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
第五章
容容钻进被子里用棉被把头紧紧包住,不一会就憋不住把头出来,大口气,痛苦地说:“我要死了,我马上就要死了,青青,你饶了我吧。”我盯着她,眼泪马上要滴下来。

 容容被我的样子吓坏了,马上搂住我求饶:“我错了青青,我对不起你,我和你开玩笑呢,我发誓我一点都不烦。”我忧伤地问:“你说现在陈重在干什么呢?”

 容容说:“除了站岗训练还能干什么?或许在训练吧,他不是说他们每天都要训练八个小时以上吗?过些日子他还要代表中队去参加总队的比武呢,肯定比平时训练还要苦。”

 我问:“你说他会不会想我呢?”

 容容说:“肯定会,哪个男人见过我们青青之后,不是念念不忘的啊?你忘了以前那些总围着你转的男孩了?你不理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快要哭了。”

 “我不要他们想我,我不要任何人围着我转,我只要陈重想我。”

 我有些惊惶:“容容,陈重会不会瞧不起我,会不会讨厌我不是第一次?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很脏的女孩?”

 容容说:“不会的,你不说他是第一次,什么都不懂吗?”

 容容的脸羞得红了起来:“你不是说,他刚碰到你,就…那个了吗?”

 我说:“所以我才觉得自己脏。我多么希望自己和他一样是第一次啊。”

 容容说:“别这样青青,你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我悲伤地摇着头。过去那些天的颓废与荒唐,一幕一幕落下,我哪还有资格说最好?

 可是,老天作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曾经那么傻。

 我问容容:“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呢?他走之前,我把手提电话和家里的电话号码,都写在纸上亲手放进他的口袋里了,如果他也想我,为什么一个电话都不打来呢?”

 容容无奈地苦笑:“青青,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拿个手提电话当玩具啊?部队的纪律很严的,出来十分钟都要请假,他请不到假也说不定啊。”

 我叹了口气,心想下次见到陈重,一定要买个手提电话给他,即使他偶尔忘记我,我也可以在想他想得厉害时随时打给他。

 我对容容说:“我请陈重做我的私人保镖好不好?如果陈重肯做我的保镖,每天跟在我身边,遇到有人欺负我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冲出来保护我,我愿意分一半财产给他,让他保护我一辈子。”

 容容说:“我晕啊,这叫请保镖?你干脆嫁给他。”

 我喃喃地说:“我也想啊,就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然后我安静下来,开始为这个问题苦闷不已。

 两天不见,我甚至无法清晰回想起陈重的样子,他的面容一直在眼前模糊地出现又模糊地消逝,生命中留下的,只有一丝淡淡的味道。

 那是一个男孩第一次的味道,清冽得像清晨的一滴水,轻轻地滴落进我的记忆。

 我知道有些东西是挥散不去的。小时候思念爸爸,我总是想,总是思念,然后开始记不清爸爸的模样,吓得在梦里哭出声来,结果更加思念,晃来晃去都晃不出爸爸的影子。

 现在我长大了,我知道有种方法可以让自己不再被思念折磨。去见他,把他每一头发都记忆下来,直到自己再也不会忘记。

 我决定再去探视韩东,那样又有理由可以再见到陈重。这个世界,现在总是容容对我最好。她陪着我,在看守所门外,等过了一班班岗哨,等过了夕阳西沉,等到了暮色。

 空气凉得让人有些发抖,我用怀歉意的眼光看容容,她安静如司守护的天使,对我说她总会陪在我身边的,无论喧闹的酒吧,还是夜里寂静无人的宾馆大堂,或者现在。

 她一直说我是她的天使,其实她是我的天使才对啊。陈重终于没心没肺地出现在暮色里,看到我和容容,大为惊讶:“你们怎么知道我几点的哨岗?”

 容容说我们早来了,等了很久。“你们就这样从下午等到现在?笨啊,随便找个战友叫我一声,我就可以出来了。”

 心里委屈得要掉下泪来,嘴里却硬硬的:“我们愿意。”

 陈重嘿嘿笑着:“你男朋友真幸福,有你这么疼他。看在你们陪我过生日份上,这次帮你们送东西,我不要回扣。”犹豫着不知道怎么解释那只是朋友,并不是男朋友。

 忽然被被他后面一句话惊得呆住了,那一晚,只是回扣?那滴清冽着滴进我思念里的东西,在他眼里,原来轻得像暮色里稀薄的空气,他自己从来不曾在意过!

 心中一片冰凉,感觉自己是个溺水的孩子,突然抓不到一救命的绳索。

 容容大声呵斥:“陈重,你会不会说一句人话?”陈重奇怪地问:“我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我低下头把自己藏进深深的暮色里,不让他看见我即将哭泣的面容。

 心在一寸寸退缩,只想退到一个任何人都碰触不到的地方。想转身逃开,却迈不动脚步。能逃向哪里啊?根本无处可逃。

 容容冷冷地问他:“什么叫回扣,你说清楚。”陈重说:“麦当劳、百威、玫瑰花。还会是什么?”容容一下子张口结舌。

 陈重大声叹气:“都说女人和小人最难伺候,我现在明白了。一句话说不好就立刻翻脸。”

 容容说:“你清楚,是你说话太…过分了。那个韩东是我们的同学,说是朋友也行,你凭什么张口就说是青青的男朋友?如果他真是青青的男朋友,我们会饭也不吃等你等到现在?你以为除了你,我们就没别的办法给朋友送点东西?”

 我拦住容容,不让她再说下去。陈重笑了:“原来不是男朋友啊?早点说呀,害得我这两天安排战友每班岗都对他特殊照顾,估计再过几天他都快想自杀了。”

 容容问:“什么意思?你说的特殊照顾是什么照顾?”

