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
第九章
这么多年,我总是被青青一次又一次认同,只是不知道,这次陈重是先倾了青青的国,还是先倾了我的城。

 以前青青每次接到情书都会叫上我一起阅读,然后问我怎么样,我总是淡淡地说那个男孩没戏。

 我早已经在心中定义了青青理想中的爱人,绝对不是青涩得可以让人看一眼会口舍生津的小男孩。

 青青通常用一个词评价那些情书:“蹩脚。”我知道她不单是在评价那些情书,其实在她眼里,除了她爸爸之外的任何男孩或者男人,都是“蹩脚。”的。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青青不会喜欢陈重这样的男孩的,我一直觉得能打动青青芳心的应该是她爸爸那类型的男人,事业成功,风度一

 青青不止一次对我讲过爸爸下巴上淡淡的剃须膏味道,那是她记忆中最好闻的男人味道,可是陈重,上还是层浅浅的茸,距离使用剃须膏的日子应该还很远吧。

 似乎陈重从一出现和青青之间就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两个性格都很张扬的人,通常很难彼此欣赏,青青叫嚣着对我说要从陈重嘴里整出“哇靠。”两个字的时候,我是在心里偷笑的,那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战役,我愿意旁观。

 有一种感觉,今天并不是陈重的生日。青青最后却完全相信了。我并不是比青青聪明的一个人,但是我都看出来的事情,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或许因为从始至终我都是一个旁观者吧,陈重精彩的演技只针对青青一个人,他没有拿我当对手,所以才会在某一个我和青青几乎被他耍得张口结舌的瞬间,对我善意地那么笑了一笑。

 平凡如我,永远不会有人认真地把我当成对手。青青叫着要我献花的时候,我飞快地逃开,捧了那么长时间,花束上都沾上我的心跳和体温了,最后那一刻,还是落荒而逃。

 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无论心里怎样期望着的一个画面,真把我推到台前,忽然就丢失了所有的勇气。

 并没有离开很远,跑开不久又偷偷溜回来。陈重说:“谁送这束花给我,我就送还给谁。”

 听见真是好后悔呀,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打死我都不会逃。并不是没有人送过花,可是那些花总和送花的人一样,让人提不起精神。

 今天这束花被陈重这样一个人送过来,想必会是一个永远都不“蹩脚。”的回忆。但是真正的好事,我从来都无福消受。那花,陈重自己也希望送给青青。我离开是正确的。

 看见青青抱着玫瑰,目光渐渐变得没有焦点,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场战役里,我知道青青已经输了。

 我呢?他们去楼上开房了,我坐在大堂等他们出来。一次次心神恍惚,总想起陈重眉眼间倾国倾城的好看,想起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所有精彩的表演。

 整个过程,他一共望向我三次,每一次,都那样清晰的被我记忆。结果陈重完胜。他一个人不仅打倒了四个烂仔,还俘虏了两个美女,如果我勉强也算是个美女的话。

 他说:希望能收到两束玫瑰,那样他可以左拥右抱…男人总是那样贪心的吧。

 这种事情我是不可能参与的,我想,我永远都只有旁观资格。今晚青青惨败,她倾了她的国,还赔了一次夫人。

 我更惨败,旁观着一场属于别人的战役,不知不觉中已倾了自己的城。

 1991。11。14。夜

 青青第二次和陈重去了宾馆,这一次,我没有跟去。以前总跟着青青,是因为怕她受到伤害。明知道自己并不能保护她什么,但是有我跟着青青,就算是伤害也可以两个人一起承受。

 升高中那年,我差两分没有被重点中学录取,青青对我说,放心吧,你去不成,我也不会一个人去读的。

 心就被她一句话暖得发烫,也从那个暑假,青青教会我知道,两个人一起受伤,总比一个人伤得轻些。

 和陈重在一起,不用担心青青会受伤害,我已经没有继续跟着她的必要,而且青青的态度,也似乎愿让我再像从前那样坐在大堂等。

 青青其实很关心我的,她一定以为在家里等她,总比在大堂里等感觉不那么无聊。

 只是这一次,不仅无聊,而且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单。我第一次感觉到,在青青的生命里,我变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很想告诉青青,那样等,我并不感觉无聊,反而是种幸福。可是,终于并没有说出口。

 和陈重在一起,现在已经是青青最大的快乐,有人在大堂里面坐着等,心里多少会有一点牵绊的。

 我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私念,去破坏青青的快乐呢?青青说,所有美好的东西,她总想和我一起分享。

 今天她甚至荒唐地说,我可以和她一起去爱陈重。她好傻啊,那样的念头都可以升起,爱情也可以拿来与人分享吗?我也好傻,爱上陈重的话都敢说出,一个旁观者也有资格参与吗?

