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双凤求凰 下章
第十章 不舍离别
这天,三人在一起吃着晚饭。

 “对了,我明天要去y市开教研会。”

 边说边若有似无的看向柳梦瑶,不意外的看到女人轻咬着

 “怎么去的这么急。”夹起男人爱吃的菜放进男人碗里,柳珺瑶皱皱眉说道。

 “上面临时安排的。”“那,姐夫,要去多久。”小心翼翼的问出口。

 “一个礼拜左右吧,会尽快回来的。”哎,自己也不想和小宝贝分开啊,没办法,工作要紧。

 “哎,好吧,今晚我给你把东西收拾好,y市现在还有点凉,要带几件厚一点的衣服…”

 “好。”柳梦瑶之后没再说话,要离开姐夫整整一个礼拜,好舍不得。

 自己也好想像姐姐一样帮姐夫准备行李。男人看着不再说话的梦瑶,也住了口,一顿晚饭吃得有些压抑。

 等到柳珺瑶睡下,男人悄悄地潜进梦瑶的房间,心疼的抱着怀中的女人。

 “姐夫,我舍不得你,怎么办?”缩在自己爱人的怀里,哭泣着。

 “乖,我的宝贝儿,姐夫会尽快回来的,嗯?姐夫每晚都给你打电话,乖。”拍抚着怀中哭泣的女人。

 “宝贝儿,要离开你一个礼拜,姐夫也好舍不得,舍不得你的子,还有你的小。”

 说着,大手在外的

 “嗯…”扭动着身体,渴求更多。

 “乖,今夜还很长,我们慢慢来。”那一晚,男人整整要了女人五次,直到最后女人的几近干涸,小的不成样子,男人才放过柳梦瑶。

 浅眠了一会,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回卧房洗了个澡,准备好早饭就上了大巴车前往机场了。

 柳梦瑶起了才发现姐夫已经走了,闷闷的下了楼,看见姐姐难得没有去上班。

 “哎,梦瑶,起了,快来吃饭。”坐在餐厅的珺瑶热情的招呼着妹妹。

 “哦,姐,今天没去上班?”坐下,吃着姐夫做的早餐。

 “嗯,刚刚做完一个案子,公司给放假一天。”喝了口粥,说道。缺了一个人的餐桌有些冷清,吃过饭后柳梦瑶想要刷碗,被姐姐阻止了,于是上了楼,心里想着的都是姐夫。

 晚上的时候,柳珺瑶难得下厨,两菜一汤,二人吃的倒也满意。晚饭过后,柳梦瑶坚持刷碗,柳珺瑶拗不过,只好依了。

 二人又坐在客厅看了会电视,聊了会天,看着时间也不早了,于是各自回房睡觉了。

 “梦瑶啊,今晚把萱萱放在我的房里吧,你姐夫不在,我一个人也睡不着。”

 “哦,好。”看着姐姐将女儿抱走,洗过澡后,躺在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不知道姐夫现在在干嘛。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拿过一旁的手机,看向来电人,是姐夫。有些激动的接起电话:“姐,姐夫。”

 听到对面传过一阵轻笑声。

 “想姐夫了没?”男人隔着电话瘙着柳梦瑶的心。

 “想,好想姐夫。”低低的哭泣起来。

 “乖,不哭,姐夫好想梦瑶啊,好想梦瑶的小。”传来一阵阵窸窣的声响。

 “啊,姐夫…”竟然只听姐夫的语,下面就了。

 “怎么,小货是不是了。”听着女人难耐的声音,就知道这小货情动了。

 “唔,不,不要说。”太羞了。

 “乖,姐夫想摸摸小货。”重的息声传来。

 “嗯,要,怎么…”姐夫竟然在那边自

 “用手摸摸自己的子,就想象着是姐夫在摸,快。”大的巨刃,隔着电话调教着的小女人。

 “啊啊,不。”听着男人毫不抑制的息声,不受控制的扭动起来。

 “快点,不然我挂电话了。”“唔,不要,不要,我,我做。”好怕姐夫挂断电话,连忙应下。

 “我告诉你怎么做就怎么做,知道吗?”自己的宝贝儿自己最清楚,嘴上说着不要,身体上早就蠢蠢动了。

 “嗯,好。”“现在穿着睡衣呢吗?”“没,没有。”在男人的调教下早已习惯睡了。

 “真是货,姐夫不在家竟然不穿睡衣。”

 “唔,不要说,不要。”掀开盖在身上的薄被,身体好热。

 “现在把手覆盖在你的子上,狠狠地玩它。”魅的话语透过电话传进女人的耳中。

 “呀呀。”听话的掐玩着自己的头,四溅。

 “是不是很,嗯?”“不,没有姐夫,的,,啊…”汁被自己挤落在褥上。

 “出来了吧。”一边听着女人的呻声,一边自着。

 “嗯,了好多。”花涌出一股股,好像要姐夫的大进来。

 “人,小是不是饥渴的水横了。”

 “唔,是,啊,好想要姐夫的大。”情不自的探指拨开肿上充血的蒂。

 “呀…呀。”好刺

 “小货是不是再用自己的手指捅着小。”

 “唔,是,啊,好。”一指不够,又添了一指。

 “姐夫想听小的声音,打开免提,把电话进去,快。”

 “恩恩,不,不。”抗拒的摇着头。

 “不听话,嗯?那姐夫挂电话了?”威胁。

 “不,不要,我,我做。”说着,就将电话抵在口,试了多次也进不去。

 “呜呜,姐,姐夫,进不去。”“乖,先用手指把扯开,深呼吸,慢慢的把手机放进去。”女人听话的照做,慢慢的手机滑进了小

 “啊啊啊啊。”坚硬的外壳刮感的内壁。男人隐约听见女人的娇声,更多的是啧啧的水声,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已经把电话进了小里。

 这边女人一手着自己的子,一手着在自己儿里的手机。那边男人隔着电话听着女人火热小内壁的声音,自着。

 “啊,姐夫,姐夫。”不一会,女人搐着下体,尖叫着高了。

 “宝贝儿,把电话拿出来。”自己也濒临的边缘。

 从水四溅的口中拿出手机,上面布了自己的

 “宝贝儿,现在姐夫要给你了,给我的小货,噢。”男人了。

 “嗯…”听着男人高的吼叫声,情再一次关顾自己。

 “小货,把手机上你的干净。”化身兽的女人不顾羞着手机上自己留下的

 “把你现在的样拍下来传给我。”不一会,男人手机传来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女人,香汗淋漓,房上被捏出一片片红痕,下体大张,水四溅。

 挂断电话,男人看着照片中的女人,再一次上自己的硬。从那之后,男人每晚都会隔着电话调教柳梦瑶,迫女人做出各种羞人的动作,直到出差回家。
上章 双凤求凰 下章