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地下门主 下章
第十一章
君魁星静静看了谢曼芊好一会儿,决定先告诉她一部分,毕竟这件事受伤最深的人或许会是她,也或许不会,端看她母亲怎么做。

 不过,他还是决定先让她有个心理准备。“芊芊,你还记得上次来我办公室的宋倩侨吗?”

 “知道啊!是个身材很好的女人嘛!”

 “我不是告诉你,她是远扬企业的千金小姐,同时也是宋之时的女儿,现在看来,她应该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

 而从她的表现来看,她好象势必要得到我,你想,你妈妈会站在哪一边呢?”

 谢曼芊的脸色骤然刷白“我…我不知道。”她的心狠狠的揪痛起来,因为她对自己的母亲没有信心,她真的不知道她会怎么做。

 君魁星紧紧的抱着她“芊芊,我只是不希望你抱着太大的期望,而且我要你记住一点,我要娶的人只有你,务必要记得,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谢曼芊也紧紧回抱着他,没有多说一句话。虽然她的父亲已经出现,但是她已没有想要相认的渴望;相反的,虽然母亲不曾善待过她,在她心底的一个小小角落里,她仍然希望母亲是真的开始在乎她、爱她。

 ----

 君魁星从公司回来后,就发现谢曼芊一个人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视,影片虽一幕幕生动的播放着,但他看得出来,她的心思全不在电视上头。

 走至身旁,他轻拍她的脸颊“芊芊?”谢曼芊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他“魁,你…你下班了?”

 “是啊!我从明天开始放假,可以好好的陪你,这些日子我都让你一个人在家,你不会怪我吧?”

 谢曼芊摇摇头“当然不会,你是去工作,又不是去玩,我才不会那么不懂事地着你呢!”

 “对了,我今天早上和宋之时谈过,他摆明了就是要占便宜,只想要我的资金和名号来替他解围,好让他继续过着挥霍无度的生活。”

 “魁,我不要你为了我而答应他,否则你会一辈子都拖着一个大麻烦。”

 “你难道不替你母亲的幸福着想吗?”

 “我当然也替她想,可是她今天来找过我。”她突然黯然的说着。看到她的脸色不对劲,君魁星突然紧张起来“怎么?她又故态复萌了?”

 “没有。她只是来找我聊天,虽然她表面上一直安慰着自己,她回到宋之时的身边是对的、是幸福的,可是我却可以从她的眼里察觉,她其实不快乐,而且很茫然。

 这样的她和昨天我们所看到的她,完全不同。”

 “你替她担心?”“不论是好是坏,她总是我的母亲,更少她把我生下来,也让我念到大学毕业,总比那个不要我的男人来得好;何况,她现在真的变了。

 我想她以前会那样,是因为她爱得太深,才会因为痛苦而变得那么极端。”

 她幽幽的说着,表情上有一抹迟来的顿悟。随即,她又说:“在今天的谈话后,我发现自己的个性和脾气都像她,她其实也是个善良的女人,只是现实的环境与所遇非人,才会让她变成那样的残忍。”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会反对我和他们合作呢?”君魁星希望知道她的想法。

 “我不希望他们只是在利用她。”“你看出来了?”

 “从她的谈话中得知的。”谢曼芊迟疑了一下,才又继续说:“我总觉得她好象有什么话想说,却又迟迟没说出口。

 我问她,她总推说没什么,但我认为她只是不肯目说罢了。”

 “或许宋之时对她施加了什么压力。”“但你已经同意和他合作了,为什么?”

 “芊芋,别担心这些,所有的事情在今天晚上一定会有结果,你只要等着看就好,说不定你母亲这次真的不会让你失望。”

 看来,她母亲或许真的有所改变。“今天晚上?什么意思?”

 “我就是要告诉你这件事,宋之时邀请我们今天晚上到他家参加舞会,我决定赴约,因为所有的答案都会在今晚揭晓,并且做一次彻底的结束。”谢曼芊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他,瞧他一副有成竹的样子,她不必替他担心,毕竟他是一个见过大风大的人,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他。

 热闹喧哗、衣香鬓影的宴会让谢曼芊很不习惯,尤其面对这些所谓的上社会人士,更是让她倒尽胃口,因为她实在受不了大家都拿着评估的眼光来衡量她。

 君魁星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未曾稍离,就算和人说话,定也拉着她一起;所以没有人敢上前和她说话,只是频频打量着她。