 这两天,青青不停地在我耳边讲述陈重,他十六岁当兵,十七岁就代表中队参加支队的军事比武,拿过多少冠军,配合公安抓获过多少罪犯,最危险的一次曾经一个人面对三个穷凶极恶的劫匪,其中一个手里还有

 立过几次功,受过多少嘉奖…所以打倒几个小烂仔,对他来说不过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的膛怎样宽厚,他的臂膀怎样强壮,他的腹肌怎样清晰可见线条优美。

 甚至陈重是第一次和女孩子上也拿出来讲,怎样笨拙,怎样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青青不知道,我已经比她还要沉沦了啊,在她无休无止的讲述里,那么多的陈重重叠在一起,汹涌着扑面而来,几乎把我淹没。

 而之前陈重曾望向我的所有目光,在回忆中渐次重现,一次比一次令人惊心动魄。

 今天,陈重又多看了我一眼。虽然我当时在努力望着别处,可是我还是感觉到了那一眼。那是他去上岗之前的最后一眼,不是望向青青,反倒望向我。

 暮色如水,他那一眼无尽绵。他转身之后,直到消失在铁门那端,再也没有回头。所以我说,那是他离去时的最后一眼。为什么是绵呢?为什么是我?

 记得有谁说过:人只看见自己想看见的东西。不过是我第一个人纯粹一厢情愿的臆想而已,我希望他最后一眼望我,我希望那一眼是绵。

 对青青说想给陈重一耳光,他那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对青青说我为她难过,为了陈重她已经把自己丢了。

 说完被自己吓了一跳,我是怎么了?嫉妒到要说闲话去破坏青青极尽完美的快乐吗?

 青青一直姐妹般地对我,我怎么可以如此心存嫉妒!陈重的上衣拿下来,裹住了青青,也裹住了我。

 我一次次被衣服上陈重身体残留的气息惑,也一次次后悔。不可以再妄想了,不可以再继续贪念。

 这么多年,我已经欠了青青那么多,用一生都无法偿还。陈重从哨岗下来,我一直在努力低着头,不去注意他的一举一动,我怕看见他偶尔一道眼光,再从我身上掠过。

 每一次掠过,对我都是一次刻骨铭心的绵,我怕再多看见一次,会淹死在自己贪念中的绵里。

 有一种美好,只属于青青一个人,无论我心里多么渴望,也不可以要求。

 就连偷偷想一下,都是不可原谅的错误。祝愿青青永远快乐幸福。希望陈重永远珍惜青青。

 祈求他们会原谅我,让我可以,得到救赎!1992。3。11。教室还是同一间学校,我又一次重返校园读书,环境依旧,高三紧张的气氛依旧,唯一陌生了的,是周围崭新的面孔。

 我无数次偷偷环视他们,没有找到一张曾经相识的容颜。这间学校的本科升学率一直接近百分之百,没有旧的同学重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每天竭尽全力看书,累得几乎脑子都要坏掉,可是第一次考试,就考得惨不忍睹。

 没有了青青带着我读书的日子,根本就是地狱啊,以前轻轻松松就考进前十名的历史,随着青青的退出,将永远不会再重演了吧。

 今天班主任找我谈了一次,让我不要有心理负担,一次考试成绩代表不了什么,在我来这个班之前,他看过我的档案,调阅了我以前每一张试卷,他对我很有信心。

 回来后诚惶诚恐,恐怕他要看走眼了,今天的我,和曾经的我,已经不可能再相提并论。

 那时候我有青青啊,如果青青在我身边,我是什么困难都能顶住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决定回来读书。

