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双凤求凰 下章
第一章 初遇情事
“梦瑶,这里,这儿。”看见妹妹抱着孩子从出口处走出来,挥着手,试图引起妹妹的注意。

 “啊,姐姐,姐姐我好想你,你好吗?”看到了姐姐的招手,于是快步走向女人。

 “我的梦瑶还是那么好看,哎呀,这是我的小侄女吧,哎呦呦,好可爱。”连忙接过妹妹怀中的小婴儿,好似还在梦中的小婴儿抿着小嘴还在睡。女人喜欢的舍不得放手。见自家姐姐欢喜的样子,柳梦瑶不忍打破姐姐的慈母样子,但是姐姐显然忘了这还是在机场,柳梦瑶不得以才出声提醒。

 “姐姐,我们回家去吧,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有些累了。”

 “哎呀,你看看我,这,呵呵,快,走吧。”忙将小婴儿递还给妹妹,自己则拿过梦瑶的行李,走到外边自家的汽车旁,将行李放进后备箱,驱车回家。

 “梦瑶啊,离到家还得有一段时间呢,你先睡会吧,到了我叫你。”女人边开车,边看向后座上的妹妹,微微一笑。

 “没事,我也不怎么困,在飞机上睡过了,不过,怎么姐姐不住在之前那个地方了吗?”

 在梦瑶的记忆里,姐姐的家不会太远的啊。

 “哦,你姐夫啊前一阵刚刚在市郊买了套房子,虽然私密很强,但是离市里还是有些远了。”女人说起自家男人虽是有些埋怨,但更多的是浓浓的幸福感。

 “哎,姐夫呢。”只看到自家姐姐来接。

 “别说了,还不是医院临时有事,做医生的都这样,不怕你笑哦,有时候都要提上阵了,结果来电话说有急诊,结果又匆匆,就回医院了。

 真是,梦瑶啊,你别在意啊,只有姐姐来接你。”怕梦瑶以为自己老公对自己来家不满意,于是解释说。

 “姐姐,说什么呢啊,我怎么会那么想,姐夫也是因为忙嘛。”两姐妹一路上说说笑笑,不一会,也就到家了。

 柳珺瑶的新家位于市郊的一片富人区,独门独院,进院的大门两旁种着成片的法国梧桐。

 在茂密的树林里还有一个白色秋千和白色休闲餐桌椅。大门口摆放着怒放的鲜花。

 “姐姐,怎么,你中彩票了吗,这个房子很不错哦。”摸着门口盛开的花,调皮的和姐姐开着玩笑。

 “哪有啊,还不是你姐夫,干了有十几年的医生了,加上我的工资也不怎么低,再说,当初父亲母亲去世,不是也给我们留下了些钱吗?”

 说道早已去世的父母亲,姐妹俩有些悲从中来。还是妹妹打破了周围渐渐弥漫的悲伤氛围。

 “姐,别伤心了,看到你这样,爸妈在天上也会不高兴的,我们快进去吧。”

 “你看看我,可能是年纪大了,最近总是这样。”笑了笑,忙开门,进屋。

 “哇,姐,没想到这房子不仅外边好看,连内部的装修也很有品位啊。”屋子的内部主要以欧式风格为主,纯白色为主,浅棕色的实木地板,欧式吊灯,还有那盘旋而上的实木楼梯。

 “呵呵,怎么样,不错吧,这都是你姐夫得,他就喜欢白色,估计是自己是医生的缘故。”语气里是慢慢的骄傲。

 柳梦瑶只是会心一笑,自己这个姐姐啊,一提起姐夫就脸幸福,想起九年前,姐姐突然和自己说,她要结婚了,自己问她,俩人认识了多久,姐姐当时是怎么说的,她说:“也许只有一眼吧,我就爱上他了,我还从来没遇见过令我如此心动的男人。”于是,在俩人相识一个月后就匆匆领了结婚证,因为双方都是没有父母的孤儿,甚至连喜酒也是简单办的。

 自己当时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哪里懂得这些,只知道,无论姐姐做什么决定,自己都会支持。

 “哎呀,你看,我光顾着和你说了,来,我带你去房间看看,姐姐亲自布置的哦。”领着妹妹上了旋转楼梯,二楼一共四间屋子,一间主卧,一间客卧,一个书房,还有一个公用卫生间。

 将妹妹领到客卧门口,推开门,只见屋的粉红色,粉的墙纸,粉幔,甚至连窗帘的薄纱也是浅粉的。

 在大的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粉婴儿。柳梦瑶很感动,姐姐对自己就像母亲对女儿一样好。

