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
第十一章
晚上陪容容狂翻了一阵书,我们又像过去那样一起躺在上,肩膀靠着肩膀,都觉得无比开心。

 笑意不自觉地漾,这间卧室又恢复了曾经的温馨。容容说:“这样读书才找到感觉啊,一个人无聊死了,看什么都记不住。”

 我说:“加油啊,别忘了,去年我们曾经拿过全校一二名的。”容容叹了口气。

 “你真不准备继续读了?”“也许,还会读下去的。陈重十月份就会退伍了,想看看他怎么打算。”

 “啊!真打算这辈子交给他了?”“不知道,明天…谁知道呢。”

 “我们两个,要做到像以前那样坦诚好吗?这些天,心里憋得好厉害。”

 “我也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永远都是不离不弃的朋友。”

 “嗯,不离不弃!咦…怎么听起来像在海誓山盟啊?不会是你又想变态了吧!”

 “居然说我变态?好,那就趁陈重不在,抢先把你这个纯清少女做掉,免得最后便宜了那个混蛋。”

 “胡说什么啊,坦诚归坦诚,你们两个的事情别牵扯上我,我不会陪你疯的。”

 “还想逃跑?嘿嘿,告诉你,你休想,你不是说,两个人一起,怎么样都会比一个人好很多吗?”

 “不是一回事啊,警告你,再说我生气了。”“容容…”“嗯?”

 “唉…”“怎么了?”“没什么,睡吧。”“容容…”

 “怎么了青青?”“我…”“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快点,我有点困了。”

 “唉…还是…算了吧。”“那我睡了。”“容容…”“想说什么就说,我听着呢。”

 “…”“想陈重了吧?”

 “我心里发慌。”“给他打电话,他不是带着电话吗?”

 “…”“怎么不打啊?以前也不是没有半夜吵过他。”

 “不是因为想陈重,而是心里发慌。”

 “他去集训那么久也没见你这样,这次不是说一个礼拜就回来吗?”

 “不是这事,算了…你不明白的。”“你不说我怎么明白?还说要彼此坦诚呢,骗人。”

 “你到底说不说啊?郁闷死了。”“你没有睡着吗?”

 “我在等你说话啊,睡着?你睡着了我就睡。”“我不敢睡,我怕会再做昨天的恶梦。”

 “什么恶梦?”被吓得哭泣起来,那梦境,好可怕。一个看不清模样的女孩拉了陈重跑,我追,哭着喊着陈重的名字,他回头问我:“她是处女,你是吗?”

 灯亮了,刺得眼睛发痛,我遮住眼睛:“把灯关掉。”灯灭了,四周一片黑暗,我的心在黑暗中不停下堕,无休无止。

 哭着喊:“开灯。”容容把电话递到我手里:“给陈重打电话,现在。”容容,她知道我的梦?想起昨天陈重一句“怕抽烟呛着你。”立刻让我不再惊慌的情景。

 好想听他再说点什么,他总是一句话就轻易地把我带到云端深处飞翔。

 手指放在按键上,犹豫着该不该给他打过去。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正是自己想拨出的那个号码。

 电话那端,陈重带点乡音的问候:“喂。”感觉他手指间烟雾飘绕的香烟透过电话一丝一丝传到鼻端,莫名其妙的又哭了起来。问他:“你在抽烟吗?”

 他说:“这么远你都能闻到啊?不会呛着你吧?”

 对他说:“你永远不许戒烟啊。永远都不许。”他说:“奇怪,不是说抽烟有害健康吗?今天老妈还怪呢,小小年纪就抽烟。”

 我说:“那就不在你妈面前,反正在我面前,你不许戒烟。”他笑:“想戒都不一定能戒掉呢,你不用担心这个。”

 心里安定下来,一个梦而已,陈重,不就在那里吗,一个电话就可以到达。通完电话又躺在上。容容说:“原来梦见陈重戒烟就吓成那样子啊。”

 对她说不是,犹豫着该不该告诉她。容容翻了翻身子,给我一个脊梁:“郁闷,我睡了。”

 “容容,你睡着了吗?”“睡着了。”“郁闷着睡着很伤身体的。”“…”“想知道我那个恶梦吗?”“不想。”