 更奇怪的是,她母亲和主人宋之时都没有现身,就连宋倩倩也没有出现来着君魁星。

 直到宴会已进行了半个小时,却依然不见他们的踪影。其它的客人好象早就习惯这种场合,仍轻松谈笑着。谢曼芊担忧的梭巡众人一圈,然后拉了拉君魁星的袖子“魁,我想去找找妈,我担心她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出来,也可以顺便和她道别。”

 “怎么?不喜欢待在这里?”“嗯,我好讨厌这些人看我的表情,我情愿回家和你窝在一起。”君魁星的眼神一亮。

 “真的?我也是这么想,我看到你今天穿得这么感、美丽,我就好想和你窝在一起,然后就窝到上去。”他充暗示的说着。谢曼芊受不了的瞪了他一眼,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脑子的情念头?似乎看出她的想法,君魁星俯首附在她耳旁低语:“别瞪,我可是只对你一个人特别哟,要是别的女人,我可是没有趣的。”

 “是喔,君先生,那我是不是该感到十分荣幸呢?”“如果你要这么想,我是不会反对的啦!”

 “不要脸!”谢曼芊不理会他,扭迳自往前走。

 见状,君魁星低沉的笑厂起来,却引起周遭客人惊愕的注视,因为一向没有任何表情的君门集团总裁,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朗声大笑!

 君魁星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大步追上她,搂住她的往前走,眼里却闪过一抹诡谲。

 “芊芊,我们到书房去看看,说不定他们会在那里。”他引着她寻至书房,正巧书房的门没有关好,谢曼芊本想用力的推门而入,君魁星却阻止了她。

 “让我来。”他轻轻的推开门,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彷佛已经知道里面有人似的。

 谢曼芊才抬头,就看见母亲正背对着自己,而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她对面,宋倩倩则站在两人之间。

 当她开口时,却被君魁星捂住了嘴,他小声地说:“你先等一下,再决定要不要叫人。”谢曼芊虽然不解他的举动,却没有再说话,只是推开他的手。

 当听到她的名字出现在他们的谈话中时,她不感到错愕。谢曼柔今晚感到非常开心,她以为宋之时会在舞会中宣布他们的关系,并重新让她回到他的身边,所以她一直期待着。

 她没想到宋之时在舞会快要开始之际,却将她拉进书房里,他的女儿宋倩倩也跟着进来。

 她对宋倩倩高傲又任刻薄的态度印象很差,但为了能回到宋之时的身边,她用了很大的包容力忍受着她的大小姐脾气和无理取闹。

 虽然她回到宋之时的身边只不过是短短的几天,但她却愈来愈无法忍受宋倩倩的态度。

 她不由得想到芊芊对自己的态度,她才领悟到自己是多么的错待女儿,她开始感到后悔;幸好,女儿一点也不记仇,还原谅她这个既失职又过分的母亲。

 而现在,芊芊为了让她能得到幸福,愿意让君魁星帮忙宋之时的公司渡过难关,这更让谢曼柔感到深深的愧疚。

 直到听到宋之时刚刚说出的一番话,霎时,所有的新仇旧恨全都浮上心头,她猛然了解,只有芊芊才是她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倚靠。

 和宋之时在一起,或许圆了她多年来深情等待的梦想,但她并不是一个天真的傻瓜。

 这些年来的生活让她变得成世故,她可以敏锐的察觉,这个男人已变得陌生,再也不是她原来所爱的男人,但她以为那是岁月流逝之故,因这些年的分离,才让他们变得生疏;但他变成这样的自私自利,却是她无法接受的。

 “曼柔,这是我要求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只要这件事成功,我们就可以真正的在一起,难道你不愿意吗?”

 宋之时动之以情,相信以她对他的深情,绝对可以。

 “之时,难道你都没有想过,芊芊也是你的女儿吗?”

 “我确实没想过,我是倩倩的好父亲,我希望倩倩能得到幸福,难道这样也错了吗?”

 他疼爱的抚着女儿的头发。不知为什么,谢曼柔对他的动作感到心痛,这个男人自从见面后,只对她说过好听的话,却没有以这种温柔的动作对她。

 “芊芊是我的女儿,我也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宋之时嘲讽的一笑“算了吧!别人我是不知道,不过你的事情我可是一清二楚,你是怎么对待你女儿的,我们彼此心里都明白,你现在才替她的幸福着想,不会嫌太迟了吗?”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谢曼柔的脸倏地刷白“你既然这么看不起我,又何必找我回来?”

 宋倩倩发现父亲说得太过分,连忙用手肘撞了撞他,低声道:“爸,你干嘛一下子就撕破脸?我们还要靠她得到君魁星,你现在这样,我们怎么照计画进行呢?”