 “姐,你还当我是小女孩啊,都是粉红色的。”虽然很感动,但还是调皮的对着姐姐撒娇。

 “我的梦瑶啊,在姐姐看来,永远都是小女孩。”说着,还爱怜的摸了摸妹妹的头。柳梦瑶只是笑了笑,她知道的,姐姐对自己有多好。

 走到边,正想将小婴儿放进婴儿,却见小宝宝正张着大眼睛,笑呵呵的对着妈妈笑,谁料刚离开妈妈怀抱的小宝宝,随即大哭起来。

 但看妹妹好像无动于衷,也不伸手抱抱孩子。柳珺瑶见此情景,哪里舍得,紧忙把孩子抱在自己怀里,轻轻的哄着。

 还埋怨的对妹妹说:“孩子都哭了,你怎么也不抱抱啊,你看看,我们小萱萱哭得多伤心,哦哦哦,不哭哦,宝宝乖。”一向喜欢孩子的自己,一看到孩子哭,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姐姐,小孩子不能太惯着的,哪能只要人一直抱着啊。”就知道姐姐一向心软,哎。

 “我就乐意抱着,我就喜欢我们萱萱,是不是啊,嗯,小乖乖。”怀里的小宝宝早就不哭了,一直对着柳珺瑶笑,直把柳珺瑶笑的心都醉了。

 看着姐姐不舍得放手,柳梦瑶无奈的摇摇头。

 “好吧,姐姐,你喜欢抱着那你就抱着吧,我想喝水,在哪里啊。”

 刚刚还没感到口渴,现在却有些渴了。

 “哦,在厨房呢,来,我去给你拿。”

 于是又怀抱着萱萱,领着妹妹下了楼。让妹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自己去给妹妹倒水。

 “来,给,对了,是不是该给孩子喂了。”将水递给妹妹。

 “哦,时间还没到呢,还早着呢。”姐妹俩又在沙发上看了会电视,又逗了会孩子。

 然后,柳珺瑶的手机响了。

 “嗯,好,我马山回去,知道了。”挂断电话,原来是公司打来的,正由柳珺瑶开发的正在运行的项目出了点事,需要马上回公司。

 “梦瑶,真是对不起,公司有事,我得马上回去。”对妹妹有些歉疚,妹妹才刚到自己就要回公司。

 “姐,这有什么,你快去吧,我能照顾好自己的。”怕姐姐耽误时间,催促着。

 “那好,你自己在家照顾好自己,一会去楼上睡一会,估计你姐夫晚上还能回来,一会我从公司回来的时候,顺便买些菜,咱们一家人好好吃一顿团圆饭。”随后,有嘱咐了妹妹两句,包括什么东西都放在哪,把这当成自己的家等等。

 最终在柳梦瑶的无奈下,才驱车回公司了。

 ---

 姐姐走后,柳梦瑶又在客厅看了会电视,感觉有些倦了,看了看怀里的女儿,似乎也有些困了,于是打算上楼睡会,刚起身,怀里的女儿就大哭起来,轻拍了拍却丝毫没有缓解,于是看了看表,原来是小萱萱吃饭的时间到了。

 想到家里也没有别人,于是,柳梦瑶就干脆在沙发上,解开自己的衣襟,衔起因生育而了数倍的雪白,捻起左,喂到女儿嘴里。

 小萱萱看样子是真的饿了,小嘴的特别用力。

 “妈妈的乖宝宝,轻点。”被女儿的有些疼。

 正在这时,突然大门开启,走进来的是一个长相并不算英俊,高大黝黑的健壮男人。

 二人的视线在空气中汇。这应该就是姐夫了吧,不过姐姐不是说,姐夫要到晚上才会回来吗,怎么现在才三点钟就回来了。

 柳梦瑶此时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袒地给女儿喂,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那个刚走进屋子的男人。

 看到自己的姐夫,正紧盯着自己,猛然想到自己的样子,想到姐夫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不由地了下身,被女儿的硕大头从女儿嘴中滑落,在空气中颤颤巍巍的棉头甚至还白色的汁。

 也不管女儿是否吃,女人急忙想要将衣襟拉上,借以阻止男人赤的视线。

 似乎是对男人炽烈的目光紧盯的不能自己,柳梦瑶又情不自的抬起头,看向男人,想着这样的男人,这样高大的男人,才是自己内心里的理想伴侣。

 男人也直视着柳梦瑶,想着这个美丽娇小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妹,内心中发的爱情与望蒸腾而起,那份悸动,原来竟是多年未曾体会到的心动。