 “哦,那睡吧,我也睡。”“其实做恶梦怕什么,就怕做美梦。”容容把身体翻过来,肩膀又靠着我的肩膀。

 “为什么?”“多么可怕的恶梦,醒来就不可怕了。美梦醒来,才发现活着就是恶梦。”

 “好有哲理啊,讲出来分享分享。”

 “郁闷,我要做美梦了,拜拜。”“不说我也知道,你的美梦是什么。肯定梦见跟陈重绵,嘿嘿。”

 “哎!我在睡觉呢。”“我说对了吧?”“你做你的梦,我做我的梦,各不相干吧?”

 “换?”“恶梦换美梦?你还会划算的,不换。”

 “不换就不换,反正我已经知道了。”“我梦见清华的通知书了,美吧?”

 “换不换?不换我拿你的记读给陈重听。他肯定得意死,一下子俘虏两个美女耶!”

 “…”“谁送这束花给我,我就送还给谁。听见真是好后悔呀,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打死我都不会逃…”

 “你还有完没完?去读啊,反正早晚死在你手上,早死晚死都一样。”

 “心里巴不得我去读吧,情书写好了,怎么送出去,还真是个难题。”

 “叶青,你重轻友,靠出卖朋友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你不仁不义,你卑鄙小人。”

 “好心帮你,还不承情。那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打啊,怎么不打啊?”“打就打,谁怕谁。”我坐起来,打开灯装模作样去拿电话。

 “青青,你想我以后把所有的话都憋在心里,永远不讲出来吗?想的话就世界读,像以前当众念那些蹩脚的情书一样。”

 容容的眼泪哗啦哗啦落了下来。我开始慌了:“容容,我和你开玩笑呢,你明知道我逗你玩的。我发誓,我真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千万别当真啊。”

 容容说:“誓言是用来蒙蔽朋友的最好武器,这是你自己说过的话。”

 我说:“我错了,那是我信口开河。其实誓言是见证友谊坚贞的最有力证据。

 你没看电视里面,上法庭都要先宣一下誓的。”容容说:“那好,我向你发誓,我没有做你说的那种梦。你相不相信?”

 我连声说:“相信,相信,绝对相信。”

 “一听就言不由衷。”“厉害,我言不由衷你都能听出来。那你告诉我,你的美梦是什么?”

 容容说:“昨天我梦见你和陈重结婚了,你生了个小孩,我推着婴儿车帮你们照看孩子,远远看着你们两个在客厅里说话,觉得自己很幸福。”

 我被容容的梦震撼得呆住了。那是一个美好到极致的梦境吧,陈重,容容,在未来那么远的日子都陪在我身边。

 容容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可笑,到你结婚生子了竟然还想跟着你。”

 眼角润起来:“怎么会觉得你可笑呢,那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啊,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这辈子我就算没有白活了。”

 容容叹了口气:“终究只是一个梦,醒来才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我小心地说:“我们两个一起努力,或许就不仅仅是个梦了!”容容怀疑地问:“怎么努力?”我说:“我们两个发誓不离不弃,然后就…三个人…”

 容容大叫:“你疯了,我说过,我不会陪你疯的。”

 “这不叫疯,应该叫理想。我以前看见过资料上说,在也门,科威特那些回教国家,是实行一夫多制的,我们可以去那里拿新的身份,在那里结婚,然后随便到哪里一起生活。”

 “我晕了,青青,别说这些话你是认真的,我当从没听见过。”

 “我当然是认真的,其实很早我就研究过这方面资料,曾经郑重向爸爸提过这个建议。可惜妈妈和阿姨之间,达不到我们两个这种默契,要不然,我那个爸爸妈妈重拾旧好的愿望早就实现了。”

 “严正声明,咱们从来没有过什么默契,要我跟着你当丫环都行,也绝对不会给你那位陈重当小老婆。”

 “说的真难听,我们之间还分什么大小,真要分的话,你大我小,ok?”

 “哈哈哈哈,天方夜谭到此结束。我要睡觉了,求求你,先让我做个清华梦再说。”有些事情,终归只能是天方夜谭。
上章 淡色满楼之天堂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