 陈重说:“也就是让他倒倒马桶,清清厕所,搬搬石头,背背监规之类的。放心啦,没有打他骂他,监狱里不允许待犯人。”被他气到发狂,冲上去狠狠一拳。

 他一动不动承受,感觉自己的拳头,砸在他身上那样微弱无力,轻得像棉絮。

 听见他说:“你别使那么大力啊,别疼了自己的手。下次生气了,就随便抓个东西打我吧,我顶得住的。”

 然后他俯过头,贴近我的耳垂,轻笑着说:“以后你要关心哪个男孩子,最好提前通知我一下,我会吃醋的。”

 心跳和心跳之间又开始间隔了一小段空白,怎么都找不回突然漏掉的那一拍。

 扑在陈重前问他怎么不给我电话。陈重说:“我以为你给我留电话,只是为了找我给那个韩东送东西。我怕一给你打电话,就会感觉到你对他的关心。我怕你给我的一切,像那些炸啤酒一样,只是一种回扣。我怕你为了爱着别人,在把自己当礼物牺牲。你不知道,跟你分开之后,因为嫉妒那个韩东,我杀人的心都起了。”

 我眼前有些朦胧,如果这是他不给我电话的借口,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借口了;如果这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我愿意死在这个谎言里,永不超生。

 陈重轻轻地说:“我已经迟到了。我要去上岗了。两个小时才下来。你还愿意等我吗?”

 我说:“只要知道你会从那扇门里出来,要我在这里等一辈子,我都愿意。”他亲了亲我的脸,飞快地抓起地上装了食品的袋子,往铁门方向跑去。

 我在身后对他叫:“里面的炸我没有拆去骨头,那是买给你的。”

 他停顿了一下,回头说:“我不吃了,你们不是没吃晚饭吗?我下了岗,陪你们一起。”

 铁门重重地关上,陈重的身影消失在那端再也无法看见。

 容容靠近我,忧伤地对我说:“青青,你完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会说话的人,如果有一天我听说你被他卖掉了,绝对不觉得意外。”

 我说:“如果卖掉我的人是他,我会笑着帮他数钱的。”

 容容说:“当局者,你才会这样说吧。为了自己爱的人把自己卖掉并不是件特别悲哀的事情,可是被自己深爱着的人卖掉,就会是最大的悲哀。”

 我笑:“容容,你是在嫉妒我。”容容说:“我在替你担心。”我问她:“你担心什么?陈重会害了我吗?”

 容容说:“他也许不会,但你会为了他而害了自己的。陈重临走前最后那一句话,让你开心成这个样子,我真想替你给他一耳光。”

 我有些奇怪:“怎么了?他说陪我们一起吃饭而已。”容容说:“是啊,人家一句陪你一起吃饭,你就要继续在寒冷中再等上两个小时。

 他真的关心你吗?换了我是他,会让你自己先找个地方吃饭,先不让你饿着冻着,然后等我。”

 我陪着笑脸:“容容,你别生气,要不我先去陪你吃点东西?”

 容容生气起来:“不是我的原因,你明白吗?我是为你难过,现在你已经把自己丢了。”我不知所措起来:“容容,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

 容容重重地叹了口气:“再等两个小时吧,对你来说,这件事是最容易做到的。”看守所的铁门又响了一声,被换下岗的武警战士从里面走出来。

 他没有直接转向回去营房的路,而是直接走到我和容容面前。

 “你们是陈重的朋友吧?”我回答是的。他把手里的衣服和那袋没有拆骨的炸递给我:“这是陈重要我给你们的,衣服是他的,他现在穿的是我的那件。

 他说如果一件衣服不够,要我回营房再拿一件过来。他说如果你们害怕,就要我在这里陪你们一会。”他从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型的手电筒“陈重说如果你们觉得无聊,要我教会你们玩这个。”我接过那支电筒,打开,再关上,奇怪的问:“怎么玩?”

 他用手指了指看守所里面高高的哨楼:“陈重在那上面。”他拿过手电筒,对着那个方向亮了个一长两短的信号,很快有一道光柱回应过来,在夜空里划了一个圆圈。

 他对我们说:“陈重说,一切正常。”问了他的名字,叫王涛,和陈重是老乡,当兵前两个人就是很要好的朋友。

 对王涛道了谢,婉拒了他留下来陪我们的要求。王涛临走之前,陈重发过来一个闪了两次长光的信号,向他请教是什么意思,他笑笑:“陈重在对我说,谢谢!”

 我拉着容容和我一起钻进陈重宽大的上衣里,吃那些已经变冷的炸,每隔上一段时间,冲哨楼上发那个一长两短的信号。

 陈重回一个光圈,往往跟着一句谢谢。那两个小时,因为多了一件上衣和少许简单的光信号,快乐得无与伦比,唰地一下就过去了。

 容容不再生陈重的气,从陈重战友手中接过衣服和炸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开始陪着我欢笑。

 又一位武警战士从夜幕中穿越看守所的铁门,即将换陈重下来。容容对我说:“青青,我也要爱上那家伙了,他把一件那么无聊的事情,轻而易举就变成了浪漫。”

 我说:“好啊,我们两个就一起爱他,你知道,所有美好的东西,我总想和你一起分享。”

 容容说:“傻啊!你知不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分享的。”如果不是陈重飞快地从铁门里跑出来,我闷闷不乐的时间也许会更久一点。

 为什么一定要有一些东西,连最亲近的朋友也不可以分享呢?就像身上这件我们共同披着的上衣,暖暖的,带着某种让人心醉的气息,两个小时,不就这样一起披过来了吗?

 陈重飞快地冲到我们面前之前,容容不经意扭身,委婉地从我怀里溜了出去。
上章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