 正当两人互看的情萌动时,我们的小萱萱不乐意了,自己还没吃呢,饭饭怎么就没了呢,不依不依,我哭。

 孩子的哭声,打断了两人在空气中互相传递的情愫。柳梦瑶暗骂自己怎么能对姐夫产生异样的情愫。女人本想先将衣服穿好,去楼上再喂女儿吃,来缓解尴尬。

 奈何自己的宝贝女儿却不动妈妈的良苦用心。看到妈妈要将衣襟掩上,哭得更大声,一边哭一边用小手扒拉柳梦瑶的衣服,试图把自己的最爱出来。

 看着女儿哭得好不伤心,女人也不忍心,只好又将衣襟拉开,小心地只出左,放进女儿的小嘴里。

 上了自己的最爱,小萱萱才安静下来,伏在妈妈怀里乖巧的

 男人了鞋子,走进客厅,坐在柳梦瑶身旁的沙发上。

 “是,梦瑶吧,不好意思,今天突然有台手术,没有去机场接你,真是不好意思。”看着娇的小女人害羞的低垂着头,会心一笑,心有些类似爱情的触动。

 表面上看似没有太大变化的问候着,内心里却在看到那红的头在婴儿的小嘴里若隐若现时,有如白马奔腾,望上升。

 “嗯,姐,姐夫,您好,没,没关系,有姐姐就很好了。”小女人期期艾艾的回答。

 半天柳梦瑶没有听到男人的答话,于是想要抬头看看男人怎么了,却不曾想到,男人正如看到猎物的狼一般,看向自己的口,左被孩子叼在嘴里,本来藏在衣服里的右不知不觉间早已被女儿的小手扒拉出来了,靡的淌着汁

 “姐,姐夫,别看。”小女人不好意思的想要将右掩藏起来,却见男人猛地起身,来到自己身边,阻止了刚攀上衣扣的小手。

 眼神却一错不错的看向女人在外的波的玉。不能自已的将手放在右捏着,将其成各种暧昧的形状,痛的不住男人如此的亵玩,汁“噗噗噗。”的涌出来。

 “嗯,呀,呀。”男人看此情景,再加上女人舒服的叫,猛地咬上那殷红的头,大力着,力道大得好似要将它整个下似的。

 “啊啊啊,姐夫,姐夫不要啊。”感的尖被男人轻咬着,舌尖挑逗的来回拨。

 理智上想要推拒男人,奈何自己自从怀孕至今,老公一直都没碰过自己,正是二十多岁,情涌动的年纪,肿被男人吻的那般舒服,行动占据上风,于是将男人的头向自己,向上,想要更多。

 迷糊间,看到男人和自己的女儿,一人占据一边,伏在自己口,着自己的汁。不情涌动。男人看向旁边已经吃了吐出头的的宝宝,于是起身将孩子放在一旁的沙发上。

 复又回到女人身边,看着在情中的女人,黝黑的双手又在玉捏着,则吻上女人娇的红,互相换着彼此口中的津

 靡的银丝顺着两人的边滴落在白色的沙发上。男人继续嘴上的动作,大手却从裙边探进,来到女人已经动情的私处,隔着内抚摸着肿淌出的爱了男人的手指,小指似有似无的刮着充血的小核。

 “嗯,呀呀,好。”想要,好想要,想要他进来。男人放开女人被啃咬的红的小嘴儿。细长的手将女孩的衣襟全部挑开,扯下罩,灵巧的舌着双,复又来到小腹上,坏心眼的画着圈圈挑逗。

 或是轻轻的吻着,或是重重的着。一番吻过后,陆梦瑶如雪的肌肤上早已布青紫的吻痕。

 舌尖又调皮的向柳梦瑶的小巧肚脐时,酥麻的快慢令女人不由自主的扭动身体,叫连连。

 “宝贝儿,你好感。”抬起身,在女人耳边调笑的说道。手不闲的拉开女人裙子上的拉链,抛下裙子。出了黑色的蕾丝丁字

 “宝贝儿,你好,竟然穿丁字。”说罢,不等柳梦瑶回答,随即亲吻上女人光的大腿,身下人儿再次浅出声。

 来到女人的股地,来回轻扯着卡在的内细带,即使已经已经生过一个孩子的柳梦瑶,密处依旧如同处子般粉,并不浓密的细小绒卷曲着。

 猛地吻上,隔着薄薄得布料,或上或下的来回着。和口水沾了整个娇口,越来越重的舐咬,直的那粒娇的花核充血变硬。水打了蕾丝内

 “宝贝儿,你怎么这么感,都了呢。”

 “唔,嗯,进去,求你进去,我好热,好热。”柳梦瑶显然已经失在情中。

 “宝贝儿,一会你姐姐就要回来了呢,我们要快一点,来,给我也。”

 ----

 将女人抱起放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趴伏在柳梦瑶身上,以头对脚,将在女人的中,自己则埋头在女人的密处,着肿的花核,着黏腻的爱

 自己的望被包裹在火热的间,瞬间大数倍的茎体甚至不能被女人的小嘴完全纳入。

 “嗯,再进去一点。”柳梦瑶并不足于现状,想要被大入。被大的利刃撑大的小嘴儿,尽力的纳着男人的望,手则抚慰上硕大的卵蛋。

 “嗷,人,好。”于是不顾女人是否能承受,狠命的大力“唔唔。”

