿接受我的建议,任你的脸上划上几刀吗?”她兴致的看着他。君魁星整张脸部沉了下来,并举手在她的头上敲了下,不理会她的哇哇大叫,问道:“难道你真的希望在我的脸上刀?”

 “也不是这样说啦!”她委屈的着自己的头“只是,我刚才想起你真正的身分是君门的总主,在地下组织十占有极重要的领导地位,长得这么帅好象太没天理。

 而且,人家电视上都有在演啊,只要是混黑道的,总是长得很凶恶;你虽然看起来很冷漠没错,但如果让我在你脸上划上几刀,说不定看起来会更像。”一说完,她马上又张着一双充期望的眼看他“怎样?愿不愿意考虑下?”

 “考虑什么?”真不加道她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会希望他毁容?“就是…”她的话因嘴迅速被他的手掌捂住而打断,可是看着她一双灵动的眼似乎还想表达些什么,他忍不住摇了摇头、“你还要再说下去?别忘了,要被你毁容的人是敝人在下我,也就是将陪你共度一生的老公,而你竟然狠得下心这么说,而且还兴致的样子!”他佯怒的抗议。她推开他的手,急急地说:“谁教你自己要长得一副祸国殃民的样子!”

 这下君魁星终于瞪人了眼睛,惊讶的看着她“不会吧?我的长相有帅到这么严重的地步吗?”

 谁知她还一副煞有其事的郑重模样对他点了点头“没错!要不然怎么解释会有女人主动要让你看免费的冰淇淋,而且还是上好的呢?这种好康的代志为什么我就遇不上?”

 闻言,君魁星佞的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她,这个女人竟敢因为这个理由就想毁他的容?不好好的教训她怎么行?

 他的目光炙热的梭巡着她的身体,反正被宋倩倩一闹,他也没有心情看公文,刚好她跑来自投罗网,就让他先好好的享受一番。

 “既然你都这么说,我不好好的利用,好象很对不起自己似的。所以,我决定让你天天看着我这张俊帅的脸,然后让你主动掉自己的衣服,好把自己献给我,我保证我一定会照单全收,怎么样?”

 “哼!我才不要呢!”她酸溜溜的哼了一声“我又没有人家的好身材,你怎么会看得上眼呢?”

 君魁星暗笑在心底,原来这小妮子还知道吃醋啊!算了,看在她还知道要吃醋的份上,要她一回就好;要不然,他可是准备狠狠的爱上她三大回的!“怎么不会?”他的手来到她的脸颊,轻柔的捧着她的脸“你看你,眼睛生得这么的灵动、人,都快把我的魂走;而这俏的鼻子更是让我想要咬上一口。”他说着就真的轻咬了一口,惹来她一阵轻颤。

 “还有这张感的红,不令我百尝不厌、留连忘返…嗯…”他伸出舌头先是着她的瓣一圈后,才又张口吻着她的两片瓣,并尽情的着,直到她的红,他才意犹末尽的松开。

 接着,他的滑下她V字领间的细白颈项“还有这芳香白部…”

 他啃咬着她泛着淡淡幽香的部,轻易的拨开她的衣服,让她的上衣滑到她的间,并同时解开她的衣,双手迫不及待的罩上她的两只浑圆,用力而尽情的、挤着…

 很显然地,这样并不能足他,他遂低下头埋在她的部上,张口着她泛着香的凝脂,并饥渴的将她的蓓蕾纳入口中,贪婪的着,一只手并将两挤靠在一起,轮的品尝着两只细白丰的芳香…他的另一只手滑王她的部,将她的连身衣裙及内同时褪尽,迫不及待地滑入她因情高张而微开的双腿问,接着将手指入她的私处,旋转动着,而嘴还持续不停地啃咬着她的尖…

 良久,他将她抱到大人的办公桌上,扫落一桌的文件,分开她的腿后,迅速下自身衣物,随即身剌入她的体内,他以男人贪婪的眼神饥渴的注视着她窄小甬道纳着他肿望,急促地收缩着,并在他的剠下淌着爱的汁

 他的手拨着雨人结合处的润花,不断地着,引发她更强烈的痉挛,更狂掹地在她体内进出…

 看到她在他身下醉的媚态,他忍不住将舌深深地探入她口中,剌向她的喉内,并熟练地挑逗着她的舌;最后,在极致的快下,两人同时呐喊出声,达到了高

 待两人穿好衣服后,谢曼芊忍不住开口抱怨:“好讨厌,每次见面拉着人家就做,也不管是在什么地方,你是想累死我啊!”
上章 地下门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