 宋之时安抚的拍拍女儿的脸“放心好了,这个交给我处理。”他睨了谢曼柔一眼,那一眼里虽然出鄙视与厌恶,但在他开口时,却很快的敛去,并陪上一张笑脸,好言好语的哄着她。

 “好了,曼柔,别这么感嘛,我又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是想说既然倩倩那么喜欢君魁星,我们就让她嫁给他,以后少了倩倩,我们两个也可以过着两人世界的生活,这样不是很好吗?”

 “可是,芊芊她…”“别忘了,芊芊是倩倩的姊姊,理应让妹妹的,所以只要你叫她走,消失在我们的面前,这样倩倩就有机会,不是吗?”

 “之时,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劝芊芊,叫她离开君魁星,然后你才会和我在一起?”

 “是的,我的条件就是这样。”“如果…我不答应呢?”谢曼柔颤抖着声音问。

 “那很简单,你也可以滚了。”宋之时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无情,随即又恢复和善的笑意,他勉强伸手拥着她“曼柔,别让我失望好不好?你知道我们好不容易在二十八年后才又见面,这次我们两人终于能住一起,你就为了这点小事而执意和我过不去吗?”

 宋倩倩也忍不住开口:“是啊!只要你能让那个女人离开魁星,我就不再反对你和爸爸在一起;一旦我和魁星在一起,就没有人会妨碍你们。”谢曼柔望着眼前这两人眼中势在必得的期待光芒,同时她想起了芊芊,那个才和自己前嫌尽释、被她错待多年的女儿。

 眼前的这对父女自一出现,就一直对她不断提出要求,净说些漂亮的场面话;而她的女儿芊芊,却只是默默的忍受着她的刁难。

 而现在,她的亲生父亲不仅对她完全没有任何感情,还想要剥夺她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她是芊芊的亲生母亲,从没有尽到为人母的责任,也不曾好好的疼爱过她,如今终于有一个疼她、爱她的男人出现,难道她这个做母亲的要继续剥夺她的幸福吗?

 女儿没了幸福,她还会幸福吗?二十八年后的相遇,让她总算有机会认清这男人的真面目;她没有错,女儿也没有错,错的是他这个负心汉!

 就在这一刻,谢曼柔心中有了决定。

 “我决定了!”她定定的看着宋之时“不过在我说出来之前,我只想再问你一次,你到底爱不爱我?”

 宋之时没想到她还会问这个蠢问题,虽然心不耐,他还是回答她:“当然爱呀,只要你答应,我会更爱你的。”谢曼柔觉得这句话很熟悉,好象在哪里听过…突地,她想起他们再度相遇的那个晚上,他要她去求开魁早答应和他合作时也说过。

 她终于明白,他只是在利用自己,有她这么一个自私的母亲,已经让芊芊痛苦了二十八年,她不能让芊芊再痛苦后半生。

 “是吗?只可惜我不能答应你。”她目光坚定的说着。没想到,宋之时对这句话的反应竟是一个巴掌迅速的落在她的脸颊上,并将她打倒在地。

 “你这个人,我都给了你机会,你还敢反抗我?”

 “我不希罕!这些年来,我为了你而错待芊芊,现在我绝不可能再让任何人去破坏她的幸福,或许我已经无法再为她带来快乐,但如今既然有人可以做到,我就绝不会再去牺牲她的幸福。

 我不能这么自私,她是我的女儿;况且,以前都是她在照顾着我,说来也该是我为她付出的时候。”

 她脸上出坚毅不移的神情。宋之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一直以为谢曼柔既然对她的女儿这么坏,应该会为了自己的幸福而自私的牺牲女儿,没想到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又看到她浑身散发着母的光辉,不让他觉得十分的碍眼,因为他根本就看不起她,也看不起她们的出身。

 于是他抬起脚,想要狠狠的踹她,却被谢曼芋的叫喊声震吓住。

 “不准伤害我妈妈。”谢曼芊从门口冲到母亲的身边,她眼中所凝聚的泪水正要夺眶而出。

 在听到母亲扞卫自己的话时,她激动得几乎不能自己,早想要冲出来:要不是君魁星拉着她,她早就跑出来,绝不肯让母亲挨打的。

 可是君魁星却坚决的告诉她,要让母亲认清宋之时的真面目,才会要她一等再等。

 而看到母亲这模样,她知道母亲已通过他所谓的考验,她真的改变了。
上章 地下门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