 利刃恐怖的直至女人细的软嗓。突然将从柳梦瑶的嘴中出,跪坐在女人的白肩膀处,对着女人出情的小脸,动着手中的硕大,加快速度,吼叫一声,将在柳梦瑶的边,睁开眼的柳梦瑶看到的就是男人刚刚过后动着自己的硕大,延缓着快的样子。

 男人醉的神情,深深的印在柳梦瑶的眼里,心里。情不自的将男人在自己边的浓稠进嘴里,更伸舌干净男人沾着的茎体。

 事后,男人将柳梦瑶抱起,送到楼上女人的房间,又下楼去将孩子抱上来放进婴儿里,刚刚两人的烈情事,完全没有影响到小家伙,睡着正香呢。

 男人在柳梦瑶身边躺下,将女人揽在怀里。

 “小乖,怎么办,我喜欢上你了,不,应该说是,我爱你,不可思议吧,只刚刚一面,我就爱上了你。”在女人耳边轻声呢喃。

 “姐,姐夫,我。”紧紧被在男人拥在怀中的柳梦瑶紧紧地抓住男人的衣襟。

 “嘘,宝贝儿,别叫我姐夫,叫我军,好不好,叫一声。”

 “姐…军,军,我,我也,我也爱你,怎么办,我觉得好对不起姐姐,姐姐对我那么好,我,我怎么能…”

 紧紧地依靠着男人,柳梦瑶伤心地着泪,背德的快过后是无止尽的恐慌与空虚。

 “宝贝儿,我好高兴,我好高兴,在我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时候来我的爱情,宝贝儿,乖,你姐姐,你不用担心,交给我好不好,嗯?”

 如同哄孩子一般,拍抚着怀中自己疼到心尖的颤抖的小女人。

 “嗯,好,我只相信你。”将头埋进男人的口,听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很有安全感。

 “宝贝儿,你先休息会,我去楼下收拾一下,好吗。”知道男人要清理的是什么,于是。放开男人,红着脸点头。

 低头衔上女人的,相互撕扯着,当感到怀中的小女人要窒息了才松开。

 亲亲了柳梦瑶的额,下,去楼下收拾刚刚两人的证据了。躺在上的柳梦瑶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俏脸通红,和自己姐夫相通的爱意,战胜了对姐姐的愧疚,自己怕是不会放开男人了吧。

 楼下,程志军刚刚收拾好,柳珺瑶就回来了,还拎着大包的食品袋。男人见状忙帮着拿了过来,放进厨房。

 “哎,阿军,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看到小妹来了吗。”

 本以为男人回来的会很晚呢。

 “哦,今天手术做完就下班了,看到了,在睡觉呢。”

 男人将柳珺瑶买的东西一次放进冰箱。

 “是吗?可能是太累了吧。”是做的太累吧,男人心想。

 “阿军…”柳梦瑶洗好澡,刚下楼梯就看到让自己难过的一幕,自己的姐姐正从背后拥着姐夫的

 姐姐是姐夫法定的子,自己又算什么呢。男人不经意的回头,正好看见自己的心尖正站在楼梯上,看着自己和珺瑶,泫然泣的样子。

 男人哪能看得过去自己的心肝有如此表情啊,不经意的挣脱开柳珺瑶的束缚。

 “小妹睡醒了啊,正好,再等会儿,一会就开饭了,看姐夫今天给你一手。”

 看到小乖还是愣愣的样子,男人好心疼。

 “哎,梦瑶,睡醒了吗,你脸色不是很好啊。”

 急忙走上前去,摸了摸妹妹有些苍白的小脸。

 “哦,没事啊,可能是还有时差吧。”对于姐姐的关心,自己真的感到负担,愧疚的负担。

 晚上,三人坐在一起吃了顿团圆饭,期间柳梦瑶一直兴趣缺缺,只懒懒的答几句,柳珺瑶以为妹妹身体不适,嘘寒问暖。

 只有程志军知道,小乖是因为看到自己和柳珺瑶的亲密才这样的。大家吃好后,男人去刷碗,留下姐妹俩看电视谈心。

 快到睡觉的点,姐姐催促着妹妹去睡觉,男人趁柳珺瑶不注意的时候,凑近柳梦瑶的耳边悄声说着什么。

 然后和柳珺瑶离开,进屋去了。柳梦瑶回想起男人刚刚在自己耳边留下的炽热话语,不脸红成一片。

 “小乖,今晚等我,不要锁门啊。”柳梦瑶怀着这句话,又兴奋又紧张的躺在粉的大上,期待着男人的到来。
上章 双凤求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