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
第七章
妈妈走后我无法像往常一样继续倒头大睡。曾经那么渴望的事情,真的要发生时,我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

 记得以前我无数次夜里醒来,都会想,如果妈妈能再回到我身边陪我该多好啊。

 原来很多事情到最后都会改变模样的,无论我们以为多么无法割舍的感情,总有一天能淡然挥别。

 父母,朋友,终有一天会从自己生命中剥离,无声无息。感觉自己在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明白很多道理。

 可是越长大越觉得无助,越明白越觉得惘。一个人生命的最尽头,是什么样子呢?

 最不可丢弃的对方是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只能是伴侣吧。那天夜里,容容照旧在台灯下独自读书,我在天台上,拿着那支光发器,冲着夜空一次一次按下按钮,翻来覆去在讲的,都是同一句话:…我想你,你现在能飞到我身边吗?

 那些字字句句散落在无尽的夜空里,始终没有人回答。

 男女之间,有一句话是一定要说的。不说出来,对方怎么知道,怎么明白?

 却不愿意是自己先说,有几个女孩子会愿意把“我爱你。”这三个字毫不保留地主动对男人说出来?我一直希望当我说“我爱你。”的时候,能在里面加上一个“也。”字。

 “我也爱你!”我一次一次练习,早已经练得纯无比,准备等陈重回来,一定要对他说一次。

 陈重参加完比武回来,天气已经很热了。他在电话里告诉我,这次可以陪我尽情疯一阵子了,部队批了他的探亲假,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接到陈重时他穿着浅绿色的短袖,人比离开之前黑了也瘦了,显得更结实一些。直接把车开去商场。每挑出一件衣服都亲手帮他试穿,他直着身子不动,由我一粒粒扣上扣子,再一粒粒解开。

 做着这一切时,感觉很自然,像自己已经服侍了他一辈子。爸爸妈妈没有分开之前,妈妈也经常这样帮爸爸挑选衣服吧?有片刻我很惘,心里头却是甜甜的。

 选好了两身之后陈重就说够了,他并没有太多时候需要穿着便服。他附在我的耳边说:“试衣服的时候,你一直在我身上摸来摸去,得我心猿意马。”

 心猿意马是以前陈重在电话里经常用的一个词,每次听到这四个字我的身体就开始发烫,立刻比他还要心猿意马,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些嘶哑。

 却还是感觉不满意,仔细观察才发现是因为陈重的头发。那种剃了光头后新长出来的短发,虽然短,看上去却哄哄的,没有了军装衬着,简直像个刚释放出狱的劳改犯。

 告诉他自己的感觉,坚决带他去做头。陈重痛苦地问我有必要吗?对他说当然有“因为我想留在自己记忆中的,总是你最帅的样子。”坚持等他头发做好,立刻就用最短的时间把车赶到宾馆。

 心里思念了近五十天,身体也思念了五十天,一直拥抱到筋疲力尽,吻得舌头都麻掉了,才彼此分开。

 刚分开一秒陈重又扑过来,我拦住他:“等等,我想先仔细看看你。”

 陈重摆了个pose,问我:“帅不帅?”我笑着夸他:“嗯,好帅啊!我爱死你了。”

 然后飞快地问:“你呢,爱不爱我?”他冲过来把我扑倒在上。我抓住他解我衣扣的手,仍然不肯死心:“你说啊,爱不爱我?”

 陈重息着说:“爱死你了。”然后用力把我的手拨开。从语法上讲“爱死你了。”是个形容词,和“爱你。”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这种区别多少让我心中有一点点失落的感觉。我准备好了对他说:“我也爱你。”

 却没能听到陈重先对我说“我爱你。”三个字。但失落很快就消散得无影无踪,我渐渐心猿意马,注意力飞快地偏离到另一个方向。

 好像我们两个人之间,总有一个人会随时心猿意马,然后另一个迅速跟进。

 中场休息时间,陈重说:“好累啊,可是真奇怪,累完又想。”我笑他:“是你自己想,我并不想。”陈重说:“哈,别忘记是你启蒙了我,在上我要叫你师父的。”

 伸手重重的拧他,不知怎么眼前又晃过他第一次笨笨的样子,又有些心猿意马。

 陈重嘿嘿直笑:“还敢说自己不想?老实代,这么多天你有没有偷吃?”

 我愣了一下,心里酸酸的,麦当劳我都怕一个人吃,还会去偷吃别的?对他说当然没有。可是有或者没有,怎样才能证明?接下来几天,拉着陈重重新走了一遍我们以前一起走过的地方。告诉他某一天在某个地方,我一个人想起他,掉下了眼泪。

 陈重大为惊讶:“你会哭?你哭一次给我看,看见眼泪我才能相信。”我望着他:“你真想看?”他观察我好久:“你倒是哭啊,我都等半天了。”

 我说:“那好,你对我说,你不爱我。”他说:“我…”眼泪已经涌了出来,伤心彻骨的痛。

 陈重呆了两秒,连声说:“够了够了,我相信了,你真的会哭。”我却已经无法停止。他又呆了两秒:“好了好了,我不是还没说吗?别哭了,啊。”

 我冲他叫:“那你说啊,我听你说。”他搂住我:“我不说了,我永远都不说。你别哭了好不好?”

 我哭得更厉害。他凑近我耳边小声哄我:“这可是在大街上,好多人看着呢,你就别哭了行吗?我可没说不爱你,而且我也从来没有不爱你,对不对?”

