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
第六章
有一段日子,就那么安逸无害的度过。我结束了酗酒,叛逆,颓废的阶段,沉浸在恋爱的新奇感觉里,频繁的跟陈重约会,再约会。

 空和父亲通通电话,隔段时间去见见母亲,告诉他们我现在很好,很淑女,请他们不要再为我担心。

 陈重白天不是有太多时间出来陪我,我们的约会大部分在夜里。我已经可以清楚地计算出来他会在那天夜里哪个时间段会上岗。他站岗的时侯我们通电话,说到他下岗之前我开车去接他出来。

 我考取了驾照,为了方便和陈重约会之后,在凌晨送他回营房。我们买了两个可以发光的小玩意,光柱的程更远。

 电话说累了就把车开到看守所附近,远远地和陈重玩信号传递的游戏,我们设计了更复杂的内容,我想出的最长的一句话是:我想你了,你现在能飞到我身边吗?

 我们约会的地点,通常都在宾馆。年轻的身体很容易就彼此记忆。有时候我闭上眼睛,就可以清晰地看到陈重穿着衣服和不穿衣服的样子。

 当这种记忆出现,白天我会用稍微凉一点的水冲个澡,如果是在夜里,我就打电话给陈重,用沙哑的嗓音把他闹得心猿意马,然后千方百计溜出来跟我见面。

 始终没有带过陈重回家,我总担心在自己家的上做后,凌晨会不舍得让他离开。

 而对他而言,那是绝对没办法做到的。偶尔我们一起去散步,陪他风卷残云似的吃饭,挽着胳膊一起购物。

 一直是夜盘旋在城市的天空,不知不觉发现这一年已经到了岁末。这个城市的冬天很少下雪。以前冬天想看雪的时候我都跑到很远的北方去看,最后都是被冻得灰溜溜的回来。

 这个冬天我想我哪里都不再跑了,我会愿意老死在这样的日子里。容容仍每天陪在我身边,只是我和陈重再去宾馆,她不用再彻夜在大堂等。

 夜里家中常常剩下她一个人,很多次我清晨回去,看到容容半靠着头睡着,头边散落的,是以前我们看过的书。

 我知道容容想参加来年的高考了。那是她一直以来的理想,曾经也是我的。

 已经忘记了是哪一天指着墙上某个大学的招生简章说:明年我们一起去那个学校吧。

 却总记得容容认真点着头的样子,即使在那个“明年。”成为过去之后。

 现在,还剩下是她一个人的理想。已经没办法再像从前那样,夜里一两点钟牵着手去附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吃饭,然后回家继续看书。

 曾经那些睡着之前仍晃动在眼前的繁复公式和文字,突然像割断在另一个时空,再也无法融入我今天的世界。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背弃。如果是的话,我背弃的是朋友还是理想?或者两样我都背弃了?一直觉得,其实两个女孩子之间也可以出现类似爱情那样的感情。

 十二岁那年,去新学校后的第一场大雨,妈妈开着车去学校大门前接我。

 我透过车窗看到被大雨淋了的容容,薄薄的白衬衣贴在她的身上可以清楚看见里面小棉背心的痕迹。

 那么多的人在雨中奔跑,那么多没有带雨伞的孩子拥挤在一小片屋檐下,我只看见了她一个人被那场大雨冲洗得美丽绝伦的模样。

 于是,我从车里跑出来,坚决地拉了她的手不放。容容说,那天我暖暖的掌心让她不再寒冷;我说,那天她软软的手腕让我不再孤单。

 一牵手就再也不舍得松开。初中那三年,很多时候都是走到各自回家的路口才依依不舍互说再见,走几步就会回过头看看对方的身影是不是已经越走越远。

 高中之后,学校离自己家很近,干脆去求了容容的家人让她搬过来住进我家。

 于是原来的单人换成了双人的,每天夜晚一定要拥抱很久等到胳膊发麻才甜甜地睡去,有时候在夜里醒来,还要再叫醒对方再迷糊地说上一会话。

 很多秘密,一直只属于我们两个人。一些看见我会双眼呆滞的男孩,在被我忘记模样后仍偶尔从容容嘴里提起;一些写给容容的情书,许多年后我仍会背诵出某段文字,再一次暴笑着,看容容的脸慢慢变红。