 那些一个人呆在家里的夜晚,脑子里都是青青…和陈重彼此绵的情景,一次次恐惧得不能入睡。

 我恐惧,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藏了那样一个可怕的魔鬼。他不停地对我说:其实陈重心里爱的那个人是你,只不过因为你逃开了,叶青替你送了那束玫瑰给陈重,所以陈重才把叶青搂进了他的怀里。

 这当然不是真的,可是,很多时候,我竟然愿意相信。我好可。怎么才能驱走心中的那个魔鬼呢?他让我越来越痛恨自己,越来越觉得自己恶心。

 记起那段忘记一切的日子,因为读书废寝忘食的日子,脑子都是书,多么幸福的一段日子啊。

 于是又选择了读书,希望我的心,能够被另外的东西占据。最后一次见到陈重还是去年的11月14。那次之后青青再去见陈重,我都坚决地回避了,一个心中藏了魔鬼的人,根本连旁观的资格都不应该有。

 对我那么好的青青,一切都拿出来和我分享了的青青,我有什么理由,看着她快乐而心如刀绞。

 爱情是青青的爱情,陈重是青青的陈重,我多看一眼都是亵渎。但是不见不代表就可以解,青青的声音里有陈重,青青的思念里有陈重,青青的身上已经重叠了陈重的影子。

 我知道陈重站岗了,我知道陈重下岗了,我知道陈重要去参加集训了,我知道陈重走了…昨夜青青在上辗转反侧,最后一个人跑到天台上。

 没有了陈重陪伴的青青,应该很寂寞。最近的日子,我总在回避她,我怕她会在我面前提起陈重,怕自己亵渎她的信任。

 感觉自己变坏了,也许,早应该把自己心中的魔鬼告诉给青青听吧,没有青青教我怎样成长,我已经越来越偏离人生的方向。

 悄悄走到天台,看见青青在玩着一个发光柱的东西,那些光柱向夜空,我听见是她正和陈重窃窃私语。

 我没敢停留太久,我不忍心打扰他们。再一次祝福他们两个,再一次,祈求他们的原谅。

 魔鬼永远打不赢天使的,我要开始读书了。1992。4。29。夜三天前接到青青的电话,陈重已经参加完总队的比赛回来,她正陪他休假。

 很想问问陈重成绩怎么样,终于还是没问出口,唉!自己就是这样一个没用的人啊。

 不过像陈重那家伙,去比赛就会拿冠军的吧,不然怎么骨子里都一副骄傲的样子。

 哪像我,连续几次考试,都考得一塌糊涂,现在连班主任都懒得找我谈话了。

 今天回了趟家,陪妈妈说了一会话,谈起最近的学习情况,想起以前跟青青一起读书的时候。

 风光不再啊风光不再,身边没有了青青,我永远是一只平凡的丑小鸭。

 几天不见青青的人了,她一定每天和陈重绵在一起。奇怪哦,每次提到陈重,我都想到绵这个词,好像跟他在一起除了绵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

 这个习惯要改掉,我可还是个纯洁少女,脑子里要坚决杜绝的东西。

 纯洁少女?如果以前和青青那几次荒唐游戏不算失身的话,应该还算纯洁的吧。

 想想还真后怕,如果不是后来青青说那个的时候会想起男孩子,我们继续发展下去不是会变成同恋?还好还好,那些都过去了,我们最后都没有变态。

 有件事可喜可贺,今天居然收到了一封情书。宁容同学:你好,很想跟你个朋友。

 从你来上学的第一天起,我就被你…哈哈哈哈,这样的东西被青青看到,肯定又笑得肚子会爆掉吧?

 学着青青以前的样子在上面加了个大大批注:“蹩脚。”然后走到黑板前面,用胶水粘了上去。

 对不起啊,谁让你把情书写得那么蹩脚呢?我不算过分哦,如果青青在,还会先大声朗读一遍再去张贴的。

 以前我是没有勇气这样做的,没想到今天也做了一次,为了纪念那些与青青同在的日子吧。

 开始疯狂地想青青,陈重回来了,她快乐吗?她幸福吗?她被陈重欺负了吗?
上章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