 我说:“那你说,你爱我。”他说:“我…”我委屈地等,心怦怦跳。

 他耍赖皮:“人这么多,我不好意思说,找没人的时候我再说。要不我们回宾馆,我不不光说,我们还做。你说好不好?”他边说边加重了拥抱我的力度,装着一副心猿意马的样子。

 不再上他的当,感觉万念俱灰。连说一声都不肯,他不爱我,他一点也不爱我,他跟我在一起只不过是想做

 用力在他怀抱里挣扎,挣了很久都没挣脱他的怀抱。渐渐筋疲力尽。即使挣扎出去又怎么样,逃得出他的怀抱,我能逃得出自己的悲伤吗?

 我放声恸哭。一不留神已经咬住他的肩膀,那是斩钉截铁绝不留情的一咬,疼得自己心都颤了犹不肯松开。

 陈重终于忍无可忍。他一把推开了我,大声喊:“疼…啊!”看见他的手扬了起来,我扬起脸等,等他的耳光重重落在我的脸上,心想死就死个痛快。

 他终于没打,恨恨地说:“本来快说出口了,被你咬回去了,你活该。”我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他说:“你要我说的话啊。正好,也不知道怎么说,现在可以不说了。”我问他:“说一声很难吗?那就不要说,永远也不要说。”

 他大声叫:“第一次啊。从来没对人说过的。”我承认我又一次败给了他,就那么一个简简单单的理由,立刻叫得我柔肠百转。

 第一次啊。所以能够任何时候都叫得那样冠冕堂皇理直气壮。眼泪仍止不住地,傻傻地看着他肩头渗出丝丝血迹,后悔自己咬得那么重,想用手去摸一下都不敢,怕那痛会顺着指尖传到心里。

 陈重小声在喉咙里嘟囔了一声什么,然后大声问:“好了吧,可以不哭了吧?”

 不明白为什么可以不哭了。他叫:“你这人怎么那么赖皮啊,我都说完了,你还哭。”我被他的样子惊醒,刚才他那声在喉咙里发出的声音,难道是…什么?忙对他说:“我没听清楚,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无可奈何,飞快地又重复了一遍。我目瞪口呆,身子晃了晃,几乎要晕倒。

 我终于艰难地对他说出了那四个字:“我也爱你!”那天我无数次听到了陈重说我爱你,每隔一会就着他再说一遍,总也听不累。

 躺在宾馆的双人上,我笑得嘎嘎直响:“陈重,你怎么那么纯洁啊,什么都说是第一次。

 还有别的第一次吗,快点都出来。”陈重恼羞成怒:“是啊,第一次都被你拿走了,我已经不再纯洁了。

 以后,我一定要和一百个处女做,要听一百个处女对我说我爱你。”

 当然不会被他吓倒:“哈哈,你好有抱负啊。什么时候理想实现了通知我一声,我摆一百桌酒席为你庆祝。”他半天没有再说话。我不再洋洋得意,小心地问他:“处女真的很重要吗?”

 陈重说:“总有一个应该属于我吧。”他的表情很严肃,严肃得接近忧伤。

 被他的样子得心情沉重起来,犹豫着不知道该继续说些什么。想告诉他自己的第一次,是一种怎样的被强迫和无力反抗。

 可是,接下来那段颓废与放纵的日子,是谁强迫自己的呢?几乎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拉我,是自己堕落而已。

 我可以怪谁?陈重说总有一个应该属于他,我有资格说“不。”吗?如果我承认第一次是美好的,一个人想追求他理想中的美好,我凭什么要去阻拦,因为我会不开心?如果他不能开心,我又怎么可以再高兴起来?我是那么…爱他。

 偎依在他怀里,对他说:“陈重,如果是你觉得美好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去破坏。”

 陈重谨慎地看看我,犹疑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说:“我是那个意思。我们两个人明白,就行了。”

 没有再继续要求他说爱我,一天这么说下来,他肯定已经说累了;没有再继续心猿意马,几天这么做下来,我们都累得不行了。

 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里陈重在前面走,我哭着喊着都追不上他。

 惊醒过来发现身边另一半空着,看见陈重远远在沙发那边抽烟。我走过去,问他怎么了。

 他说:“你睡得那么甜,怕抽烟呛着你。”总是被他一句话就哄得开心起来,坐进他怀里亲他,说除了怕他离开我什么都不怕。

 他犹豫了一下,对我说:“我想回家几天看看。”听他说起过他的家乡,一个千里之外省台天气预报里都不出现的小县城。

 问他我可不可以跟他一起回去,他说:“那么久不回去,忽然领你回家,我自己没做好思想准备,对家里人也有些太突然了。我很快就回来陪你,好不好?”

 问他:“很快是几天?”他想了想:“一个礼拜。”痛苦地大叫太久了。

 陈重说:“路上都要两天,总不能我刚进家门就说要回来吧?毕竟是回去探亲,不是串门儿。”

 想了又想,飞快地跳起来给宾馆客服打电话订购车票,翻出一叠钞票给陈重,问他:“够不够?”

 陈重问:“什么意思?”对他说:“想让你快去快回啊,最近的一趟车是夜里两点,没时间买礼物了,你回去以后看什么合适就买点什么,你老家不会落后得连商场都没有吧?”

 他望了我一会,对我说:“我会想你的。”我轻轻抚摸他肩头,被我咬伤的地方,是一圈深深的伤口,估计痊愈后仍会留下印记。

 “还疼吗?”陈重说:“再怎么疼都值得。因为除了你,谁也咬不出这么完美的疤痕。”我恋地凝视那处伤口,被他哄得鼻子发酸。

 疤痕都可以完美,我们的爱情还有什么理由,可以缺损?
上章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