 在妈妈面前不敢袒的心事,单独在一起时不经意就可以说出口。

 那些属于女孩子成长的困扰,在无数个夜里,我们小心翼翼地探讨,互相从另一个人身上学习解决的方法;那些私密得让自己脸红心跳的疑惑,在两个人的世界里,才有勇气羞怯地提起,着发烫的呼吸,一起寻求答案。

 有一段时期我们彼此依恋得意。某天夜里我先醒来,叫醒容容说如果女的跟女的也能结婚就好了,这一辈子我们两个也白头偕老。

 容容说是啊,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是女的呢,如果其中有一个是男的多好!

 我们难过地彼此拥抱,渐渐感觉身体也难过起来。不知不觉,我们在黑暗中接吻。

 是那种真正意义的接吻,舌头绕着舌头。随后的日子我们认为结婚的快乐无非就是这样。我们在黑暗中彼此向对方承诺,以后都不要结婚,就这样两个人一起白头到老。

 忘记过了多久,类似的亲密渐渐减少下来。有一天夜里,我们都不好意思地坦白,很多次我们两个亲密得很过分的时候,心里会莫名其妙地想起男孩子。

 两个女孩之间的爱情草草结束。我们都觉得很自然。那次我着容容承认,是她先违背诺言移情别恋之后,我才跟着她回头是岸重轻友。

 这一次我知道,先违背了诺言的那一个人是我。

 节过后容容返回学校读书,每天晚上仍回到我这里住。

 没有和陈重出去的夜里,有时候我望着容容坐在台灯下的背影,觉得自己很孤单。

 曾经最重要的几个人,他们总是一个一个在把我宠坏之后,接着再一个一个残忍地淡出我的生活。

 戒掉了爸爸叫我早起时留在脸颊上淡淡的剃须膏味道,戒掉了妈妈每天在餐桌上摆好的早点。

 现在,我又要努力着去戒掉已经陪了我整整六年时光,容容总会在耳边轻声说出的悄悄话了。

 以前容容说:“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吧。”昨天容容说:“我们总有一天会分开的。”

 以前从来不怕和容容吵架,始终不会担心我们会真的彼此生分,因为我知道她心里总是很疼我的,就像我在心里疼着她一样。

 以前生气时我会对她说些很过分的话,也会故意走去另一个方向,装成要从此分道扬镳的样子,但我知道她总会很快就追过来,对我说她心里丢不下我。

 就像我惹她生气的时候,同样会追过去给她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认真地吵过架了,我没有生气地对她说不要再跟着我,容容也没有再因为生我的气一个人躲起来悲伤地掉眼泪。

 可是突然之间,我们的距离渐渐拉远,好像怎么样都没办法像从前那样,其中一个人走开,另一个就飞快地追上来。

 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切?是命运?还是我们自己?人家说的沧桑,就是这种意思吧?有几次,远远地望着容容,想起来有很久没有拉过她的手了。

 很想冲她大声喊,再这样总用背影对着我,我就真的不理你了。并没有真的喊出来。曾经也在那个练狱中呆过,所以我知道,接高考到来之前的这段日子,对一个准考生意味着什么。

 难过得想哭,因为已经不能再手牵手共同经过那样一场练狱,心里想现在只剩下容容一个人了,她一定比我还要觉得孤单。

 终于也没有哭出来,只是长时间地沉默。三月初,陈重说要离开一段时间,为了备战总队的军事比武,去某基地接受为期四十天的封闭集训。

 我痛苦万分,四十天那么长啊,还封闭。我说:“不能见面,不能通话,不能随时知道你的消息,我会想得发疯的。

 你不要去了好不好?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要你去?”陈重骄傲地笑:“因为我是全支队最的战士里面最的那一个。”我宁肯他不是最的。

 我问他:“参加比武有什么好?训练那么累,生活那么苦,还不能保证一定能拿冠军。你装病不要去了吧。”陈重说:“不保证能拿到冠军,并不代表我就会放弃拿冠军的梦想。

 参加总队的比武并且拿个冠军回来,是我一直梦想的事情。就算真的有病,我也会装成没病的样子去争取参加,你竟然说让我装病不去。”

 被他带些呵斥的语气得有些不:“又不是奥运会,就算拿到冠军又怎么样?能奖励多少钱,我加十倍给你好了。”

 陈重说:“也许这种冠军你并不看重,但是我很在乎。我知道拿了冠军也不会奖励什么钱,但是能让我觉得很开心很光荣。”

 他问我知不知道钱代表不了一切,知不知道什么是荣誉什么是理想。又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

 他带着种我认识他以来最认真的表情说:“一个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才是最大的快乐。”

 我无计可施。向他打听即将要去的那个训练基地在哪里,告诉他我想去附近租套房子陪他。

 告诉他的这个想法,对我来说是和他要拿冠军的想法同样认真的。虽然封闭,虽然即使我真的去租了房子了仍然不能见面,但最少可以离他近一点。

 尽量能离他近一点,就是我想要做到的事情。只是,他不知道。他奇怪地看着我,似乎我的想法很可笑。

 也许一个人去做着他想做的事情时,别人想做什么,他通常都疏忽掉了。

 陈重进入封闭训练的那些天,常常一个人走在街上,看到某些熟悉的场景,想起来自己曾经挽着他的臂弯一起经过的样子,会莫名其妙地呆在那里,忽然就掉下一两滴眼泪。

 不愿意一个人再去吃麦当劳,不愿意一个人再逛常去购物的商场,不愿意一个人突然看见哪一处宾馆,立刻记起哪天曾和他同住。

 我渐渐学着把自己封闭起来,一步也不走出屋子,饿了打电话叫外卖来吃。

 心想我在和陈重过着同样的生活吧。睡觉变成最经常做的事。有时候睁开眼睛是白天,有时候睁开眼睛是夜里。

 醒着时隔一会就拨打陈重的号码,听那总是关机的嘟嘟声,听累了又睡。

 有一天妈妈回来看我,说十几天没听见我的声音看见我的样子了。没有期望中见到妈妈回来的惊喜,我穿着睡衣陪她说话,说着说着感觉话题很陈旧。

 妈妈看见了屋子里容容现在每天看到很晚的那些书,问我准备要再去读书了吗?我懒懒地回答说也许吧。妈妈出欣慰的神情。叮嘱我不要太累着自己,要注意劳逸结合。

 我很劳吗?爸爸妈妈留下的那些钱,不用工作这辈子都够用了。那还怎么可能会“劳。”

 妈妈说要不给爸爸打个电话,直接联系一所国外的大学去读。

 我不苦苦一笑。从前虽然也衣食无忧,但总觉得努力读书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自己和所有其他的同学一样,要为自己去尽力拼搏最美好的未来。

 现在我已经知道和自己和他们并不一样,他们苦苦努力才能拼搏到的东西,我某个上午被叫醒,就被告知一切唾手可得。

 我曾经不幸吗?也许在别人眼里,我才是幸运儿。对妈妈说等我想想再说吧。妈妈说:“你总是这样好强,任何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去做。其实完全不用那么辛苦。”

 不想解释什么。也许我过去曾经单纯,也许那种单纯的时光曾经很快乐,但已经太遥远,就像一直都发生在别人身上。

 妈妈问我要不要她回来陪我一段时间,她觉得我神情恍惚,担心我会累跨了身体。

 我飞快地回答不用,我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照顾自己了,我现在很习惯独自一个人的生活,不想再改变。
上章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